梁休當時就嗬嗬了,我信你個邪。

無色已經明說了,他和燕王有勾結,用他可安天下的計?說不定什麼時候,後背就被人插刀了。

不過,不用歸不用,當成意見,還是可以參考的。

想到這裡,梁休就繼續施展著他忽悠的本事,盯著小和尚眨眼道:“和尚,時間就是生命,本太子現在冇時間和你耗。

“你若真有什麼辦法,就直說。”

無色雙手合十,臉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道:“佛曰:我不如地獄,誰入地獄?

“京都風起雲湧,全係施主一人挑起。

“施主若是自裁,則天下動盪自可平息。”

陳修然和徐懷安臉色一變,立即就向著梁休靠了過來,全神戒備地盯著無色,生怕他會忽然對梁休出手。

就連李鳳生的眉頭,眉頭也是微微挑起,微眯的雙眸中充滿了冷意。

而梁休當時臉就黑了,這就是你可平天下的大計?你特媽坑誰呢?

“和尚,孤從來不認為,京都的動亂,和孤有什麼關係。”

梁休盯著無色,思路清晰地道:“京城的亂局,是大勢所趨,是大炎近兩百年的的發展中,所遺留的詬病所引起的。

“如果真要說孤有關係,那就是因為孤的介入,讓事情從血腥屠戮,變成了現在這般狀態,讓很多人活了下來。”

無色勾唇邪魅一笑,道:“佛曰:眾生皆苦。

“施主說的對,因為施主的介入,才讓無數人得以活命,所以小僧才說,施主是有大慈悲的人,讓無數人脫離了苦海。

“但施主這樣做,何嘗不是造就了另一個地獄?

“如果當初施主不阻止,天隕樓後,世家大族已經從京都出名,哪裡還會有今日的動亂呢?

“陛下為什麼敢動世家大族?

“那是因為,他用了二十年的時間,掌控了大炎近八成的軍隊,所以他根本就不怕大炎動亂。

“但因施主的寬宥,他才放下了原本要采用的鐵血手段。

“如此一來,殿下且說說看,這京都的亂局,是不是你挑起的呢?”

梁休怔住。

和尚的意思很清楚,炎帝原本的手段,是快刀斬亂麻,不給世家大族一點機會。

但因為他的介入,采取了見效慢,但效果絕佳的懷柔政策,才導致炎帝放棄了原來的手段。

從和尚的話中,梁休甚至聽出了濃濃的鄙視,罵他婦人之仁……但梁休後悔乾擾了炎帝的決定嗎?

不後悔!

如果再選擇一次,他依舊會這麼做。

世間最珍貴的東西,莫過於生命,作為一個後世過來的人,他做不到和那些權謀家一樣,視生命如草芥。

該死的人應該死,但不該死的人,就不應該成為陰謀利益之下的犧牲品。

“和尚,你什麼意思啊?想要練練是吧?來,爺爺我陪你!”

徐懷安擼著袖子站了出來。

梁休做的事情讓他佩服之至,哪怕是自家老爺子,都對太子的做法讚賞有佳,大半夜的還燒了小半壺酒,誇讚自己認了一個好老大,要跟著他好好乾。

現在,居然敢有人質疑太子老大,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瞪著無色,道:“老子隻知道太子老大救了很多人,是個重情義,有感情的人,而不是冷冰冰、虛偽卑劣的權謀家。

“就衝這一點,老子就敢跟著他乾,把後背交給他。

“他指哪老子打哪,而不會擔心在衝鋒的時候,還要防備身後的冷箭。

“陳修然,你說呢?”

徐懷安看向身邊的陳修然。

陳修然上前兩步,臉色冷峻地盯著無色道:“你對情義,一無所知。”

“和尚,你知道什麼就直說。”

李鳳生年紀輕輕就掌管偌大的李家,什麼陰謀詭計他冇經曆過?無色一開口,他就知道了無色是什麼意思。

重新取過桌上的酒壺悶了一口,李鳳生才戲謔道:“你的試探是多餘的,若是對太子殿下不放心,我會將偌大的李家交給他去折騰嗎?”

梁休聽著眾人的話,心裡頓時一片暖洋洋,冇錯,老子怕什麼?老子現在已經不是孤軍奮戰了!老子也是有兄弟的。

不過聽了李鳳生的話,梁休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不過是和尚的考驗……

他的意思是,現在自己四麵楚歌,隻要退居幕後,把事情交給炎帝,讓炎帝用鐵血手腕來鎮壓,那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這是想要考驗自己的心性?還是考驗自己的能力?

不管是哪一個,梁休都覺得非常的多餘,自己就救流民、鬥世家、戰青雲觀,這難道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無色隻是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和燕王一樣虛偽。

“和尚,我兄弟的話,就是我想說的話。”

梁休看著無色,他嚴重懷疑這傢夥就是個變態,佛門不是慈悲為懷嗎?但這貨的殺心似乎非常重啊!

他笑了笑,才繼續道:“我大概知道你想乾嘛,但我告訴你,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問題,都能用殺戮來解決的。

“我鬥世家大族,鬥青雲觀,都是想讓百姓能自己當家做主,而不是像一個傻子一樣,任人驅使左右。

“當然,我不否認,其中的大部分因素,是因為我不想死,而他們,都想讓我死。”

無色聞言,眉頭微挑。

不管是徐懷安和陳修然的勇氣,還是李鳳生的睿智,亦或者是梁休的堅持、果敢,都讓他封閉的心,盪漾起一絲絲的漣漪。

這種情緒,以前在他心中,從未出現過。

哪怕,他在空靈寺有很多的師兄弟,但多數時候,因為他的身份,他們看著他的目光,都充滿了異樣。

兄弟麼……聽起來還不錯的樣子。

無色沉吟了一下,抬頭看了梁休一眼,道:“小僧覺得,施主很缺兄弟,小僧可以給你當二哥。

“但是,小僧還是要幫助燕王殿下對付你。”

尼媽,這是什麼鬼邏輯?

梁休嘴角抖了抖,緩緩吐出一個字:“滾!!”

無色並不惱怒,反而滿意地笑了起來,直入正題道:“青雲觀的李道痕,有辦法通過藥物,誘導瘧疾。

“而在不久之前,他們已經成功誘導了第一批,現在估計已經到南城了。”

眾人聞言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