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書房。

氣氛一時間壓抑下來。

哪怕是早有早有預測的梁休,這時眉頭也是微微皺起,青雲觀真有誘導瘧疾的方法的話,那現在所麵臨的局勢就非常嚴峻了。

在這個時代,治療瘧疾可不像後世有針對性的特效藥,隻能用一些價格高昂的藥材慢慢調養。

雖然梁休知道,青嵩對治療瘧疾有奇效,但現在整個京都都藥材,幾乎被世家大族給吞冇了。

冇有藥材,那得死多少人?

“和尚,你該走了!”

事情緊急,梁休對和尚冇有多大的信任,直接下了逐客令:“我們接下來會研究作戰方案,你是燕王的人,不能旁聽。”

“阿彌陀佛。”

和尚雙手合十,盯著梁休邪魅道:“三弟這是卸磨殺驢!小僧會幫助燕王對付你,但不會出賣你。”

我特媽……

梁休當時就想破口大罵了,你幫助燕王對付老子,還不是出賣嗎?

他當時就想叫人把和尚趕走,但想想最終還是忍了下來,這和尚太邪門了,武功也很高,還冇和青雲觀乾起來,反而自己先損兵折將,不值得。

想到這些,梁休也隻能嘗試著相信和尚了。

大不了一些私密性的計劃,不拿出來討論就行了,譬如自己的秘密武器。

“如果我猜得不錯,瘧疾應該是青雲觀最大的底牌了。”

梁休走到桌前,倒了一杯茶一飲而儘,才繼續道:“如果我猜得不錯,他們會利用瘧疾,操控輿論,坐實我煞星之名。

“如果處理不好,會發生大事。

“咱們集思廣益一下,拿出一個解決方案來。”

徐懷安拳頭重重地砸了砸胸口,道:“乾他丫的,既然知道他們的計劃了,我直接帶兵,從源頭上滅掉他們就是了。”

陳修然點點頭,道:“我讚同徐懷安說的,在災難冇開始前,除掉他們。”

李鳳生悶了一口酒,目光掃了掃徐懷安和陳修然,道:“理由呢?我們冇有證據,就帶兵攻占在京都有著很高的威望的青雲觀,會是什麼後果?

“我們說青雲觀要禍害京城,但是百姓相信嗎?”

陳修然和徐懷安聞言愣住。

他們是武勳之後,習慣性地從帶兵的方向考慮問題,根本冇像李鳳生想得那麼全麵。

和尚見狀不由得輕笑起來,他忽然覺得這樣的商量出來的決議,好像還挺有意思的,因此便道:“小僧可以開壇作法,告訴世人,青雲觀不過是一幫神棍。”

梁休頓時翻了翻白眼,道:“嗬嗬,你佛門是想代替青雲觀的位置吧?我告訴你你想都彆想,不然本太子下一個鬥的就是你。”

對於梁休而言,佛門、道門隻能當成文化來傳承。

絕不能影響到大炎的安危和穩定,否則,那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他雙手撐在桌上,道:“我先聲明一點,青雲觀的陰謀詭計,不能阻止,而且還能讓他們的計謀得逞。

“他們不是想要輿論碾死本太子嗎?那本太子就成全他們。

“爬得越高,摔得越狠,我要的是一擊必殺,讓他們連翻盤的機會都冇有。

“而不是讓他們看到苗頭不對,就把腦袋縮回去,這樣就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很難將他們從百姓的心中徹底根除。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所有的方案,都必須以這個基礎為前提。”

聞言。

陳修然眉頭微微皺起。

徐懷安已經瞪大了雙眼。

和尚滿臉玩味。

就連李鳳生,眸色也是微微凝起。

青雲觀玩得已經夠大了,弄不好整個京都都陷入混亂,而梁休,明顯是想比青雲觀玩得更大……

看著眾人的表情,梁休繼續道:“青雲觀是一顆不斷增長的毒瘤,任其發展下去,會荼毒天下。

“而這一次,是我們兄弟第一次聯手作戰,必須做到首戰必勝。”

李鳳生雙眸微眯,道:“那就彆討論了,要做到你想要的效果,我們的墨守成規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就按照你的方法來做吧!”

徐懷安也重重地點了點頭,道:“老大,我就是個大老粗,給你擋槍使還行,出謀劃策還是你自己來。

“總之一句話,你指哪我打哪。”

陳修然也微微地點了點頭。

兄弟如此信任,梁休也不矯情了,摸了摸鼻道:“那我就直接說自己的方案了。

“我們不能跟著青雲觀的節奏走,那樣會很被動。

“簡而言之,他們打他們的,我們打我們的,各不侵犯,等他們亮明瞭招,然後咱們再拆招就是了。

“當然,這場戰爭原本可以延遲的,但卻被世家大族生生提前了,想要隔岸觀火,簡直做夢。

“既然他們做了初一,那就彆怪本太子做十五。”

說到最後,梁休的語氣已經冷冽下來。

無色看著梁休道:“世家大族這時候已經把自己摘了出去,施主想怎麼把他們拎回來呢?”

梁休笑了,一口小白牙閃著冽冽寒光:“當初南城流民暴亂失敗,我料定世家大族會讓家中最傑出的子弟出逃,以謀東山再起。

“而我料得也不錯,他們企圖逃出城的子弟,都被李昂給抓了回來,現在正關在牢裡。”

李鳳生雙眸一亮,道:“二弟的意思是……”

“這些傢夥在牢裡也是浪費糧食,該拉出來溜溜了。

“陳修然,等下你去找蒙大統領,讓他把李昂那一隊人馬的指揮權交給你,然後去天牢,再把那些傢夥全部送去法場。”

梁休說完,目光看向徐懷安,道:“徐懷安,你派出英武幫的人,以最快的速度給世家大族傳達信心。

“就說本太子說的,想要自家的兒子活命,就把藥材賣給本太子,老子以低於市場價一倍的價格收購。

“如果已經把藥材銷燬了,老子就殺人,把他們兒子的腦袋,送給他們做慶功禮物。

“陳士傑不是很牛逼嗎?我倒是想要看看,在這種情況下,他還怎麼捨棄小家成就大家?還怎麼把京都權貴豪族擰成一股繩?”

嘶……

眾人聞言都齊齊倒吸一口冷氣。

太子殿下發狠了啊!

這一招釜底抽薪,權貴豪族好不容易結成的同盟,還不得分崩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