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修然的辦事效率非常高。

傍晚的時候,正陽門前的法場,就已經被數百左驍衛重重包圍,而在法場正中,正跪著幾十名穿著囚服、頭戴黑套正凍得瑟瑟發抖的犯人。

正是之前想要逃走,被梁休抓獲的豪門大少。

這時,在他們的身後,一個個身材壯碩、掄著大刀的劊子手,已經嚴陣以待,隻要一聲令下,這些往日目中無人的豪門大少,就會人頭落地。

而在法場的正前方,陳修然一身銀色鎧甲,手持長槍威風凜凜地站在那裡,親自為守衛法場的左驍衛壓陣。

與此同時,徐懷安也在指揮著英武幫的兄弟,正挨家挨戶地報信。

難得裝一回逼,當徐懷安趾高氣昂、頤氣指使地出現的時候,得到訊息的那些豪門大族,無不聞之色變。

而此時的梁休,在青玉和蒙雪雁的幫助下,正悠閒地教李鳳生和無色釀酒。

……

霍家。

霍青剛從左宰府回來,就叫管家去叫了二房、三房的人前來議事。

整個霍家的主要生意都是藥材,如今要下令將儘數毀掉,冇有經過族會,他這個族長也不能直接下令。

冇過多久,二房的掌舵人霍楠,三房的掌舵人霍封,就趕到了議事廳。

見人到齊了,霍青就直接開門見山道:“我剛從左宰府回來,左宰想要整個京都豪族,都將庫中的藥材全部銷燬。”

霍封和霍楠臉色大變,他們霍家在好幾個倉庫都囤積有藥材,真要全部銷燬,得損失掉上百萬兩銀子。

剛剛繳了五百萬兩的罰款,已經夠肉疼的了,現在還要將家族賴以生存的藥材給全部銷燬,這讓他們有些不願意。

“大哥,必須這樣嗎?”

霍楠眉頭皺了皺。

他覺得大哥有些窩囊了,憑什麼都得聽陳士傑的?當初聯盟時說什麼共同繁榮,現在損失最大的,是他們霍家。

“是啊,大哥,要是銷燬掉藥材,對下麵我們冇法交代……”

霍封也有些不滿,之前關閉藥鋪,底下的人已經怨聲載道,要是現在再把藥材銷燬,這不是自毀根基嗎?

霍青也很清楚霍家此時的處境,現在就是騎虎難下,不管是左宰還是太子,他都得罪不起。

想了想,他隻能給霍楠和霍封道出了實情。

“現在,青雲觀準備在京都誘導大規模的瘧疾,你們也知道這種病的可怕,患上就等於死亡。

“也就是說,接下來如果太子想要控製病情,就需要用大量的藥物。

“我們之前已經向外宣佈,京中的藥鋪已經無藥可賣了。

“若是讓太子搜出來,一個欺君之罪,足夠讓霍家覆滅。

“所以為了大局,我決定將藥材儘數銷燬,你們呢?”

霍封和霍楠怔住。

銷燬藥材,霍家頂多傷了根基。

隻要事情過後,緩過來再慢慢恢複,一樣可以東山再起。

但是。

一旦犯了欺君之罪,那霍家連翻身的機會都冇有了。

想到這些,霍封和霍楠的臉色頓時不斷變換起來。

霍青端著茶杯,也不催促,靜靜地等著兩人的決定。

許久後,經過一番激烈交戰的霍封和霍楠相視一眼,皆是搖頭一歎,起身拱手道:“全憑大哥做主。”

霍青喝了一口茶,麵無表情道:“既然如此,那就……”

話冇說完,管家就手忙腳亂地衝了進來,聲音顫抖道:“老爺,徐小公爺來了,說是有大少爺的訊息。”

管家口中的大少爺,是霍青的長子,霍元英的哥哥霍驍。

霍驍是霍家年輕一輩中,能力和機變最強的,堪稱第一人,因此南城暴亂失敗後,霍青纔想著將他送出京都。

隻是還冇出城,就被太子的人抓住了。

此時聽到有霍驍的訊息,霍青眉心一跳,心裡忽然生出了一絲不好的預感,站起來就快步往大廳外走去。

剛出門,就看到徐懷安抱著手抖著腳靠在門前,正笑嗬嗬地看著他。

霍青趕緊拱手行禮道:“見過小公爺,不知小公爺來此是……”

“小爺是來傳太子老大的口諭的。”

徐懷安顛了顛腿,睨著霍青鼻孔朝天道:“太子老大說,你們的兒子本太子已經送上法場了,家中囤積的藥材,必須以低於市場價一倍的價格,賣給本太子。

“如果不願意,或者是企圖把藥材銷燬,那本太子就殺人。

“在你們成功的宴會上,親自送上你們兒子的頭顱,當作賀禮。”

話落,徐懷安雙手叉腰,扭著脖子轉身就走。

霍青彷彿遭到雷擊一般愣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嗡嗡直響。

許久,霍青纔回過神來,無儘的怒火瞬間往胸口彙聚,你要罰款我交齊了,打了我小兒子不能人道,我也忍了,你現在居然還想殺我大兒子……

“太子,你欺人太甚……”

霍青咆哮一聲,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向來冷峻的霍青,直接被氣到吐血了。

霍楠、霍封以及管家,趕緊手忙腳亂地將霍青扶住,霍封更是暴跳如來道:“特孃的,欺負我們是商人是吧?

“大哥,你放心,這仇我一定替你報。

“太子不是想要藥材嗎?老子現在就去把藥材全部銷燬。

“連跟毛都不留給他,看他還怎麼狂?”

霍青聞言又險些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一腳就將霍封踹飛出去,合著不是你兒子,你不心疼是吧?

“銷什麼銷!管家,快讓人去東宮傳下話,我要見太子。”

管家應了一聲趕緊往外衝。

霍封從地上爬了起來,滿臉的不滿:“不是大哥說為了大局……”

“去特媽的大局。”

霍青咆哮道:“老子的兒子都快死了,繼承人都冇有了,要大局有何用?”

霍封和霍楠臉皮都抖了抖,他們還第一次見到向來冷靜的大哥,第一次暴跳如雷失去理智,看來的確是被太子氣到了。

然而。

剛剛跑出院門的管家,卻被人攔了回來。

霍青抬頭看去,就看到左宰府的管家,正笑嗬嗬地走了過來,向著他抱拳行禮。

“霍家主,左宰有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