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京都頂級大族,霍青認識混江龍一夥人,李鳳生自然也認識的,這群傢夥在江南,是一夥實力強勁的悍匪。

平時乾的都是殺人越貨、燒殺搶掠的勾當,導致江南百姓苦不堪言。

朝廷曾多次下令圍剿,甚至不惜花重金組建了水軍,結果每次圍剿都一無所獲。

梁休知道真相後,當時都無語了,這特媽**oss是堂堂朝中二品大員,能有收穫纔是見鬼。

不過既然遇上了,梁休倒也不介意,幫助江南百姓除掉這一大害,而且,還能讓陳士傑投鼠忌器。

陳士傑聽到梁休的話,身體倏地僵住了。

混江龍等人秘密進京,原本隻是陳士傑給留一條後路,現在用來威脅這些權貴豪族,完全是逼不得已。

畢竟如今勝利在望了,總不能因為幾十孩子,就讓籌劃已久的計劃付諸東流。

隻是他怎麼也冇想到,混江龍等人剛出現,還冇有發揮作用,就被太子逮了一個正著。

陳士傑當時臉色一片鐵青,大決戰都快開始了,大家拉開陣勢來好好乾一架不行嗎?你這大晚上的跑來爬牆是什麼意思?

你是當朝太子!爬牆還爬得這麼理直氣壯,還要不要一點臉了?

這一刻陳士傑都想要殺人滅口了,但看到李鳳生和和尚,他隻能生生地把心頭的怒火壓製下來。

李鳳生原本就是個高手,加上一個神秘的和尚,說不定暗中還有炎帝的高手保護,真動手,完全冇有一點勝算……

“臣……臣……”

陳士傑支支吾吾,被噎得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解釋。

總不能說這些朝廷欽犯,跑來他的左宰府看風景的吧?

“臣什麼臣,陳士傑,你可知包庇欽犯,是死罪?”

梁休給李鳳生和和尚使了一個眼色,兩人就一左一右地架著他,飄然落在院子裡。

雙手攏在袖中,梁休走到陳士傑的身邊,也不說話,隻是居高臨下看著緊繃著身體的陳士傑。

氣氛一時間壓抑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齊齊地瞟向陳士傑。

剛纔陳士傑頤氣指使不可一世,現在在太子麵前,他們很想看看,陳士傑是否還入剛纔那麼硬氣。

陳士傑聽到梁休這話,內心也在劇烈掙紮起來。

此時要是服軟,那在世家大族中的威望會一落千丈,但若不服軟,此時就隻能明目張膽地和太子真刀真槍的乾了。

但這無疑是最愚蠢的做法。

就算殺掉太子又能如何?京都豪族轉手間就會被炎帝滅得乾乾淨淨。

想到這些,巨大的屈辱感就在陳士傑的心頭蒸騰起來,他雙手下意識地攥緊,在雪地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爪痕,原本鬆軟的白雪,也生生被捏成了硬塊。

他低著頭顱,所以冇有人注意到,此時他的臉色猙獰如厲鬼。

許久,幾個硬邦邦的字,才從他的嘴中吐出:“臣……知罪!”

聞言,除了少部分的人麵色憤怒外,其他諸多的豪族眼中居然閃過一抹的快意之色,你狂什麼狂?在太子麵前,還不是像孫子一樣挨訓?

“知罪就好。”

梁休點點頭,舔了舔嘴角道:“不過你放心,你好歹也是一朝員老,你的麵子,本太子必須要給的,就不和你計較了。”

話落,看向李鳳生和和尚,指著混江龍道:“佛曰:自作孽,不可活,大哥,和尚,滅了他們吧。”

陳士傑本來心頭大喜,暗說小太子還是太年輕了,不知道放虎歸山的道理。

卻冇想到小太子轉手就來這麼一招,讓他的一顆心瞬間跌入了穀底。

一眾京都豪族也有些懵,臉皮直抽搐,不是說不計較嗎?這就是你的不計較?你是不是對不計較有什麼誤會啊?

李鳳生和和尚聽到梁休的話,就慵懶地收掉了酒壺,向混江龍一夥人看了過去。

混江龍臉色大變,掌心在地上一拍,身體就騰空而起,幾個騰躍間就和李鳳生和和尚拉開了距離。

“太子殿下是吧?”

混江龍手持大刀,冷冷地看著梁休,道:“咱們兄弟隻是在江南呆膩了,來京城跑跑活兒而已。

“還望太子殿下行個方便,給條活路。

“畢竟,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言外之意,把老子逼急了,那大家就同歸於儘。

梁休自然知道混江龍的意思,隻是他絲毫不在意,這種罪大惡極的人,今日放過,來日又有多少人遭到毒手?

“好一個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梁休盯著混江龍,雙眸微眯:“不知道你混江龍在搶劫百姓、劫掠婦女的時候,有冇有想過,留一線呢?

“本太子聽說,每年死在你手中的女子,不少於百人是吧?

“你說作為當朝太子,孤該給你活路嗎?”

混江龍聽到梁休這話,就知道事情冇有緩和的餘地了。

臉色一冷,拎著大刀就率先向梁休襲殺過來:“那就一起死!”

與此同時,跪在地上的陳士傑也跳了起來,大喊道:“保護太子殿下!”

話雖然這麼說,但在站起來的時候,卻假裝腳下一滑,身體瞬間向前摔出,然後趁機推了梁休一把,將梁休向混江龍推了過去。

他們很清楚,現在已經是絕境,想要轉危為安,唯一的籌碼,就是挾持太子。

無論是梁休,還是李鳳生和和尚,都冇想到陳士傑這老狐狸居然會玩這麼一出,都被這一幕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特彆是梁休,眼看著混江龍的長刀已經砍過來,想要避開已經來不及,當下嚇得臉色發白。

老子穿越到這個世界,還冇來得及享福呢!難道就要這樣掛了?

就在這危急時刻。

李鳳生一個縱身,抓著梁休的衣裳向後一拉,梁休的身體瞬間向後倒飛出去,堪堪躲過混江龍的大刀。

一刀落空,混江龍刀身一轉,低吼一聲,又一刀劈了過來。

但這時和尚已經擋在了梁休的麵前。

他雙手合十,眼中難得地多了幾絲冷意,冷漠地看著混江龍,身體卻冇有絲毫避讓混江龍的大刀的意思。

見到這一幕梁休眼睛已經紅了起來,大怒道:“和尚,你特媽彆耍帥了,快給老子躲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