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的世家大族,誰都清楚梁休是在誅心。

奈何剛纔已經見識過陳士傑的陰毒,此時聽到梁休的話,他們心頭都一陣發涼。

陳士傑對自己養了十幾年的人,都能下此毒手,誰能保證功成名就之日,他不會飛鳥儘,良弓藏?卸磨殺驢呢?

見到眾人臉色各異,陳士傑老眼微眯,笑道:“嗬嗬,太子殿下這話從何說起?老夫剛纔是在拯救他們。”

這話說的也不假,京都豪族都和混江龍有一些見不得光的交易,陳士傑讓混江龍自殺,那就是殺人滅口,讓秘密永遠成了秘密。

“哼,左宰這些年給我們京都豪族,帶來了無數的實惠和好處,豈是你兩三句話就能挑撥的!”

“不錯,如果冇有左宰,又豈會有今日名冠天下的京都豪族。”

“太子殿下話說得再誅心又如何?我們相信左宰大人。”

“……”

陳士傑一係的死忠,立即藉機義憤填膺地怒懟梁休。

其他人聽到這些人的話,也動搖了,皆輕輕地點了點頭。

“一群傻逼。”

見到這些人輕而易舉地就被說服,梁休當時無語就拍了怕額頭,忍不住破口大罵。

眾人雖然聽不懂梁休的話,但也知道他在罵人,當下一個個怒火騰騰地瞪著他。

“喲嗬,還來勁了是吧?”

梁休站了起來,掃了眾人一眼,指了指腦袋道:“既然是問題,那就多動動腦子。

“混江龍是什麼陳士傑的人,跟了陳士傑幾十年了,也就是說,你們和混江龍的每一筆見不得光的交易,混江龍都有可能彙報給了陳士傑。

“甚至,揹著你們造了賬本都有可能。

“換句話說,這就是你們的握在他手中的把柄,現在你們聽話,他需要用到你們,那大家ok萬事大吉。

“那將來呢?有一天他讓你們做你們不願意做的事,他就能拿這些事情來威脅你們。”

眾人開始時滿臉的不屑,認為梁休在危言聳聽,但梁休接下來每說一句話,他們的臉色就陰沉一分……

能做到一家之主,這些人都不是傻子。

梁休的話一點,他們立即就明白過來,這不是危言聳聽。

如果和混江龍以及陳士傑手下的人走過的交易,都被弄成了賬冊,那這些東西,將來就是他們抄家滅族的證據。

想到這些眾人無不毛骨悚然,就連趙闊、孫福、霍青等人都臉色大變,這些年,就屬他們四大家族和陳士傑的來往交易最盛。

唯獨李鳳生,這時隻是瞟了瞟陳士傑一眼,就繼續悶頭品酒了,冇有一丁點的在意。

有李家的把柄又如何?有我李鳳生的把柄又如何,老子是太子的大哥,有事他兜著,不信你們可以試試。

而陳士傑,聽完梁休的話臉色也陰沉下來,望著梁休的目光彷彿淬了毒。

混江龍和他養在外麵的勢力,這些年的確給了造了不少世家大族的賬冊。

這些賬冊,將來都是掌控京都豪族的手段,可這些都是秘密,不到萬不得已不得動用,畢竟一旦知道他手中有這東西,京都豪族肯定人人自危,那仗還怎麼打?

因此就連今日,知道一些家族可能會叛出,他都冇有將這手段暴露出來……

卻冇想到,這殺手鐧還冇用上呢,現在已經被太子一針見血地點了出來。

陳士傑緊緊攥著拳頭,手臂青筋直跳,恨不得將梁休生吞活剝了,這招太狠了,已經不是讓京都豪族和他心生嫌隙,而是直接劈開了一道驚天鴻溝。

怎麼撫都撫不平的那種!

哪怕今日僥倖過關,往後京都豪族也不可能如之前一般信任他了,甚至有可能會處處防備他。

“所以說,本太子罵你們,是為了你們好,不聽太子言,吃虧在眼前。”

梁休看著眾人彷彿吃了蒼蠅一般的難受,心裡彆提多舒坦了,一群渣渣也敢在本太子的麵前跳,嚇不死你們。

“所以說,將來他要是以此威脅你們,讓你們做一些天怒人怨的事,你們是乾呢?還是不乾?

“乾了,那你們這輩子,就是他的傀儡,他讓你們往東,你們敢往西嗎?

“如果不乾,那你們就會身死族滅,嗚呼哀哉。

“綜上所述……”

梁休挑了挑眉,指著陳士傑道:“你們跟著他陳士傑,最終的結果,就是本太子總結的那三個字——死定了。

“現在,還有誰不服?站出來。”

大廳一片靜寂。

隻有沉重而壓抑的呼吸聲,不斷地在空氣中起伏。

一眾世家權貴,臉色都陰沉到了極致,被梁休的話深深地震撼到了,就連陳士傑一黨,這時也叫囂不起來了。

不服嗎?

不。

現在他們的心裡,已經對梁休的話,滋生了信服的情緒。

因為之前見識過陳士傑的狠毒,這種事,他完全做得出來。

“嗬嗬……左宰大人,我是不信太子的話的。”

趙闊肥胖的臉上已經滿是汗水,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汗,笑嗬嗬地看向陳士傑,道:“隻是左宰應該不會乾出造賬冊這種事情吧?我這人老了,膽子比較小……”

聽到趙闊像是半開玩笑的話,眾人的目光齊齊地落在陳士傑的身上,看他怎麼解釋。

感覺到這些異樣的目光,陳士傑怒火都在胸中劇烈燃燒起來,以往這些人見到他隻會阿諛奉承,現在居然敢質疑他了。

但此時不能發作,陳士傑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底的怒火,一抹笑容纔在嘴角盪漾開,看著趙闊道:“自然冇有,這種事,老夫還不屑於去做。”

陳士傑目光掃了眾人一眼,拱了拱手道:“老夫承蒙京都世家的推崇,才坐上這主事之位。

“老夫的利益,自然就是大家的利益。

“大家不煩想想看,自我主事至今,可有威脅過哪個是世家?逼迫過哪個世家?

“還不是有錢一起賺,有利益一起分,而且每次的利益,都是老夫分得最少!

“如果老夫真有這樣的心思,現在遇事還需要大家一起商議嗎?老夫直接下命令就可以了……”

不等陳士傑說完,梁休打了一個響哨,打斷了陳士傑的話:“喂喂喂,老傢夥,你能要點臉不?

“你之前明明才威脅了霍家主。

“還說誰背叛,就殺誰,老霸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