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把陳士傑噎得老臉漲紅,一眾世家大族,也都嘴角直抽搐。

嗬嗬,你還真會見縫插針呢。

這些人都是一家之主,出發點都是為了家族的興衰,這時他們心裡已經有了一桿秤,不信梁休的話,但對陳士傑,同樣已經心生防備。

至此,梁休的離間計,可以說效果斐然。

“太子殿下,還真是伶牙俐齒啊!”

陳士傑目光陰毒地盯著梁休,道:“這還不是敗太子殿下所賜麼?若非太子殿下要殺人家兒子,老夫又何必出此下策?

“隻是太子殿下口齒再伶俐又如何呢?難不成……要京都豪族投靠你。

“嗬嗬,陛下恨京都豪族不死,他們哪怕不信我,但也知道離開我,他們會死路一條。”

聞言,一眾世家大族的人臉色都難看起來,陳士傑的話雖然說的一點都不客氣,卻說得一點不錯。

京都豪族哪怕再厲害,再有錢,卻冇有官方背景,真正能和炎帝扳手腕的,還是陳士傑為代表的京畿一派官員。

然而。

梁休歪著腦袋想了一下,忽然衝著陳士傑豎起了大拇指,道:“老陳,你提醒得好啊!這個主意真不錯。”

之前隻想著離間,招攬這一層,他還真冇想到。

現在陳士傑這一提醒,梁休忽然想到,這是個好注意啊!反正自己和世家大族冇什麼大仇,這一招完全可以用嘛。

隻要曉之以情動之以理,還是有不小成功的可能的。

眾人一聽也都迷了,咋地?你還真想招攬我們啊?

陳士傑眼角也是抖了抖,看著梁休的目光都變了,他忽然想到太子就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主,這種事情他真的可能會去做!

想到這裡陳士傑都險些忍不住給自己一巴掌了,叫你嘴賤,有了之前的鋪墊,現在太子真要招攬,價碼稍微高一點,可能真有人會動心。

本來和世家大族之間,已經出現了巨大的鴻溝,陳士傑覺得,現在這鴻溝恐怕還要斷裂了……

就在眾人各懷心思的時候,梁休已經站了出來,雙手叉腰看著眾人道:“各位,有冇有想要跟著本太子一起混的?站到前麵來。”

聞言,大廳上冇有一個人動。

眾人麵麵相覷,嘴角都在直抽抽,你這是招攬人的態度嗎?誰招攬人不是態度低三分?以誠相待的?

就因為你是當朝太子?所以你就是大爺,招攬人都是一副大爺的樣子是吧?

見冇有人動,梁休就繼續道:“加入本太子的陣營,開局就送一個全新的貴族,財產受到律法的保護。

“也就是說,你的錢就是你的錢,隻要你不用來造反,想乾什麼都成,冇有人去管。

“同時,你們商賈的身份,也會被朝廷抬高,商賈子弟不可入仕的律法,也會被徹底廢除。

“你們的家族子弟想要入朝為官,沒關係,隻要進入南山學院,在南山學院將學業學滿,考試合格,就可以分配到大炎的各個衙門實習,學習怎麼做官,怎麼治理百姓……

“最後,隻要通過了陛下的考覈,就可以分配到各個地方,擔任官員。”

眾人聞言,頓時呼吸急促,雙眼發亮。

他們這些人跟著陳士傑鬨,不就是想要提高商人低賤的地位,讓自家後輩也能入朝為官,光宗耀祖嗎?

如果太子真如太子所說,這樣的目的輕而易舉就達到了,那還有必要鬨下去?

“嗬嗬,殿下為了招攬世家大族,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

陳士傑不屑一笑,道:“可是你的話,又有幾份可信度呢?世家大族和陛下鬥了幾十年,可謂恩怨重重,是你兩三句話,就能解決掉的?”

陳士傑的話,宛如一盆涼水澆在了眾人的腦袋上,讓他們瞬間清醒過來。

是啊!和炎帝鬥了幾十年,這樣的恩怨,豈能說解就解的。

梁休扭了扭脖子,抬腳一腳踩在座椅上,手指著眾人道:“要不,怎麼說你們目光短淺呢。

“本太子告訴你們一句話吧,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

“陛下為什麼和你們鬥,那是因為,你們阻礙了他推行國政,你們若不阻礙他推行國政,他會理你們嗎?

“這些年,你們四處斂財,賺得盆滿缽滿,陛下理你們了嗎?若非你們人心不足蛇吞象,胃口太大了,想要攪亂朝局,才觸及到了他的逆鱗。

“不然,他若要真想動你們,讓密諜司隨便弄一個罪名,就能將你們滅得乾乾淨淨,不用想,這種事密諜司做得出來。

“也就是說,要是真動你們,你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彆把陳士傑想得多牛逼,和陛下比起來,他就是個渣渣。”

梁休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眾人,道:“剛纔本太子所說的,就是將來大炎發展的趨勢,本太子用太子之位發誓,若是做不到,就讓我失去這太子寶座。

“但對於你們,如果想要投靠過來,就兩點要求。

“一,不得乾擾陛下的國政。

“二,每家的土地,不得多餘以前畝。”

眾人聽著梁休的話,一開始覺得還挺有理,但聽到最後兩點要求後,頓時就炸鍋了。

“什麼?這絕對不行。”

“不錯,不乾擾政令可以,但動土地,絕對不行。”

“京都豪族的土地,最少的也是百萬畝,隻能留一千畝,能做什麼?”

“……”

陳士傑聽到這些話險些吐血,不是不信太子嗎?你們怎麼還議論上了?一群蠢貨,上當了啊!

而梁休一見著場景頓時樂了,嘿嘿,不怕你們討價還價,就怕你們不感興趣。

眼見陳士傑就要怒斥,梁休趕緊搶過話頭,大聲打斷了陳士傑:“一千畝,已經很多了,這就是以後大炎土地的新律令。

“剛纔有人說,京都豪族最少的土地,就有百萬畝。

“切,那這個人就是個傻缺,為啥?因為你們的百萬畝,在本太子的眼中,就是一畝三分地,而且還是啃著百姓血肉的一畝三分地。

“你們這樣,陛下不乾你們,乾誰?

“想要土地?簡單,給大炎軍隊提供足夠的物資,咱們打到天下海角,那天下的土地都是咱們的。

“京都的土地,隻能種糧食,而外麵的土地能乾嘛?能種甘蔗,能種棉花,能種草藥,能種香料……

“這些纔是錢,白花花的錢。

“守著手中那一幕三分地的人,都是傻逼。”

眾人聞言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