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明白梁休的意思,大炎的土地,世家豪族擁有的土地,不能超過一千畝,但大炎之外的土地,都是無主之物,要多少有多少,隨他們折騰。

不得不說,眾人聽了都很動心。

但關鍵問題是,你說得再美好,也是說說而已啊!

就大炎目前這苟延殘喘的狀態,能自保就不錯了,還想馳騁天下?

簡直是天方夜譚好吧!

一時間,眾人心底都達成了一個共識,太子這是想要騙我們為大炎軍隊提供物資呢,不要上當。

陳士傑、趙闊、霍青等人,看著梁休的目光都變得詭異起來,嗬嗬,這話連炎帝都不敢說,你比炎帝還厲害唄?

和尚已經忘記了聞酒,握著酒杯,看著梁休的目光已經呆滯下來,初見太子,他就有一種心心相惜的感覺。

但一直不明白,這種感覺具體是什麼。

現在終於懂了,這種感覺就是——不要臉。

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不要臉是真不要臉,這太子的不要臉是能說到你心神嚮往、心服口服。

雖然同是不要臉,但境界明顯不在同意層次。

就連李鳳生,握著酒杯也不動彈了,隻有嘴角在一抽一抽的,心說二弟,你這張嘴能把死人說活了,將來哪個女人能受得了啊?

梁休看著眾人詭異的臉色,就知道自己吹的牛逼有點大了,根本就冇有人信,但他卻冇有絲毫的尷尬。

拍了拍額頭,梁休道:“看來你們不信啊!

“但不好意思,這就是以後大炎的方針。”

說著,梁休的聲音凜冽下來:“在大勢麵前,順者昌逆者亡。

“你們彆以為自己有多牛逼,抱成一團,就是天王老子,你們也能鬥上一鬥,那本太子現在就告訴你們,那是愚蠢。

“本太子說一人能鬥跨你們這個京都豪族,你們以為本太子狂妄,做不到?”

梁休從椅子上走了下來,防止再發生剛纔的事情,李鳳生和和尚就跟在身後。

他站到陳士傑的麵前,抬手,指尖戳了戳陳士傑的胸口,道:“其實告訴你們也無妨,本太子對付你們的策略是,重點進攻,各個擊破。

“重點進攻,就是重點對付你這糟老頭子和三大家族,各個擊破,就是對付他們這些小蝦米。”

陳士傑聞言雙眼微眯,搖頭冷冷一笑,道:“太子殿下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還是挺有氣勢的。”

此話一出,很多人都輕聲笑了起來。

“左宰彆難麼認真,太子殿下也是一番好意。”

“是啊!殿下說得我都心動了。”

“不錯,我剛纔都有拋棄一切,跟著太子殿下大乾一場的衝動了。”

“……”

眾人都是經過風浪的大族家主,剛纔居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傢夥唬得一愣一愣的,簡直是奇恥大辱。

現在逮著機會,很多人自然忍不住反唇相譏。

“為什麼要讓一個人明白一個道理,就這麼難呢!”

梁休舔了舔嘴角,走到了叫囂得厲害的一箇中年男人麵前,道:“大叔,你乾什麼的啊?”

中年男人挑了挑眉,道:“酒業。”

“酒行啊!那就好辦了!”

梁休招了招手,道:“和尚,借你一杯酒。”

無色抬起頭,看了看梁休,又看了看李鳳生,再看看自己杯中的酒,當時就迷糊了,為什麼是我啊?

梁休無語了,這還矯情上了?不就是一杯酒嗎?至於嗎?再說我大哥喝酒,你隻是聞酒而已,純屬浪費。

他取過一隻杯子,走到無色的麵前,在無色肉疼的目光中,倒了一杯酒,然後重新走回中年男人的麵前。

“這是本太子剛釀出來的美酒,你可以嘗試一下。”

中年男人常年和酒打交道,梁休剛端著酒杯過來,聞到飄逸的酒香,他就知道了這是好酒。

但憑一杯酒,就想顛覆他的酒業,純屬異想天開。

沉吟了一下,中年男人還是從梁休的手中接過酒杯,抬手飲儘。

酒水入口,一股純香之味頓時席捲全身,中年男人不由得渾身一顫,雙眼瞪大。

“這……這……”

他看著梁休,身體都輕微地顫抖起來,連話都說不清了。

眾人見狀,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難道太子一杯酒,真的能顛覆整個酒業?如此一來,他說的各個擊破,就不是開玩笑了。

“彆這了,孤告訴你,這種酒,在東宮隻能算是中等。

“要說釀酒,孤還有多種配方,可以釀出多種美酒,譬如葡萄酒、紅酒、雞尾酒以及男人最愛的啤酒等等。

“一種就就能顛覆你的酒業,那麼這麼多種酒,一起投入京都的市場,你認為你的酒業,還有立足之地嗎?”

梁休的話剛落,中年男人以及蹬蹬後退幾步,臉色蒼白下來。

太子說的不錯,僅是這一種酒,就能顛覆酒業,如果太子所說的幾種酒一起投入市場,那自己就真的隻能關門大吉了。

一眾京都豪族,此時也都滿臉震撼。

梁休看著中年男人道:“我如果是你,這個時候就會選擇和我合作。

“為什麼呢?因為你有工坊,有技術,而本太子,有配方,有門路。

“換句話說,你的酒業,或許在京都很有名,但出了京都呢?就什麼都不是了。

“但如果你和本太子合作,將來本太子不僅會打通全國商道,還會打同全世界的商道。

“可以讓你的美酒,不僅能買到大炎各地,還能賣到東秦、南楚、北莽等國,甚至更遠的國度都有可能。

“反之,你如果跟著陳士傑負隅頑抗,那孤就找你的競爭對手合作,讓他把這些美酒全部釀出來,和你爭奪市場。

“你以為憑你那些糟糠,能爭奪得過嗎?”

梁休字字珠璣,針針見血:“最後的結果,就是你失敗了,徹底從京都豪族中除名,到時候,你認為,陳士傑等人,還會幫著你站起來嗎?

“不,他們會避你如瘟疫。”

聽著梁休的話,中年男人緊緊攥著拳頭,臉上全是汗水,他發現梁休的每一句話,他都無從反駁。

最終,他雙肩一頹,衝著梁休抱拳道:“京都吳家吳大勳,願意歸順太子殿下。”

此言一出,陳士傑的臉色頓時冰冷無比,眼中殺氣騰騰,但梁休理都冇理陳士傑,拍了拍吳大勳的肩膀,道:“慶幸吧!這將是你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定。”

“嗬嗬,不見得吧?小道倒是覺得,這個決定愚蠢無比。”

就在這時,一道充滿戲謔的聲音從大門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