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回頭望去,就看到一個穿著道袍的青年,正領著六七個道門弟子,氣定神閒地走了進來。

梁休雙眸微微眯起,這青年他並冇有什麼影響,但很明顯是青雲觀的人,特意攪局來了。

“這傢夥叫李壽。”

李鳳生悶了一口酒,見到梁休疑惑,主動解釋道:“他是青雲觀的首席弟子,傳說得到了李玄一的真傳,在民間威望極高,幾乎已經是內定的青雲觀下一任觀主。”

梁休聞言,頓時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什麼真傳,還不是各種低劣的騙人手段罷了。

在現代,詐騙集團簡單的詐騙手段,都比他們高出千萬倍。

一眾世家大族的人也眉頭微皺,他們和青雲觀並冇有什麼密切往來,也不知道李壽這時候到來,究竟是何意。

這時李壽已經進了大廳,看都冇看梁休一眼,就走到陳士傑的身邊坐了下來。

他一邊自顧倒茶,一邊道:“聽說你們有人想要投奔太子?那真不好意思,我家老祖說了,誰要是和太子沾邊,就是我青雲觀的敵人。

“當然,你們可以認為我是危言聳聽。”

李壽抬起茶杯,輕輕地吹了吹滾燙的茶水,麵帶戲謔道:“但等打掉太子,那我青雲觀,就專打你。”

眾人聞言臉色都難看起來,和青雲觀正麵硬抗,他們並不畏懼,但青雲觀擅長的是躲在暗處扇陰風點鬼火,從不和你正麵交鋒。

加上青雲觀在京都有跟高的民望,要是利用民望,專針對他們的貨物做手腳,那口碑肯定會一落千丈。

這就是這麼多年來,世家大族不願意和青雲觀鬨翻的原因。

因為這特媽就是一貼狗皮膏藥,黏上了你想要甩脫,那得活生生地褪掉一層皮。

而梁休當時臉就黑了,特媽的,戰鬥尚未打響,你青雲觀就以為自己贏定了是吧?

“吳大勳是吧?”

李壽緩緩地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吳大勳,抬手掏了掏耳朵道:“你剛纔說什麼來著?小道耳朵不好,冇聽清楚。

“來,再把你剛纔的話說一遍。”

吳大勳臉色頓時漲的通紅,一時間陷入了三難境地,青雲觀他得罪不起,太子他得罪不起,世家大族他剛纔已經宣佈脫離,也回不去了。

但哪怕被嚇得滿頭大汗,吳大勳的腦袋,卻非常的清醒。

世家大族是靠不住的,太子殿下說得對,一旦自己麵臨破產,他們不但不會施以援手,反而會迅速侵占自己的市場,將自己踢出局。

而青雲觀呢?除了在後麵搞點小動作噁心人,也不可能給自己提供任何幫助。

太子就不一樣了,僅僅是心釀的一壺酒,就能幫助自己快速占據市場,哪怕他說的有些離譜,但聽起來就很激動人心。

要說相信誰,吳大勳無疑是相信太子多一點。

當然有這樣的方法,李鳳生起了很大的作用,畢竟李大作為京都四大世家之一,都舉族投靠了太子,他吳家在京都豪族排在微末,怕什麼?

想到這些,吳大勳咬咬牙,衝著李壽道:“我說……我吳家,願意投靠太子殿下。”

“嗬嗬……”

李壽聞言頓時輕聲笑了起來,但聲音卻像是從冰天雪地裡蹦出來的:“選擇錯誤,我再給你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

“否則……後果自負。”

這下梁休真忍不住了。

剛纔不作聲,是想看看吳大勳會不會舉棋不定。

現在吳大玄勳都宣佈表忠心了,那小弟被欺負了,他這個當大哥的,要是還站著不吭聲,那不是讓人心寒嗎?

“哎喲我靠,你很牛逼嗎?敢威脅我的人!”

梁休走到了李壽的麵前,砰的一聲一腳踩在他麵前的桌案上,睨著他道:“本太子送你一句話,莫裝逼,裝逼被雷劈!”

李壽端著茶杯,依舊看都冇看梁休一眼,吹著茶水道:“這句話,同樣送給太子殿下。”

說著,他微微地挑了挑唇道:“我必定會看著你,在雷電之下跪地求饒的。”

梁休眉心跳了跳,這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什麼叫讓自己跪在雷電下求饒?他舔著嘴角道:“咋地?聽這意思,你們還能請動雷神助威啊!”

“雷神算什麼?”

李壽緩緩抬起頭來,盯著梁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來:“老祖明日,還能請來十萬天兵天將……”

你妹的,越吹越離譜了啊!

梁休有些無語地磨了磨腦袋,道:“草,這是把本太子當成大鬨天宮的孫悟空了唄。

“既然把本太子當成了孫悟空,那你知不知道,十萬天兵天將,也是奈何不了他絲毫的。”

眾人雖然聽不懂梁休的話,但意思他們是大概明白的,當下嘴角不由得輕微抽搐著,你是多有自信啊?

李壽緩緩地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來,身體幾乎和梁休貼在了一起,用隻能兩人聽到的聲音嘲諷道:“是嗎?梁休,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師傅說你是個心思縝密並且有真才實學的人,很難對付,但在我眼中,你不過是一個毛都還冇長齊的毛孩子罷了。

“做我的敵人,你……還不配!”

也難怪李壽會有這樣的想法,這些年他一直以青雲觀首席弟子遊行在外,所到之處,人們無不是對他恭敬有佳,早就將他養養得心高氣傲,目中無人了。

現在,李玄一竟然說他不如太子,甚至不惜傾儘青雲觀所有資源,去對付他。

這讓壽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強的打擊。

此時見到梁休,哪怕梁休是當朝太子,他依舊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完全冇有將梁休放在眼裡。

而梁休當時也懵逼了,愣愣地看了李壽好半天才道:“這特媽……誰給你的勇氣啊?耶穌嗎?”

李壽卻理都冇有理梁休,退了兩步,捏著蘭花指道:“小道看殿下眉心發黑,乃是大凶之兆,恐怕活不過三日。

“若不想死,還是乖乖回東宮吧!

“至於世家大族的事情,太子殿下還是不要插手了,他們敢和你為敵,但,卻不敢和我青雲觀為敵。

“至於吳大勳,不出三日!小道定然會讓他,給殿下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