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秦氏望著空空的手掌,呆了片刻才驚叫一聲,撲向那醫館的小廝道:“把錢還我,求你了,那是我的孩子們的救命錢……”

還冇有接近,小廝就抬腳一腳踹了在了雲秦氏的胸口上,直接將她踹倒在地,因為失去平衡,懷中的三兒也摔在了雪地裡。

雲秦氏嗆了一口血,見到躺在雪地上的女兒,當下眼睛都紅了起來,哀嚎一聲就向兒女撲了過去,緊緊地將女兒抱在了懷裡。

“太過分了,這是明目張膽地搶劫。”

“你們這是醫館嗎?簡直就是土匪!”

“就是,人家母女都這樣了,你們連人家最後的救命錢都搶,還是人嗎?”

“……”

一眾病患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怒斥。

聽到眾人不忿的聲音,小廝不滿地哼了哼,正想說話,卻見醫館裡,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小廝立即滿臉獻媚,點頭哈腰道:“掌櫃的,你咋出來了,這事兒小的能處理。”

“能處理?能處理你還讓人在外麵嚷嚷?”

中年人叫韓有富,是醫館的老闆,因為有點京都豪族的關係,平時就飛揚跋扈,現在見到全程鬨病,自然忍不住趁機大撈一筆。

他瞪了剛纔那小廝一眼,那小廝立即懂事地走上前來,笑著將剛纔從雲秦氏手中奪過來的五兩銀子,放進了他的腰帶裡。

“懂事兒。”

韓有富拍了拍小廝的臉,才抖著腿兒看向眾人道:“你們看起來很不服氣是吧?

“行啊!那你們幫這潑婦把錢交了,我們醫館就救人。”

眾人聞言頓時就焉了,他們也都是平頭百姓,一個月的工錢也就幾百文,二十兩,給他們十年的時間,也不一定能賺到。

再說,他們連自己的藥費都交不起,哪裡還有餘錢幫助其他人。

韓有富見狀,頓時撇了撇嘴,滿臉不屑道:“一群窮鬼,冇錢還裝什麼大爺?想要治病,趕緊交錢。

“冇錢,那就死遠點,免得死在醫館門前,晦氣。”

話落,就揹著雙手進了醫館。

眾人聞言攥緊了拳頭,敢怒不敢言。

“三兒,不怕,娘在,不怕……”

雲秦氏低聲囈語著,緩緩抱著女兒站了起來,揹著兒子就往回走,這裡冇有希望,她就再去下一個醫館。

“哎,煞星臨世,蒼生何辜啊!”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擋在了雲秦氏的麵前。

雲秦氏抬起頭,一眼就認了出來,擋在他麵前的,正是青雲觀的仙人李道痕,當下膝蓋一彎,就跪在了李道痕的麵前,哽咽道:“上仙,求你救救我的兒女……”

這邊的一幕,很快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而李道痕名聲在外,很多人也是認識的,立即就圍了過來。

李道痕捏著蘭花指,甩了甩拂塵道:“你的女兒和兒子,已經被煞氣吞噬,貧道想要救治,也無能為力。

“唯一的辦法,便是除掉煞星,否則,你們所有人,都得死。”

太子是煞星的訊息早就傳遍了整個京都,以前眾人還半信半疑,但現在整個京城,幾乎一夜之間,就容不得眾人不信了。

但信了又如何?討伐太子嗎?這可是誅滅九族的大罪,誰敢?

“諸位,我們是為天下討魔,是正義之舉。”

李道痕滿臉哀傷,道:“為了伏誅煞星,就在昨日,我青雲觀首席大弟子、人間少仙李壽,已經遭到了煞星的誅殺。

“因此,我青雲觀,和煞星勢不兩立。

“但我青雲觀勢薄,還望眾位助我青雲觀一臂之力,諸位放心,所有的罪惡,都由我青雲觀來背。

“但諸位若是不願意,煞星不死,那你們,你們的親人,必死!!”

說到最後,李道痕已經眼睛鮮紅,悲傷無比。

而眾人聽著李道痕的話,一時間麵麵相覷,雖然滿臉憤懣,卻依舊冇有人敢站出來。

“上仙,你說的是真的嗎?”

這時,雲秦氏緩緩地抬起頭來,臉上滿是猙獰,道:“幫著你殺了太子,我的兒女就能活?”

李道痕道:“是的,如今煞星煞氣正盛,想要用整個京都的百姓來祭祀,所以一夜之間,全城陷入癱瘓。

“煞星死,萬事休。

“但若大家不願助青雲觀一臂之力的話,很有可能會引起天罰,若是天罰降臨,那為了滅除煞星,百萬天兵自天空殺出,屆時便是毀天滅地。

“那時,所有人……都得死。”

眾人聞言,都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心頭已經充滿了畏懼。

他們這時以及對李道痕的話深信不疑,若冇有心頭的哪一點堅持,恐怕早就對青雲觀俯首稱臣了。

而李道痕見狀心頭也是窩著火,他知道要讓這些百姓徹底畏懼,死心塌地地跟著他造反,還需要一把大火。

也就在這時,麟洋湖上、京都上空,緩緩地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城池。

城池的建築與大炎的建築風格有幾分相似,但卻變得更加的金碧輝煌,加上在煙霧繚繞的雲端之上,看上去更加的氣勢雄偉。

而在城池中,正有著穿著金甲,頭戴金盔,手持長戟的兵馬,氣勢磅礴地向著城門開來……

“怎麼回事?那是什麼?”

“是天宮!還有天兵?”

“天啊!這是上天都憤怒了嗎?”

“……”

聽到眾人惶恐的聲音,李道痕嘴角的冷笑一閃而過,這自然就是自己想要的那把大火,師兄說過的天地異象。

但現在見到眾人畏懼至此,他自然要把戲演足。

當下,李道痕雙腿一顫,重重地伏跪在地上,渾身顫抖道:“完了,完了,天罰將至,必定生靈塗炭啊!”

眾人剛纔已經聽到天罰的可怕性,一個個嚇得臉色蒼白,看著李道痕道:“上仙,那該怎麼做啊?怎麼樣才能阻止天罰?”

李道痕向天叩了三個響頭,道:“想要阻止天罰,需在麟洋湖,向天祭祀一百個孩童,天罰之門便會關閉。

“待得天罰之門關閉,諸位就得幫助青雲觀誅殺煞星。

“否則,天罰必然再現。”

李道痕話音剛落,雲秦氏還冇有反應過來,她懷中的三兒,背上的老大和老二,就已經被人搶奪過來。

與此同時,還有很多抱著孩子的女人,懷中的嬰兒、孩童也被人除暴搶奪過來,向著麟洋湖的方向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