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宮。

梁休拍著昏沉沉的腦袋,剛打開房間的門,就看到青玉、蒙雪雁、李鳳生等人已經全員到齊,全部候在了院裡。

“我去,開會呢這是?人還整得挺齊。”

梁休一看自己的小班底幾乎都到齊了,就知道肯定是青雲觀動手了,目光掃了眾人一眼,才繼續道:“看你們的臉色不對……看來青雲觀玩得很大啊!”

“除了東城外,整個西城、北城、南城都爆發了瘧疾。”

李鳳生點點頭,臉色陰沉道:“而且,是全麵性、無差彆的瘧疾,隻要是人,都冇有躲過青雲觀的毒手。

“更為要命的是,青雲觀在藉機機大肆宣傳這是二弟這個煞星所為,如今,二弟幾乎到了人人喊打喊殺的地步了。”

聞言,眾人的臉色也變得格外的難看和凝重。

梁休卻絲毫不在意,摸了摸鼻道:“嘖,好事啊!那證明本太子已經是名人了。

“我給你們說,要是擱在科技發達的時代,本太子這就是大明星、網紅,無數娛樂公司搶著要的那種。

“可惜,在這個時代,本太子這樣一顆耀眼的明珠,隻能蒙塵了。”

眾人聞言嘴角都直抽搐,這都什麼時候了?火燒眉毛了,你作為主帥還冇有一點憂患感?還說啥胡話呢?

不過,見到梁休的開朗和自信,眾人原本的擔憂,立即就消散了不少。

活躍了一下氣氛,梁休見到眾人的臉色終於好看了一些,纔開始談正事,道:“青雲觀玩得這麼大,其實這都是意料之中的。

“不管他們怎麼鬨,我們能做的,就是徹底解決掉青雲觀這顆毒瘤的同時,努力救更多的人。

“我說的是努力,不是儘量……”

梁休不是冇有感情的權謀家,不會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因此他特意地強調必須救助百姓。

其實在這一場爭鬥中,最無辜的就是百姓,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卻成了這場爭鬥中的犧牲品。

“明白!”眾人齊齊點頭道。

梁休這纔看向青雲,道:“南城怎麼樣了?我說的是流民的情況……”

青雲道:“南城的情況目前還在掌控之中。

“剛纔,孫暮和錢姑娘已經讓人來稟報過了,由於他們有了防範,除了被青雲觀下毒的張老先生和他的族人外,感染瘧疾的流民也隻有上百人。

“但南城的百姓,和北城與西城一樣,幾乎都感上了瘧疾,現在南山醫學院已經人滿為患了。

“而且聽到南山醫學院能免費治療,很閒很多百姓都往南城趕……”

陳修然也臉色難看,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青雲觀這一次,是抱著和殿下同歸於儘的心思佈局的。

“他們幾乎不會給我們的時間過渡,而我們手中的藥材已經見底。

“再這樣下去,恐怕等不及我們救治,很多人就會先不治而亡了。

“特彆是老人、孩童,天氣原本就冷,他們身體本來就吃不消,現在患上瘧疾,對他們而言,就相當於催命符。”

梁休沉吟了一下,道:“那就給南山醫學院下令,其他人排隊取號就診,老人和孩子直接走急救通道。

“我之前已經讓他們成立急救科,現在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梁休話剛說完,李鳳生便看了眾人一眼,補充道:“還有一點,必須保證張老先生平安無事。

“他若是有一點閃失,到時候不僅百姓會亂,恐怕很多權貴門閥、禦史言官都會參與進來。

“畢竟,張老先生的弟子門生太多了,就連國子監的大半導師,都是他的弟子,若是這些人蔘與進來,我們的處境就不妙了。”

青玉道:“這一點可以放心,昨晚張老先生已經發病了,目前按照太子殿下的方子,並且暫時控製住了。

“但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困難,還是藥……”

梁休看向陳修然,道:“世家大族那邊還冇什麼動靜嗎?如果他們的藥材再不運過來,那就殺幾個人。

“我就不信了,這些世家大族還真能冷血至此,連嫡子嫡孫都能犧牲。”

陳修然雙手用力搓了搓臉,道:“行,我這就去……”

陳修然剛轉身,李鳳生就攔住他,道:“二弟,我覺得還是再等一下,看看情況再說。

“現在局麵已經夠嚴峻了,一旦殺了那些豪門少爺,本來想要隔岸觀火的世家大族,恐怕會參與進來,到時,恐怕我們會更加的被動。”

梁休舔了舔唇,臉色猙獰道:“草,怕他個毛,如果冇有他們,會有今日的這場大劫難嗎?

“現在想要隔岸觀火?門都冇有。

“陳修然、徐懷安,從現在開始,你們兩個就給我盯死世家大族,除了猛虎幫和英武幫的人外,我再給你們配李昂的那一隊人馬。

“世家大族把藥送了過來,那好說,如果不給,就給本太子一家一家的搶,出了事,老子擔著。”

陳修然、徐懷安上前一步,抱拳道:“領命!”

梁休點點頭,目光便看向青玉和蒙雪雁,道:“雪雁,你留守東宮,青玉,宮裡麵你熟悉,等下你跑一趟皇宮,找母後幫忙。

“太醫院除了留兩個常備太醫外,剩下的所有太醫,全部給我叫到南城集合,給流民看病。

“此外,宮裡的藥倉,也全部給我端了,那些藥材留在宮裡也隻能生蟲,那就搬出來救人。”

青雲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點點頭道:“是,奴婢馬上去辦。”

蒙雪雁雖然有些不忿,這個時候她可不想呆在東宮裡什麼都不做,但現在局勢冷峻,她也隻好咬咬唇答應下來。

剛安排完,劉安就進來道:“殿下,青雲觀的人來了。”

眾人聞言,不由麵麵相覷,都擺開陣勢來決戰了,這時候青雲觀還來乾什麼?送人頭嗎?

“走,去看看,他們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梁休率先出了門,帶著一群人就往門外走。

還冇走出大門,就看到門外正站著一個道士。

他穿著一身黑白相襯的道袍,雖然是滿頭白髮,但白髮下卻是一張十**歲的臉,額間還點著一點鮮紅的硃砂,俊俏而妖異。

正是李玄一。

梁休當時就懵逼了,大戰剛開就王見王,這特媽是兵家大忌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