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隊列裡再次站出一位老者。

六十上下,兩鬢霜白,臉色嚴峻,就跟誰都欠他兩百塊似的。

此人一出來,便大義凜然道:“身為臣子,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狀告不法,乃是本分,豈能因強權而退卻!”

這話讓王儉羞憤不已,卻又不敢反駁,隻想挖個地洞,立刻鑽進去。

隻因,此人是他的頂頭上司,禦史台一把手。

禦史大夫,蔣允!

此人出了名的朝堂清流,剛直不阿,鐵麵無私,誰的麵子都不給。

隻要敢犯事,逮誰噴誰,可謂戰鬥力十足的大炮一架。

蔣允瞥了眼梁休,上前行禮道:“陛下,太子昨日行事,老臣也有耳聞,此事,絕非空穴來風,臣請彈劾太子,強擄民女之罪!”

此話一出,瞬間點燃導火線。

譽王和燕王兩派的人馬,趁機紛紛出列。

“陛下,此事臣也有耳聞,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臣請彈劾太子!”

“臣附議!”

“臣也附議……”

一時間,禦史台,還有六部官員,烏泱泱站出一大片,一致要求懲戒太子。

燕王不動聲色,譽王則偷偷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梁啟看著一本正經的蔣允,突然有些頭疼。

要不是此人是自己的心腹,他真恨不得脫下鞋,狠狠呼在這老傢夥臉上。

淨給自己添亂!

想歸想,畢竟連蔣允都出來了,梁啟無論如何,也要給群臣一個交代。

深吸口氣,梁啟直接問道:“太子,既然你說想起什麼,那,強擄民女一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事到如今,躲是躲不過去了,梁休歎了口氣,乾脆承認:“冇錯,兒臣昨日,的確帶了一名女子回宮。”

話音落下,蔣允當即正色道:“既然太子已經承認,還請陛下定罪!”

譽王都快笑噴了。

竟然會不打自招,世上竟有這樣的蠢貨。

不過下一刻,有點出乎他的意料。

麵對蔣允這杆人人忌憚的朝堂老炮,梁休竟然當場笑著搖頭,質問道:

“蔣大人何出此言?孤是帶回一名女子不假,可誰告訴你,她是孤掠來的?”

蔣允一臉正氣道:“鐵證如山,太子又何必狡辯?”

梁休從容笑道:“蔣大人錯了,此女是孤的一位朋友,因為身負絕技,被孤的母後特意請入宮,此事,你們若不相信,大可去坤寧宮詢問。”

呃……

這事,跟皇後有關?!

蔣允等人麵麵相覷,一時間愣住了。

他們就算再狂妄,冇有皇帝批準,也不敢去當麵質問當今皇後啊。

好在,梁啟替他們問出了心中疑惑:“太子,此事,和皇後有什麼關係?”

梁休早已想好說辭,當即回答道:“回稟父皇,兒臣那位朋友,會做一種名叫‘火鍋’的美食,可謂人間美味。”

“兒臣昨日心血來潮,想要品嚐一二,卻又不好意思勞煩朋友。”

梁休麵不改色心不跳:“後來,母後知道兒臣的心思,便下了一道懿旨,叫兒臣特地出宮,將那位朋友請入宮來,也好烹製火鍋。”

蔣允半信半疑道:“就算這樣,不過是太子一麵之詞,如何能取信大家?”

誰知,炎帝梁啟卻突然哈哈一笑,插嘴道:“蔣愛卿,不瞞你說,若是此事的話,朕反而可以證明。”

梁啟說著,又指向一旁的老太監:“賈嚴昨晚和朕一起,也可以作證。”

內侍總管賈嚴立刻上前兩步,尖著嗓音道:“咱家昨晚,曾隨陛下去往坤寧宮,正好見識過那道‘火鍋’美食。”

“此物,絕非宮中膳食,是太子殿下一片孝心,著東宮送來的。”

老太監一本正經道:“由此可見,太子殿下,所言非虛。”

自家老子,又一次給自己撐腰,梁休不禁有些得意,順著接過話。

“諸位大人,有父皇替孤作證,想必,應該都冇有異議了吧?”

梁休看向群臣,朗聲道:“試問,若是一個被強擄的女子,如何會,心甘情願為孤烹飪美食?”

“而若說是強迫,孤又怎麼敢放心,讓她製作一道不明根底的食物,最後,還送去坤寧宮?”

梁休攤手道:“萬一她要是下毒,孤又不知,豈不是要鑄成大錯?”

不少人大臣凝目思索,都露出讚同之色。

如論如何看,此女子和太子的關係,都非同一般。

既然非同一般,強擄民女的流言,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儘管,梁休說的並不是真相,但,群臣也冇誰有那個膽量,敢真去找皇後印證。

結局早已註定。

退一萬步說,即便真有人死心眼,一定要找去坤寧宮。

皇後最後會幫誰說話,還用得著猜嗎?

所以,梁休一點也不怕東窗事發。

到了此刻,連蔣允也開始動搖了,皺眉沉思半天,終於還是默默退回隊列。

其他彈劾的官員,也紛紛自討冇趣,跟著退下。

太子有驚無險渡過這一劫,讓燕王有些意外,眼底閃過一絲莫名之色。

而譽王則是暗自低頭,臉色黑如鍋底。

自己處心積慮安排的一幕,竟然被梁休這樣化解,他的心裡很是不甘。

少年太子並不知道,兩位王爺心中所想。

自顧自打了個哈欠,雙手攏在袖子裡,重新回到前排,低著頭,準備在正事來臨之前,先眯一會兒。

誰知,剛來瞌睡,便被叫醒。

一抬頭,就看到梁啟陰鬱著臉色,訓斥道:“朕問你話呢,走什麼神!”

我去!

問什麼了?

我錯過了什麼?

梁休轉頭,發現所有人都無奈地看著他,知道壞事了,連忙故技重施,用手扶住腦袋,作痛苦狀:“哎喲,好痛,可能,可能兒臣頭疾又犯了,這才導致走神,還請父皇責罰,哎喲喲……”

梁啟眼角直抽抽。

臭小子,還跟你老子我玩這套。

遲不痛早不痛,偏偏訓斥你一句,你就頭痛了?

哪有那麼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