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抬頭看著天空,當時整個人都懵逼了。

海市蜃樓,這大冬天的居然出現了海市蜃樓!

這不科學啊……不是說還是海市蜃樓,多會出現在沙漠和海上嗎?

可這大炎的京都,一不靠近沙漠,二不臨海,隻圍著幾個大湖泊而已,難不成湖泊也能出現海市蜃樓?

關鍵是……海市蜃樓中所呈現出來的,還是古時調兵遣將的畫麵。

望著步伐整齊,甚至能清晰看到甲冑和武器的大軍,說實話梁休心裡還是有些虛的,他還真怕這些士兵,真從海市蜃樓裡殺出來。

難怪昨夜李壽那麼囂張,說李玄一能召喚來十萬天兵,這氣勢,的確很嚇人。

就連李鳳生、陳修然等人,也都驚駭得說不出話來了。

“天罰之下,京城必定一片火海,萬物俱滅。”

李玄一一指梁休,俊逸而妖異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一絲猙獰:“這些事情皆因殿下而起,煞星不死?何以平天下?”

見李玄一一臉正義凜然的樣子,梁休嘴角頓時抽了抽,特媽的,你還真把自己當神仙了啊?天地異象都能為你服務了?

“傻逼,冇文化,真可怕!”

梁休指了指天空的海市蜃樓,道:“這特媽叫海市蜃樓,是因為光的折射,而產生的一眾自然現象。

“這和天罰有什麼關係?

“你還真以為,畫麵中虛幻的軍隊,還真能聽從你的指揮,殺到這現實世界中來啊!”

李玄一聞言瞳孔微縮,他自然知道天地異象中的軍隊,是不可能真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之所以搬出天地異象,就是想把太子嚇住。

這一招,他以前屢試不爽,就連炎帝,也被這招欺騙過。

隻是冇想到,居然到太子這裡就不靈了,不僅冇有看到太子恐懼的表情,反而還被太子說教了一番。

雖然聽不懂太子的意思,但李玄一一聽這深奧的解釋,就覺得太子對天地異象的詮釋,是正確的。

海市蜃樓……聽這名字,就有很強的學識性。

這讓李玄一的心裡震撼無比,同時更堅定了除掉梁休的決心,有太子和他的學說的存在,將會是青雲觀揮之不去的夢魘。

李鳳生、青玉等人,聞言也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對梁休也是佩服不已,太子殿下真是厲害,好像什麼都懂。

梁休看著眾人崇拜的目光,正想給眾人深度剖析剖析海市蜃樓的成因,繼續裝一波逼,耳邊就傳來了一道冰冷的聲音。

“那是不是……還得誇太子殿下博學呢?”

梁休回過頭,就看到霍家家主霍青,正臉色鐵青地迎麵走上來。

這老頭脾氣還挺大,該不是還記著昨夜的仇吧?而且在這個世界,和這個時代的腐朽文人比起來,本太子也算是真正的博學。

咋地?還不能誇一下了?

偶爾驕傲一下,也能使人進步懂不懂!

心裡雖然暗暗吐槽,梁休臉上卻客客氣氣道:“霍家主說笑了,本太子這也是……小試牛刀,班門弄斧,不足掛齒。”

霍青眼角頓時抽了抽,心說你這是自謙呢還是自誇?不過這時卻不是在意這些的時候,他盯著梁休道:“太子殿下可知……李玄一是在拖延時間。”

梁休點點頭笑道:“知道,本太子也在拖延時間。”

“嗬嗬……看來太子殿下是成竹在胸啊!

“我不管太子殿下什麼計劃,也不過問,如今藥材已經全數給太子殿下運過來,殿下可否遵從誓言,放了小兒?”

霍青眸色陰冷,臉色冷峻道:“我霍家下了很大的勇氣才舉族投靠,現在,卻不得不為霍家,另謀出路了。”

霍青聲音淩冽,卻又充滿嘲諷,梁休很清楚他話中含有弦外之音,隻是這老傢夥是隻老狐狸,明明有話要說,卻要讓他求著問。

這特媽投靠,不是都要投名狀的嗎?

你霍家是不是飄了?居然還敢讓本太子低頭求教,在此之前咱們可是敵人哎……但看到霍青臉色難看,梁休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當下,他也不矯情了,雙手衝著霍青抱拳道:“霍家主親自運送藥材過來,不僅幫了孤的大忙,也為剷除青雲觀立下了大功。

“功成之日,本太子自然會奏明陛下,為霍家請封。

“隻是,剛纔聽霍家主對孤多有不忿,如果是孤在其他地方出現紕漏,還請霍家主賜教。”

話音剛落,李玄一陰冷的目光也落在了霍青的身上,威脅道:“霍家主,禍從口出,你可要三思而行。

“貧道可以不介意你給太子送藥,但若是阻礙了貧道,事了,霍家不一定,能承受得住我青雲觀的怒火。”

霍青本來就是個殺伐果斷的人,不然也不會直接和京都豪族決裂,臨陣倒戈太子。

他連陳士傑這種掌控實權的當朝左宰都不怕,怎麼可能會怕連個官階都冇有的李玄一,因此對於李玄一的威脅,他自然不屑一顧。

不過,倒是對太子的態度很滿意。

他本來就是看看太子的態度,如果太子咄咄逼人,那他救齣兒子,就帶著家族遠離這是非之地。

但太子知道他的小心思,卻冇有命令而是虛心求教,這讓霍青的心裡寬慰許多,心想著可以為霍家拚上一把。

拱手給梁休還了禮後,霍青直接無視掉李玄一,看著梁休道:“太子殿下隻知道李玄一在拖延時間,卻不知道他為何要拖延時間。

“這種天地異象,十年前東境的荒漠出現過一次。

“而當時,大總管秦叔禦的大軍,剛把秦東大軍趕出大漠。”

梁休瞳孔猛地一縮,連聲音都尖銳起來:“難道姑父的死……”

霍青點點頭,道:“當時,我和李玄一都在東境,天地異象出現後,李玄一便聲稱這是大總管秦叔禦殺孽太重,引起天罰,若天罰降臨,整個東境會陷入毀滅。”

霍青似乎是陷入了回憶之中,連手指都在輕微地顫抖著:“人都是怕死的,不管是名門貴族,還是百姓……

“所以,李玄一的一句話,堂堂的鎮國大將軍,瞬間成為了眾矢之的。

“幾乎頃刻間,就被幾十萬的百姓包圍,就連軍中士兵,也都紛紛叛亂,刀指主帥,一時之間,整個東境一片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