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回憶中的霍青,臉色格外陰沉,連嘴角都在哆嗦著,明顯是想到當時的情景,心有餘悸。

眾人聞言也麵麵相覷,這些事情他們連聽都冇聽過,就連李鳳生,聽到這些時眉頭也不由微微皺起。

梁休也是臉色難看,雖然前身對秦叔禦的記憶很模糊,但梁休很清楚那是一個偉岸的男人,就連軍神陳翦,也都自認遜上一籌。

如果他還活著,那炎帝統一大炎的目的,恐怕早就實現了,大炎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分崩離析。

想到這些梁休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難怪炎帝和青雲觀水火不容,原來早在十年前,青雲觀就已經在阻礙炎帝的統一大計。

想想也是,青雲觀是靠騙走天下,大炎若是統一了,那全國上下就一個聲音,青雲觀還怎麼混得下去?

隻是這樣一個曠世奇才,就死在了這樣狡詐的陰謀中,梁休心裡的憤怒就抑製不住往外躥。

冷冷地看一眼老神在在的李玄一,梁休緊攥拳頭道:“後來呢?”

“後來……

“嗬嗬,那時候的天地異象中,是兩個陣營正在廝殺,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殿下所說的什麼光的折射形成的。

“我隻知道,那景象太真實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天兵天將正在廝殺,隨時都有可能將戰事蔓延到地上。”

霍青臉色陰沉,連聲音都在輕微顫抖著,他是一家之主,經過不少的血雨腥風,但當日的情形,明顯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因此離開東境後,他便境此事埋藏在心底,如今陷入回憶之中,等於撕開了心底的封印,將壓在心底的恐懼釋放出來。

“那時候,所有人都在恐懼,都在害怕。

“整個東境外的十幾城,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向上天祈禱……

“就在這時,李玄一站了出來,他白衣飄飄,站在城頭宛若神祗,他告訴眾人,想要關閉天罰之門,需要祭祀一百個孩童。”

這話一出,眾人臉色大變。

梁休也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畢竟他之前聽過李道痕將孩童祭祀河神的話,聲音顫抖道:“那一百個孩子……”

“被殺了!全被被殺了。

“大的不過十歲,小的不過幾個月。”

霍青睜開眼來,眸色猙獰,那日的情形,幾乎成了他夜夜的夢魘:“李玄一隻是動動口而已,但早已被恐懼支配的百姓,幾乎易子而殺!

“足足殺了上千個孩童,鮮血染紅了黃沙,而他們小小的頭顱,還被堆砌成了小山,祭天。”

眾人聞言,看著李玄一的眼中都變得冰冷起來。

蒙雪雁自幼嬌生慣養,連血都冇見過,現在聽到這麼血腥的畫麵,胸口起伏幾下,轉身就吐了。

青玉一手拍著蒙雪雁的後背,一手已經落在腰間的軟劍上,冷冷地盯著李玄一,隻要自家殿下一聲令下,她就斬下這魔鬼的狗頭。

“青雲觀欠下的血債,還不清了……”

梁休深吸一口氣,纔將心頭的殺意抑製下去,青雲觀欠下的血債太多了,這不過是其中一筆而已。

清算自然是要清算的,但現在,他更想知道事情的後續:“再後來呢?”

霍青苦澀一笑,道:“殺了上千和孩童祭祀後,所謂的天罰果然消散了。

“但在李玄一的妖言惑眾下,數十萬百姓的怒火,全部集中在了大總管秦叔禦的身上。

“而他……”

霍青一指李玄一,幾乎歇斯底裡:“卻高舉著大義的旗幟,帶著怒火中燒的數十萬百姓,圍攻了軍中大營。

“更可笑的是,軍營中的軍卒,居然有不少臨陣倒戈……

“再之後,威名赫赫的鎮國大將軍秦叔禦就死了,死得不明不白,悄無聲息,這也更驗證了他青雲觀的說法。

“隻是這件事涉及太多隱秘,當年陛下就調集重兵壓了下來,所以並冇有多少人知道,若非當時霍家正打通東境的商道,我恰好在東境,也不可能知道這些隱秘。

“畢竟,當年知道這些隱秘的人,多數都被滅口了。”

梁休聞言臉色難看無比,他雖然已經預測過青雲觀操控輿論的實力,但現在聽到霍青提及當年的隱秘,他才發現,還是太過低估了青雲觀……

忽地。

梁休猛地抬起頭來。

剛纔一直聽著霍青說過去的隱秘,此時他反應過來,霍青提起當年隱秘的目的。

青雲觀,正在效仿當年的東境。

“難道……”

梁休猛地抬起頭,望著天空的海市蜃樓,一臉退了數步,臉色蒼白道:“他們該不會是……”

“哈哈哈哈……”

就在這時,一直老神在在的李玄一,一甩拂塵大笑起來,看著梁休滿臉戲謔道:“殿下猜得不錯,這個時候,麟洋湖上,應該已經飄上來了許多孩童的屍體。

“他們,都是被你這煞星所害的。

“而我青雲觀,乃是正義的使者,為天下而驅魔,功莫大焉!”

暴怒的梁休跳起就是一腳:“我草尼媽……”

李玄一直接被一腳踹飛到五米之外,口鼻溢血,卻捏著蘭花指盤腿坐在地上,一邊念著咒語一邊笑,彷彿瘋魔了。

梁休雙手抱著後腦勺,憤怒得團團轉。

對青雲觀一直有防範,他本來以為瘧疾依舊夠慘無人道的了,冇想到李玄一竟然一環套一環,居然還憋著這麼惡毒的大招。

但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殺了李玄一也冇什麼用,關鍵還是解決問題。

沉吟了一下,梁休立即調理清楚地吩咐道:“霍家主,麻煩你也把你霍家名下的所有大夫,也給本太子集中起來,幫忙診治百姓。”

霍青冇想到才投靠過來,居然就得到了太子的重用,愣了一下立即抱拳道:“明白,霍家定然全力以赴。”

梁休點點頭,回頭看向陳修然和徐懷安,道:“徐懷安,你跟著霍家主,配合和保護他,我擔心陳士傑會對他不利。

“陳修然,那些豪門少爺先不用管了,你現在立即趕去兵部,找衛青,就說是本太子說的,讓他把巡防營,衛戍營交給你,出了問題本太子負責。

“然後,你立即帶著巡防營和衛戍營,全城抓捕青雲觀的人,有妖言惑眾者,殺!”

話落,他看向李鳳生道:“大哥,劉安,施展輕功,以最快的速度,送我去麟洋府。”

臨出發時,梁休又回頭看了李玄一一眼,道:“你不會……再看到明天的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