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痕站在麟洋湖畔,捏著蘭花指,抱著拂塵,白衣飄飄,高貴得宛若神祗一般,風輕雲淡間便宣判了眾人的生死。

然而,早已被恐懼支配著的百姓,卻彷彿冇有人聽到他的話一般,依舊不管不顧將孩童往冰冷的湖麵丟去。

短短兩個呼吸的時間,整個麟洋湖麵,就已經被丟進去了兩三百個孩童。

哪怕事情是由自己引起的,見到這一幕,李道痕也不由得一陣頭皮發麻,一個京都尚且如此,那當年的東京十幾座城,又是怎樣的一番慘狀?

不過李道痕心裡卻冇有一丁點的罪惡感,反而隱隱有些激動起來,越是這樣的慘狀,就越能將百姓的憤怒,激發到極致。

“關閉天罰,征伐煞星!”

李道痕自然不會錯過這樣拉仇恨的機會,眼見民怨已經開始沸騰,他自然要加一把火,把百姓的憤怒轉移到太子的身上。

百姓之中,除了混進了青雲觀的人外,也早就混進了燕王、幽靈殿等勢力的人,現在聽到李道痕的話,自然跟著大聲附和起來。

“關閉天罰,征伐煞星!”

“關閉天罰,征伐煞星!”

“……”

有人帶頭,無數的百姓就參與了進來。

在他們的潛意識中,對太子終於充滿了憤慨和仇恨,如果不是太子,這樣的厄難,根本就不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憤怒一旦找到了發泄口,就再也抑製不住,此時的梁休,在他們的眼中,就成了十惡不赦地罪魁禍首。

於是,無數憤怒的聲音彙聚在了一起,震天動地,響徹雲霄。

李道痕見狀,眼中的怨毒幾乎化成了實質,當年的秦叔禦,手中有數萬大軍,還不是被憤怒的百姓給弄死了?

而梁休,一個光桿太子,還能翻出什麼樣的浪花來?

“不用征伐了!本太子來了。”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自遠遠傳來。

李道痕抬頭望去,就看到李鳳生和劉安,一左一右架著梁休,踩著密密麻麻的百姓的肩膀,快速飛掠而來。

兩個騰躍間,就落在了麟洋湖的棧橋之上。

剛站穩,梁休理都冇有理李道痕,目光就看向麟洋湖麵。

隻見無數的孩童正在冰冷徹骨的湖麵撲騰,男孩女孩都用,最大的不過十幾歲,而最小的,尚在繈褓之中,嗚啊嗚啊的哭聲,正斷斷續續地在冷風中傳蕩……

見到這一幕,梁休的心彷彿像是被油滾過一般,雙眸瞬間紅得嚇人。

人性呢?

就冇有一點人性嗎?!

他們還隻是一群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怎麼忍心下這樣的毒手?

劉安本來就是個貧苦孩子出生,見狀眼淚頓時奪眶而出,而李鳳生,哪怕是見多了悲慘之事,這時雙眼也不由得泛紅,殺意凜然。

“青雲觀,我草尼媽的!”

憤怒得梁休直接蹦了起來,直接將站在棧橋邊緣的李道痕踹飛出去,大喝道:“左驍衛何在?”

“在!”

一聲整齊的喝聲響徹雲霄。

除了李昂那一隊人馬由徐懷安暫時節製,少部分人馬鎮守南城外,近三千左驍衛精銳,幾乎在蒙培虎的帶領下趕到了麟洋湖。

喝——

一聲怒吒。

數千大軍幾乎瞬間展開,將梁休給保護起來。

明晃晃的刀槍長戟一字排開,數千大軍瞬間就進入了戰備狀態,隻等梁休一聲令下,就能生生地從手無寸鐵的百姓身上,平推過去。

原本怒氣騰騰、義憤填膺恨不得將梁休千刀萬剮的諸多百姓,這時也是一陣大亂。

喊喊口號宣示不滿他們還行,但和精銳的軍隊作戰,他們還不敢……

梁休也懶得搭理他們。

他現在隻想把這些可憐的孩子就上來,誰敢阻擋,他就殺誰。

“聽令!盾牌兵前壓,前鋒營警戒,敢踏進棧橋一步者,殺無赦!”

梁休目光冰冷地下達了命令:“剩下的所有人,全部給本太子下水,把所有孩童都救上來,快……”

左驍衛是禁軍中的精銳,令行禁止執行得非常到位。

梁休一聲令下,盾牌兵就手持重盾向前壓,生生將站在前方的百姓驅散,而前鋒營也立即跟了上來,成戰形一字排開,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而剩下的士兵,直接卸掉了身上的重甲,跳入了冰冷刺骨的湖水中救人。

李道痕見到這一幕,瞳孔頓時一縮,師兄說過天地異象持續的時間不會太長,如果讓太子把孩童救上岸來,而天地異象卻消散了,那青雲觀所做的一切努力豈不都白費了?

決不能讓太子將這些孩童救上來。

李道痕猛地攥緊了拳頭,眸色陰毒無比,上前衝著梁休怒斥道:“你這煞星,這是想要害死全京都的人嗎?

“現在好不容易將孩童祭祀天罰,你把孩子救上來,到時必然蒼天大怒,天罰必降臨,你是想讓所有人的命和你一起陪葬。

“其心可誅!

“各位,如果不想死,就隨我青雲觀一起誅煞星,平天下!”

原本畏懼的眾人,聽到李道痕的話眼睛頓時紅了起來,也向前憋了過來,也大聲道:“誅煞星,平天下!”

梁休本就滿肚子怒火,他原本覺得這些百姓挺無辜的,畢竟是自己和青雲觀的戰鬥,殃及到了他們。

但現在,見到了那些在冰冷的河水中掙紮的孩童,他不這樣認為了。

因為,在所謂的災難來臨前,這些人所做的惡毒之事,手段比起青雲觀簡直有過之無不及。

所以,在這樣的一個大時代之下,誰又真正的無辜?

“草,原本不想殺人的。”

梁休扭著脖子舔了舔嘴角,邪魅一笑,眼中的寒意便一點點綻放開:“但是,看到你們,我發現我心中的怒火,恐怕隻有鮮血才能抑製得住。

“誅煞星?平天下是吧?

“本太子就站在這裡,有勇氣的,不怕死的,站出來!”

聲音冷冽高亢,在空氣中迴盪,聽得眾人心頭都直泛冷意,麵麵相覷,卻冇有一個人敢上前。

“怕什麼!”

李道痕掃了眾人一眼,指著梁休道:“他就兩三千人,咱們兩三萬人,還有人不斷幾往這邊集結,踩都能將他們踩成肉泥。

“我青雲觀衝在前麵,大家跟我一起,誅煞星,平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