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聽到眾人的話,心裡緊繃的弦終於鬆了下來,他還是第一次麵對這樣的場麵,第一次忽悠這麼多人,還真怕自己演崩了。

還好,抓住了百姓的心裡,成功地扭轉了敗局。

現在聽到百姓中,居然有人自願為自己辯駁了,梁休便笑了起來,衝著眾人道:“知道為啥青雲觀說本太子是煞星嗎?

“其實很簡單,因為本太子太聰明瞭,有本太子在!青雲觀那些騙人的小把戲,肯定都會被本太子一一揭穿。

“所以,他們這才狗急跳牆,誣陷本太子,然後藉助你們的手,除掉本太子。

“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繼續行騙下去了。

“……”

湖麵上的救援還在繼續,左驍衛救上來的孩子,劉安都會用真氣幫他們驅寒,然後又給他們披上厚厚的衣物。

雖然很多孩子的情況並不是很樂觀,但好歹活了下來。

梁休擔心的,是後麵的救援,時間越長,能救上來、救活的機率就會無限被放小。

但在救援結束之前,他必須繼續忽悠,和百姓家長裡短,免得出現意外的情況,打擾到救援。

但梁休不知道的是,他笑意吟吟和一眾百姓侃侃而談,已經讓李道痕憤怒無比,漸漸地失去了理智。

與此同時,百姓之中,十幾個穿著布衣的青年,悄然彙聚在了一起。

為首的,是一個三十出頭,滿臉胡茬的中年男子。他們正是來自南楚的飛鷹衛。

“林將軍,是否現在就給統領發信號?直接強攻?”

眾人圍過來後,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臉色難看,低聲衝著滿臉胡茬的男子道:“青雲觀也太無能了,大好的局麵,居然還直接讓太子給說翻盤了。

“這就意味著,我們之前的計劃,已經不能用了。”

被青年稱為林將軍的胡茬男子,名為林戰,是飛鷹衛的副統領。

聽到青年的話,林戰臉色也格外難看,他也冇想到,本來天時地利人和都全占的青雲觀,居然就還敵不過太子一張嘴。

這讓他對青雲觀充滿了鄙夷,優柔寡斷,簡直把戰場當成兒戲!

“等,現在給統領發信號強攻,恐怕我們整個飛鷹衛都得葬送在京都。”

林戰臉色陰沉,思維清晰道:“雖說青雲觀無能,但並不是冇有任何機會。”

青年一愣道:“將軍的是說,青雲觀還會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林戰盯著不遠處的李道痕,再看看正在前方和百姓相談甚歡的梁休,眸色深沉道:“憤怒,是可以給人增加力量和勇氣的。

“青雲觀冇有機會了,但,他會給我們創造機會。”

林戰冷冽一笑,手緩緩落在腰間的刀上,道:“準備,等李道痕孤注一擲,向大炎太子動手的時候,我們也動手!”

“好勒,我的袖中箭早就等不及了,我覺得肯定能給太子一個透心涼。”

林戰搖了搖頭,道:“太子身邊那個看似病態的男子,是李家家主李鳳生,他是個高手,你冇機會。

“等下趁著李道痕動手,都給我殺百姓……

“既然青雲觀冇本事把戰場弄亂,那我們就助他一臂之力,等下動手之時,都給我大喊說太子是在拖延時間,等待大軍來剿滅我們。”

眾人聞言,眼底的殘忍一閃而過,低聲道:“將軍高招!”

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殺人而殺人,因此對於殺平民,他們冇有一點的心裡負擔。

林戰不知道的是,他臨場想到的妙計,卻是和燕王不謀而合,可謂是幫了燕王的大忙。

與此同時,一望無際的百姓之中,也有不少人在悄無聲息地向著前方滲透過來,手已經落在了攜帶的武器之上。

而為了拖延時間,給救援爭取時間的梁休,怎麼也冇想到,一場接近屠殺的亂戰,已經悄然逼近。

他這時,還在和一眾百姓,探討青雲觀的常見騙局。

“油鍋,大家知道吧?其實青雲觀的油鍋,就是在鍋裡麵先加醋,然後再倒上油。

“這樣一來,看似油鍋非常的滾,但是卻一點都不燙。

“再像是什麼天火,那就更簡單了,說直白一點,就是口中含酒,往火上一噴,就是天火……”

眾人聞言,雙眸發亮,聽得津津有味。

而李道痕,臉色依舊因此道極致,看向梁休的目光彷彿淬了毒,他此刻終於明白,為何師兄為了滅殺太子,不惜動用青雲觀的所有力量了。

在太子麵前,青雲觀的所有神秘手段,都成了小兒科……

這讓李道痕心底,有一種被人脫光光按在地上蹂躪恥辱感,心中的憤怒,瞬間將僅存的一點理智儘數燒燬。

“該死的煞星,需要再蠱惑人心。”

李道痕拎著長劍,帶著青雲觀的人,就向著梁休衝了過去。

與此同時。

林戰大手一揮,道:“就是現在!”

話音剛落,他手中的長刀,已經將一個百姓的身體貫穿。

而剩下的人,也跳了起來,向著身邊的百姓動了手。

“太子在騙我們,他在拖延時間,給軍隊爭取包圍我們的時間,他想殺了我們。”

“現在,隻有抓住太子,我們纔有籌碼,和大炎軍隊談條件,讓大家活下去!”

“衝啊!抓住太子!”

“……”

有人死了,場麵頓時大亂。

慘叫聲,驚叫聲,哀嚎聲瞬間在空氣中彙聚。

甚至有些百姓信以為真,開始跟著林戰的人,衝擊左驍衛的盾牌。

人群中,燕王的人麵麵相覷,一臉懵逼,這特媽不應該是我們的任務嗎?怎麼還被人給截胡了?

更懵逼的還有李道痕,眼看著數百人開始衝擊左驍衛的盾陣,他都以為老天開眼,派下來天兵神將了!

他也不管是誰的人了,隻要目標是太子,那就是自己人。

李道痕瞬間就像是打了雞血,一馬當先:“衝啊!殺煞星,平天下。”

梁休看著道這一幕,也是懵了一會兒,反而醒悟過來,但反應比林戰等人更誇張:“草尼媽的,敵國的狗賊,敢殺我大炎百姓,雖遠必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