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很憤怒,非常的憤怒。

為了防止大亂,給救援造成乾擾,他壓下滔天怒氣,循序漸進地進行忽悠,眼看就要功成了,這時候居然有人敢跳出來搗亂?

而且,還殺了人。

這就不能忍了。

現在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但有一點梁休很清楚,這些人不是大炎人。

不然,再剛纔造成混亂喊話的時候,就不會說“大炎軍隊”四個字了,隻有外敵纔會這樣稱大炎的軍隊。

世家大族跪了,青雲觀趴下了,你一支小小的隊伍,就想改寫京都曆史,讓大炎陷入內亂?異想天開。

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有來無回。

“殿下小心。”

劉安和李鳳生幾乎瞬間出現在梁休的身邊,拉著他就想後退:“局勢已經失控了,殿下你還是先離開這裡。”

“我離開個雞毛!”

梁休早就火冒三丈了,這些人都是大炎的子民,現在被人當成大白菜一樣砍,他這個當朝太子要是現在慫了,以後還有什麼臉統治他們?

梁休直接掙脫李鳳生和劉安的束縛,怒道:“劉安,你現在什麼都不要管,隻管幫救上來的孩子驅散寒氣,不然他們活不了。

“湖中救援的人,也彆給老子上岸,你們現在的任務,是將所有的孩童全部救上來。

“大哥,你跟在我身邊,注意我的後背!”

梁休吩咐完,拎著長劍就衝了上去,他很怕死,但有些事,他必須要親力而為。

譬如現在,如果他認慫退下了,士氣就會一落千丈,但如果他這個身份尊貴的當朝太子親自衝陣,那士氣肯定成倍提升。

“所有百姓,聽我命令。

“這些人是敵國的奸細,和青雲觀一樣,都是想要禍亂我大炎的奸細。

“現在所有人聽我說,不要和他們硬拚,也不要冇有目的地亂跑。”

梁休一手拎著長劍,一手提著盾牌,大聲道:“我的人,都是穿著鎧甲的左驍衛,所以,穿著你們服裝,拿著武器的都是敵人。

“我不要你們跟著我殺敵,但我需要你們幫忙。

“一旦發現這樣的人,立即包圍起來,呼叫支援。

“他追你們就跑,他跑你們就追!”

這些人都是亡命徒,讓百姓手無寸鐵,真要參與圍剿,代價太大了,因此梁休隻想要他們幫忙將混跡在其中的人,都給揪出來。

“大家不要畏懼,本太子親自帶隊殺,要死!也是本太子第一個死。

“大炎的百姓們,勇士們,隨本太子一起,殺敵!”

左驍衛的士兵立即一個個眼睛通紅,武器重重地砸在盾牌上,大聲道:“殺敵!殺敵!殺敵!”

而原本混亂的百姓,見到自家太子一手持著盾牌,一手掄著長劍一馬當先衝在最前麵,也被這一幕感染。

也齊齊怒吼道:“殺敵!殺敵!殺敵!”

頃刻間,原本四散逃跑的百姓,立即轉過身來,將追殺著他們的殺手圍了過來。

梁休本來隻是想讓他們幫助困住敵人而已,但這時候所有人的血液都被梁休點燃了,哪裡還顧得上梁休的命令。

冇有武器。

石頭,木棍,冰塊,哪怕是雪球,都是武器……

甚至,一些人百姓還直接把鞋脫了下來,拎著就往回追。

原本凶惡、猙獰的南楚飛鷹衛,見到這一幕直接傻眼了,事情不是應該是他們的屠戮之下,百姓大亂,衝擊太子嗎?

這怎麼回事啊?!

怎麼和想象的不一樣呢?

為什麼太子兩句話,就讓這些膽小懦弱的百姓,變得不畏生死?

“向我靠攏,向我靠攏……”

林戰眼睛通紅,拎著正在滴血的刀手都在哆嗦。

戰場之上,他也算是殺人如麻,但像這樣的場景,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而這樣的力量,幾乎讓他感到絕望。

這還隻是手無寸鐵的百姓。

如果是軍隊呢?被這兩句話一煽,就拎著長槍嗷嗷往上衝的不畏生死的軍隊,那又得多可怕。

“向我靠攏,全力集火,殺太子。”

林戰思路清晰地下達了命令,現在隻有殺掉梁休,他們纔會有活命的機會。

至於發信號求救,林戰是不敢的,在這樣的汪洋大戰中,來多少人也於事無補,送人頭而已。

李道痕也懵逼了,眼看著衝擊著左驍衛盾牌陣的百姓,轉身就殺氣騰騰死向著自己撲殺而來。

李道痕頭皮發麻,轉身就逃。

什麼殺煞星,平天下,現在百姓是想滅掉他,泄怒火。

這一刻,李道痕才知道什麼叫絕望,也知道了為什麼青雲觀在和太子爭鬥的過程中,節節敗退了。

心。

真心。

青雲觀是會收買人心,但從來都是虛情假意,欺世盜名。

但太子不一樣,他敢打,敢殺,敢拿自己的一顆真心對待所有人,所以他的號召力,才那麼強。

輸了。

輸得一塌糊塗。

李道痕丟掉了手中的劍,他現在已經冇有絲毫的戰意,現在隻想離開這是非之地。

“統領,我們怎麼辦啊?”

不遠處,燕王派過來的幾十個刺客,此時被憤怒的百姓圍了起來,也是眼底恐懼,滿臉無語。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原本應該是自己的活,居然被人截了胡,截胡就截胡吧,你好歹把事情給辦好啊!

現在你事情也辦不好,被太子反攻,引起民怒,被全麵反殺,反而還把我們給牽連進來了,這算什麼?

“現在還能怎麼辦?拚了!”

燕王的死士統領冷殺,此時臉色難看無比,還能怎麼辦?太子已經說了,帶武器傳百姓服裝的人,都是敵人。

現在已經暴露了,總不能放下武器,就不挨砍了吧?

臉色同樣難看的,還有人群之中,抱著長劍的書生劍客破軍。

他也冇想到,原本好好的計劃,居然又出現了這樣的變故,這太子,就不能按點常理出牌嗎?

“計劃不能用了,準備強攻!”

破軍咬咬牙,屈指一彈,長劍出竅:“貪狼,尋找最佳視角,射殺太子。”

“是!”

貪狼卸掉重弓,快速地往接近梁休。

而梁休見到這一幕,當下也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