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十裡之外,一處茂林裡。

一道高挑的身影抱著雙手迎風而立,默默地盯著南城的方向。

她身穿一襲黑色鬥笠,幾乎將整個人都給包裹在起來,臉上還帶著薄薄的紫紗,看不清容顏。

但自那模糊的輪廓依舊看得出來,這絕對是一個傾城絕世的美人兒。

“首領。”

這時,一道蒙麵黑影出現在了她的身後,單膝跪地道:“城裡剛剛傳來訊息,麟洋湖已經大亂,太子正率領左驍衛,和幽靈殿、南楚飛鷹衛以及多股勢力大戰。

“暗諜請示,是否像信中所言,出手幫助青雲觀。”

女子抬手輕輕撫樹枝上的寒冰,輕聲道:“就隻有太子和左驍衛嗎?金吾衛?禦林衛冇有救援嗎?”

“冇有,金吾衛已經整裝待發,隻是尚未馳援,而禦林衛,正在宮前佈防。”

女子掌心一翻,眼前的枝條瞬間化為粉末,她聲音之中,終於多了一絲冷冽:“嗬嗬,炎帝還是和當年一樣無情啊!”

話落,轉過身來:“這麼說,皇宮的佈防很空虛嘍?”

蒙麵黑影道:“按理是這樣,隻是皇宮中的真實情況,暗諜無法刺探。”

“沒關係,為了炎帝,龍潭虎穴也值得闖上一闖。”

女子笑了笑,道:“傳令吧!我們去皇宮走一遭。”

蒙麵黑影道雙膝跪地,叩拜道:“可是主上的命令,是幫助李玄一,這樣冒然行動,恐怕主上會怪罪。”

“李玄一?一個老騙子而已。”

女子轉身往進城走去,冰冷充滿殺意的聲音,在空氣中傳盪開:“我更感興趣的,是炎帝,而炎帝,也必須死……”

……

皇宮。

資政殿外。

炎帝揹著雙手望著麟洋湖方向,臉色冷冽道:“情況如何了?”

站在身後的賈嚴趕緊道:“最先傳來的訊息,太子殿下的左驍衛,已經戰損過半了,但殿下依舊衝殺在最前方。

“而不少百姓有感於太子殿下的忠勇,紛紛自願加入戰場。

“但傷亡太大了。”

炎帝背在背後的雙手,緩緩緊攥成拳,道:“不愧是朕的兒子,這麼多年,朕一直想乾而不敢、不能乾的事,他做得很好。

“僅此一戰,他在京都的民心、威望將無人再能動搖。

“隻是……”

炎帝微微搖了搖頭,聲音多了一絲傷感:“經此一役,恐怕朕和他的父子關係,恐生隔閡了。

“他本性善良,朕卻讓他麵臨這麼血腥的場麵。”

賈嚴彎身道:“太子殿下孝順得很,相信他會明白陛下的苦衷的。”

炎帝笑了笑,道:“看來青雲觀的戰爭快結束了,但父子間的戰爭,纔剛剛拉開序幕。

“傳令。

“既然針對太子目的已經達到,開始收網!

“命金吾衛、徐繼茂的北征大軍,配合密諜司、全力追殺青雲觀等叛賊,同時,幽靈殿、飛鷹衛、以及北莽、南楚、東秦在京都的所有秘密據點,一併剷除。”

賈嚴一愣,金吾衛不是增援太子殿下的嗎?道:“那太子殿下呢?”

炎帝眸色深邃,道:“不用朕派兵,他自會有援兵!”

賈嚴應了一聲是,就退了下去。

……

麟洋湖。

貪狼一直在暗處奔襲,就是在不斷地尋找最佳的戰機,而這樣的戰機,在破軍成功調走梁休身邊的李鳳生的時候,被他逮到了。

貪狼用的鐵腕弓,是幽靈殿的聖物之一,加上自身臂力驚人,用的箭,堪比軍中的長槍。

因此抓住這短瞬的戰機,貪狼就瞬間掠起,半空中搭弓挽箭。

咻咻咻!

半個呼吸,三箭連發。

而梁休,依舊站著不動,冷漠地看著爆速而來的長箭。

“二弟!”

李鳳生臉色大變,他這次才反應過來中了破軍的調虎離山之計,趕緊回身救援,但破軍的長劍,卻已經對著他的後背刺了下來。

“高手對戰,生死一念之間,你居然還敢分心。”

破軍的聲音也冷冽傳來。

可惜,他低估了李鳳生救梁休的決心,以為李鳳生會放棄救援梁休,所以為了防備李鳳生反擊,他這一劍病冇有儘全力。

也正因為他冇有用劍全力,李鳳生拚著硬捱了一劍,身影瞬間掠回梁休的身邊。

檔——

一聲脆響。

李鳳生雙手架著長劍,劍身抵住箭頭,但還是低估了鐵腕弓的力量,瞬間就被鐵腕弓的衝擊力帶飛出去。

“二弟……”

李鳳生眸色通紅,幾乎絕望,他能解下一箭,但卸掉鐵腕弓的力量需要時間,根本就來不及救援。

“殿下……”

“殿下……”

“殿下……”

“……”

眼睛一前一後兩道利箭就要落在梁休的身上,就在這時,倖存的左驍衛士兵,爭先恐後地掠了起來。

用自己的身體,去擋住利箭。

左驍衛的鎧甲很厚,左驍衛的士兵也經過嚴格的訓練,但他們的武功,大多在一二三品之間。

麵對著霸道的鐵腕弓,幾乎就冇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噗……

噗噗……

一個個躍起,然而,長槍卻直接穿透他們的身體,向著梁休飛射而來,隻有他們失去了生機的身軀,緩緩地自空中落下。

看著這悲壯的一幕,梁休雙目猩紅,嘴巴不斷地蠕動,卻一句話也喊不出來。

“去你嗎的!給老子滾。”

關鍵時刻,已經深受重傷的蒙培虎,瞬間從地上蹦了起來,掄著雙錘擋在胸前,但也直接被長箭帶飛出去,狠狠地砸在十米之外。

但好歹……擋住了一箭。

還有最後一箭。

但是,已經冇有人能接了。

劉安想要衝上去擋,但他一直為落水的孩子驅寒,內力早就消耗得差不對了,根本來不及。

李鳳生雖然已經化掉了鐵腕弓的力量,但身受重傷,根本趕不回救援。

見到這一幕,破軍、林戰等人,嘴角都不由得冷漠一笑。

這時,梁休忽然大喝道:“和尚,你特媽還等什麼……”

話音剛落,隻聽見“嘭”的一聲巨響,麟洋湖瞬間掀起一道驚天巨浪。

一身白色架勢,臉色妖異的無色,幾乎一步跨出,就出現在了梁休的麵前。

“阿彌陀佛!

“佛曰:善惡終有報。

“你們,死定了。”

他雙手合十,風輕雲淡,但連李鳳生都抵擋不住的鐵腕弓,卻在他麵前一拳之外,化成碎屑落地。

“是死定了!”

梁休緩緩地抬起頭,眼神赤紅:“我的兄弟,在等著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