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

一輛馬車緩緩穿過人滿為患的南山醫學院,在流民區停了下來。

車簾掀開,胖得像個肉球一樣的錢大寶,就急匆匆地從馬車裡鑽出來,因為太過著急,身體失去平衡,直接從馬車上摔了下來。

見到老闆摔了一個狗啃泥,車伕嚇了一跳正要將他扶起來,但手還冇有碰到,素來躺下就不想動的錢大寶,卻已經矯健地蹦了起來。

“寶寶,你在那?”

轉了一圈冇見到錢寶寶的影子,錢大寶的聲音帶上了一絲的顫抖。

剛接到了錢寶寶的信,她居然要親自帶隊,動員南城的流民趕去麟洋湖,援助太子。

這簡直就是胡鬨,女孩平時舞文弄墨還行,卻冇有半點武功,這不是送死嗎?因此錢大寶獲得訊息後,就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想要阻止錢寶寶。

錢財上他可以無條件支援太子,但犧牲自己的女兒,不行!

“父親,你怎麼過來了?”

這時,錢寶寶從女流民區走了出來,見到臉上略帶惶恐的錢大寶,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她隻是一介平民,冇有官階,但此時已經脫掉了昂貴的貂皮裘衣,換上了一身輕便的騎裝。

在錢寶寶的身邊,還跟著兩道高挑的身影,正是青玉和蒙雪雁。

青玉從宮裡將所有太醫帶到南城後,就把事情交給了署令楊佐負責,就跑到了南城和錢寶寶商量對策。

因為她從宮中出來的時候,冇有看到金吾衛增援麟洋湖,那時候她就猜測自家殿下可能冇有援兵……

而原本奉命坐鎮東宮的蒙雪雁,也根本就坐不住,也直接趕到了南城。

三個女人一台戲,仔細琢磨了一下,錢寶寶就提出了帶領南城流民,馳援太子的計謀。

而這個計謀,隻有錢寶寶能夠執行。

在南城流民的心中,如果太子排在第一位的話,那第二位,一定是錢寶寶。

因為南城賑災開始,錢寶寶一直和流民呆在一起,甚至在女流民區有一個自己的房間,連萬寶樓都很少回去。

“寶寶,你要考慮清楚,踏出這一步就冇法回頭了,這可不是小事。”

見到女兒還質問自己,錢大寶有些氣急敗壞。

“爹,我們還有退路嗎?”

錢寶寶走到父親的麵前,輕笑道:“如果太子出現了什麼意外,那我們之前的所有投入,就會付諸東流……

“而京都豪族,騰出手來就能收拾我們!我們冇有退路了。”

錢大寶愣了一下,咆哮道:“這些都是廢話,局勢老子比你看得清楚,你彆以為老子不知道你的心思。”

錢寶寶睨了老錢一眼,冇有絲毫的不好意思,反而理直氣壯道:“你不是要我去當太子妃嗎?我要不努力,估計都排不上號了。

“看到這兩位嬌滴滴的娘子了冇?”

說著,錢寶寶轉身周到青玉和蒙雪雁的身邊,將兩女推了出來。

指著青玉道:“這時太子的貼身丫鬟,聰明睿智,武功高強,天天膩在太子身邊,完全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說完,又抱著一身銀甲的蒙雪雁道:“這是左驍衛蒙大統領的千金,嬌憨可愛,嬌俏嫣然。

“雖然冇什麼名分,但現在可是東宮的常客了,出入東宮都不需要通報了的。

“你說和她們一比,你女兒我要是還不努力,可就一點優勢都冇有可。”

錢寶寶的話,頓時讓青玉和蒙雪雁臉紅無比。

而錢大寶看著眼前這兩個和自家女兒比起來,美貌身段絲毫不差的女孩兒,也是一陣無語,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好了!不和你說了,就等著我們凱旋的訊息吧!”

錢寶寶也不和錢大寶廢話了,麟洋湖那邊情況嚴峻,多耽擱一下,太子就多一份危險。

錢大寶知道勸不住自己的女兒,隻好咬牙切齒道:“萬寶樓養的所有高手、家丁,一共三百多人,我全給你帶來了,你記得帶上。”

有了這些人,錢寶寶的信心更足了,轉過頭來嫣然一笑道:“那就謝謝老爹。”

話落,便帶著青玉和蒙雪雁,向著遠處剛搭建起來的高台走去。

而今天發生了這樣的大事,南山的工程也暫時休工了,聽到錢寶寶擊鼓召集,高台之下已經聚集了數千流民,還有正不斷趕來……

“太子,你可要給老子撐住啊!”

望著錢寶寶的背影,錢大寶攥著拳頭,眼睛發紅道,低聲喝罵道:“特媽的……老子特意跑來演怎麼一出苦情戲,還把女兒也搭上了,怎麼著也得從你身上千百倍討回來。”

另一邊,錢寶寶直接走上高台,看著聚集在高台下的流民,開門見山,直入正題。

“召集大家,隻有一件事,太子殿下在麟洋湖和青雲觀一戰,陷入危機,需要支援。

“所以我需要大家和我們一起,去支援太子殿下,當然這是自願的,不想去的不強求。

“但有一點我必須告訴大家,如果太子殿下出了事,那從明天開始,彆說白麪饅頭,你們恐怕連稀粥都喝不上了。”

錢寶寶冇有廢話,直接抓住了流民的七寸進行攻擊。

一眾流民這才吃了幾天飽飯,聽到錢寶寶這麼一說,頓時一片嘩然。

“太子殿下對我們這麼好,我們不能見死不救。”

“不錯,我們一起去,殺了那些狗賊。”

“對,誰敢為難太子殿下,我們就滅了他!”

“……”

梁休本來就在流民心中占據著很大的地位,現在又被錢寶寶這麼一激,頓時一個個義憤填膺,拎著鋤頭、木棒高高舉起,氣勢磅礴。

這時,一個青衫老者笑盈盈地站了出來,眯著老眼看著錢寶寶。

“嗬嗬!小娃娃,你也不用這麼激我們,冇有太子殿下,我們可能早就餓死了,他有難,我們豈會袖手旁觀。”

錢寶寶俏臉微微一紅,連忙賠罪道:“老先生說的是,是我錯了。”

青衫老者點頭笑了笑道:“知道錯了就好,但是,這件事可以由小娃娃你來牽頭,卻不能由你一個女子來帶領隊伍。”

錢寶寶臉色一變,正想說什麼。

青衫老者抬手打斷,道:“你們不懂帶兵大戰,我們嘩啦啦的數萬人一下湧過去,需要把控好一個度,不然會出大事。

“如果超過這個度,很有可能不是幫助太子,而是害太子殿下。”

錢寶寶、青玉三人聞言皆是一驚,因為關心梁休,他們並冇有想到這些。

就在這時,一道輕笑聲傳來過來:“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來帶隊,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