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身體頎長,雙手攏在寬大的袖中,鬥笠也壓得很低,看不清麵貌,但隨著他的腳步,腳下的積雪就像是活過來一般,簌簌亂舞。

而在他的身後,同樣有著上百手持長刀、身穿著黑色鬥篷的殺手快速圍了上來,與幽靈殿的殺手呈前後夾擊之勢,將梁休和左驍衛眾人包圍在其中。

李鳳生、和尚瞬間就擋在了梁休的麵前,將他保護起來。

“特媽的……這戰難打了。”

李鳳生臉色難看,吐了吐口中的血沫,道:“三個九品高手,兩個八品,還有一個天生神力的七品神射手,時不時在暗中放冷箭。

“二弟,咱不耍帥了行不?我看還是讓和尚把保護你逃……撤走吧!”

和尚瞥了李鳳生一眼,糾正道:“以後叫他三弟,至於你……現在勉強也配當小僧的二弟。”

李鳳生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當即大怒,老子二十歲,你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屁孩,占誰便宜呢?

“滾!我和二弟的感情,你特媽少插足!”

李鳳生怒氣騰騰。

和尚眸色微眯:“你打得過我嗎?不服?小僧可以打到你服……”

李鳳生:“……”

他看著和尚欠揍的臉險些就一拳砸了過去,但最終還是忍住了,這和尚話雖然說得讓人火大,但說的是事實。

自己接下鐵腕弓幾乎用了全力,而和尚呢,一句阿彌陀佛,鐵箭直接就化成了碎屑。

真要一拳過去,李鳳生覺得以這和尚的尿性,極有可能在大戰之前,先將自己蹂躪一頓,這種事這混蛋一定做得出來。

想到這些,李鳳隻能咬牙切齒道:“老子懶得和你計較……”

看著兩人鬥嘴,梁休當時臉就黑了,老子堂堂七尺男兒,愛好美女,取向正常,卻被你倆說得像是在搞基……

他拍著額頭,一陣無語。

現在,隱藏在暗中的**oss出現了,而包圍上來的人,也都是精銳中的精銳,真正險惡的戰鬥才真正開始,你兩卻在為這種小事兒爭執,這合適嗎?

“這漁翁,可不是那麼好做的。”

這時,黑袍盯著鬥笠男人,開門見山道:“既然目的相同,不如聯手如何?”

鬥笠男人沉吟一下,輕微點頭道:“可以,但……太子的人頭,歸我。”

黑袍陰冷一笑,道:“這是自然,我要的是太子的命,他的腦袋,對我冇什麼吸引力。”

梁休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仗還冇開打呢!就把老子的腦袋當成戰利品來分了?真以為老子是泥捏得啊?

“你特媽又是誰啊?”

梁休從和尚的身後冒出頭來,盯著鬥笠男人道:“剛好,本太子也不殺無名之輩。”

“嗬嗬,已經很久冇有人敢這麼和老夫說話了!”

鬥笠男人緩緩抬起頭來:“老夫乃是南楚飛鷹衛首領……東林十三。”

梁休這纔看清,男人鬥笠之下是一張滿是胡茬、飽經滄桑的臉,最可怕的,是他的眼睛,銳利如刀。

僅看一眼,梁休就一陣心悸,脊背發涼。

一個眼神,就能釋放真正的殺意,這是一個真正牛逼的人,但梁休對這個人的名字,卻冇有什麼印象。

他下意識地看向李鳳生,卻發現李鳳生已經臉色大變,眼底深處,還透著一絲恐懼。

在梁休的印象中,李鳳生性格率性、不羈,除了酒外,似乎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如此失態,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讓梁休的心裡不由得有些打鼓:“大哥,這老傢夥很厲害嗎?”

李鳳生點點頭,道:“東林十三,是南楚的最負盛名的高手,以前叫東林漠,東林十三是後來才改的!

“之所以叫東林十三,是因為他所練得刀法,名為奪命十三刀!

“傳言,宗師之下,冇有人能在他的手中走過十三刀,東林十三因此而得名。”

梁休怔住:“草,這麼厲害的?”

李鳳生臉色陰沉,道:“十年前,鎮國大將軍秦叔禦率軍抗擊東秦的時候,南楚就曾試圖趁機攻占我大炎南部十三郡。

“當時的前鋒大將,正是東林十三,他以一己之力,愣是打跨了鎮守昆府的一支精銳鐵騎。

“斬殺四百餘人,最終安然退去……”

梁休冇有絲毫的震驚,反而滿臉憤慨,當時就跳了起來。

他瞪著東林十三道:“草,那特媽就是死敵,東林十三是吧?老子要用你的人頭,來祭昔日死在你刀下的兄弟。”

話落,一拍和尚的肩膀:“和尚,上!”

和尚炸了眨眼,你要裝逼為什麼是我上?

“嗬嗬!想不到十年前的事情,居然還有人記得。”

東林十三緩緩抽出了長刀,隨著刀鋒出竅,連空氣都似乎冷了下來:“但是有些訊息是錯的,當年死在老夫刀下的穆家軍,是五百零八人。

“但是,老夫不是安然退走,而是逃走!”

鐺的一聲。

長刀出竅。

眾人才注意到,原來東林十三的刀……是把斷刀。

而更讓眾人震驚的是,當年憑此一戰,威鎮諸國的東林十三,居然不是退走,而是逃走?這怎麼可能?

東林十三望著手中的斷刀,眸色冷冽道:“當年,我本想為身後的大軍開路,儘數襲殺鎮守昆府的穆家軍。

“就在大功即將告成之時,我卻冇有等來自己的前鋒大軍,而是等來了一個拎著染血長劍的男人。

“老夫和他展開了一場激烈對決,結果……深受重傷,連刀都斷了,隻能逃走。

“本以為是他占了便宜,畢竟當時老夫剛剛結束一場大戰,但當老夫回到軍營的時候,才發現軍營一片火海,兩千先鋒大軍無一生還……

“都是被那個人殺的。

“他說,他冇有名字,是黑暗中行走的影子,如果願意,可以叫他影子。

“後來老夫才知道,他是大炎皇帝的心腹、密諜司的首領,而老夫苦練十年,此遭進大炎……”

東林十三目光看向梁休,聲音充滿殺意:“除了殺你,還有就是一雪十年前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