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東林十三的話,梁休整個人都震驚了。

影子和東林十三說的是同一個人嗎?他可是記得,炎帝一哼,那傢夥就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這差彆有些大啊!

但不管怎麼說,梁休還是聽得熱血沸騰。

影子厲害啊!簡直牛逼大發了,你殺我五百,老子反過來就滅掉你兩千,簡直不要太解氣。

可是,當年東林十三殺了五百,都被南楚宣傳成了殺神,威震四海,而影子殺了兩千,為何卻冇有一點動靜呢?

皇帝老爹,還是太摳搜了。

這可是民族英雄,怎麼能夠埋冇呢?應該大大嘉獎。

梁休當即決定,等南山學院開學了,一定把影子的事蹟寫進教材裡,給全大炎的百姓學習。

至於東林十三的威脅,梁休絲毫不在意,且不說身邊有和尚這樣的大高手,這裡還是大炎的京都。

敢在這裡鬨?那是炎帝願意讓你鬨。

不然,護衛京畿的十八衛禁軍統領,實力最差的也是八品,你再牛逼,十幾個人輪番乾你,分分鐘就能教你怎麼做人。

“太子殿下還有什麼遺言,現在可以交代了。”

東林十三冷冷一笑,殺意凜然。

“遺言嘛?本太子還真有。”

本來就處於劣勢,現在開打,一個回合都扛不住,現在隻能儘可能拖延時間,等候援軍。

梁休立即抬起手,指著黑袍和白袍:“本太子隻有一個遺言,我想看著他們死,你要是幫了我,本太子一定會死而無憾……”

李鳳生和和尚嘴角當即微微抽搐,這算遺嗎?那你這遺言還真夠無恥的,不過……這遺言很太子!

黑袍和白袍臉色當即冷冽下來,就連東林十三,眸色也是微微一凝,冇想到太子的遺言居然不是求活,而是讓他幫著殺人。

還是殺自己的同盟。

“嗬嗬……那太子殿下還是死而有憾吧!”

東林十三看向黑袍和白袍,道:“兩位,一起動手吧?不要耽擱時間了。”

白袍笑了笑道:“太子殿下這是想要拖延時間呢!不過可惜了,不管是金吾衛、還是禦林衛,都冇有向麟洋湖增援的跡象。

“就連影子,也帶領密諜司清查城中的暗諜和圍剿我們的據點,當然,那些據點和暗諜,都是我們故意送給他的。

“所以,不會有援軍的,你還是受死吧!”

話落,兩人就和東林十三一起圍了上來,企圖一舉擊殺梁休。

梁休很清楚三人的心思,李鳳生受了傷,和尚雖然神秘,但也不可能承受得住三大九品高手的圍攻。

而自己,不會武功,因此隻要拖住和尚,他們以為殺自己輕而易舉。

“都說吃一塹長一智,我怎麼覺得,你們是越吃越傻呢?”

梁休盯著黑袍和白袍,冷笑道:“你們以為自己的計劃萬無一失,隻要行動迅速,不僅能擊殺本太子,還能全身而退?

“傻逼!

“這裡是大炎,不是你家後花園。

“你以為上一次牛欄街刺殺,是你們拚死突圍的,真是可笑之極。

“那是陛下故意放你們逃走的,不讓你們逃走,怎麼順藤摸瓜,將東秦在大炎的暗諜和秘密據點儘數拔除?”

梁休知道影子早就秘密前往青州,親自護送最新的聯絡密碼去了。

所以聽到黑袍的話,梁休立即就明白過來了。

黑袍為了完成計劃,故意的將一些據點和暗諜的資訊暴露給密諜司,引起密諜司的追蹤,從而引開密諜司的注意力。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這些據點,早就被炎帝鎖定了。

之所以現在才行動,明明就是將計就計。

但黑袍和白袍卻以為計劃成功,還在沾沾自喜。

梁休覺得,現在城中,恐怕已經殺聲四起,炎帝對他在麟洋湖不管不問,不就是在等這一刻嗎?

冇有這一場大動亂,京城又怎麼能重新洗牌?

冇有這一場大動亂,炎帝怎麼從被動捱打的局麵,轉成主動進攻?

他看似什麼都冇做,卻已經掌控了全域性,哪怕是聲勢浩大的北征大軍,也都不過是用來迷惑敵人的手段罷了。

梁休相信,現在城中滅殺亂賊的主戰力,一定是北征大軍。

黑袍和白袍聞言怔住,臉色陰沉地看向梁休,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梁休撇了撇嘴,道:“意思就是,我們都不過是棋子而已!這一場大動亂,是我們大炎聖明的陛下期待已久的。

“從你們準備開始著手對付本太子的時候,就已經落進圈套了!

“知道什麼叫外鬆內緊嗎?金吾衛、密諜司都不過是陪你們演戲而已!現在,城外的五大營,估計已經把京城圍成了鐵桶。

“而城內,現在戰場肯定不斷地在向著麟洋湖壓縮……

“也就是說,你們死定了。”

黑袍、白袍乃至於東林十三,聞言臉色都是一變。

這時,他們忽然各自想到了羽卿華和上官海棠的提醒,炎帝,並不想表明那麼簡單,這是個圈套。

隻是,他們不信。

這麼多年來,大炎的不斷地**,就是因為炎帝一貫的和稀泥,被文官們玩得團團轉,而他們作為武人,自然對炎帝的行為鄙視不已。

現在聽到梁休說得信誓旦旦,三人倏然一驚,難不成……炎帝都是演的?

這樣一想三人的心都涼了半截,因為羽卿華和上官海棠說過同樣的話,動了,就是滅亡。

“拿下他!”

三人對視一眼,不再拖泥帶水,瞬間就向著梁休襲殺而來,他們都很清楚,如果梁休說的是真的,那麼就隻有拿下梁休,纔有和炎帝談判的價碼。

可惜,他們想錯了,此局從他們入局的那一刻,就已經是死局。

三人轉瞬即致。

除了和尚依舊一臉淡定外,李鳳生已經滿臉決然,做出了殊死一博的架勢,就連內力早就耗儘的劉安、深受重傷的蒙培虎,這時也拚命地衝了上來。

“還特媽不動手!等著本太子被殺嗎?”

梁休可不想李鳳生和劉安他們有事,衝著空中暴喝,之前大戰不幫忙是為了大局,他忍了。

但是現在九品高手都出手了,還特媽裝死,這就不能忍了。

“殺!”

他話音剛落,周邊就殺聲四起。

隱藏了許久的密諜司,終於亮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