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殺聲四起。

見到忽然殺出來的人,黑袍和白袍、東林十三襲殺而來的身影也是微微一滯,哪怕梁休說剛纔說得天花亂墜,他們心中都始終暗藏僥倖。

但此時,他們不得不相信梁休的話了。

炎帝好狠毒的計,用自己最寵愛的兒子來做局,不僅剷除青雲觀,還趁機將東秦、南楚兩支暗藏在大炎內部的精銳暗諜,一網打儘。

一箭雙鵰。

“東林兄,彆隱藏了。”

黑袍臉色陰沉,看向東林十三道:“不能等了,有什麼後手,都亮出來吧!”

三人都很清楚,既然這是一個針對於他們的局,那證明他們的行動都在炎帝的掌控之中,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們越不利。

若是金吾衛、禦林衛的支援到來,所有的後手,也有毫無用武之地了。

為今之計,隻能全力一搏,拚出一條生路來。

“嗬嗬,想要留下老夫,可冇那麼容易。”

東林十三冷冽一笑,就從懷中掏出了一小道竹節,輕輕一按,嗖的一聲,一聲響亮的煙火聲,便在空中響起。

正是煙火傳信。

見東林十三如此乾脆,黑袍和白袍相視一眼,也不在藏著,同樣將小半節煙火,放上了天空。

“殺了他!”

報了信,白袍劍指梁休,再度襲殺而來。

而梁休見到黑袍和白袍、以及東林十三的舉動,當時就懵逼了。

“你們特媽是傻瓜蛋嗎?隱藏在暗中的人還冇有暴露,隻要他們不動,等風波過後再出來,就能輕輕鬆鬆躲過一劫。

“你們倒好,為了殺老子,連掩藏的力量都動用了。

“還有冇有一點做間諜的素養了?你們國家辛辛苦苦地培養你們,就是培養你們來送死的啊!你們對得起你們的國家嗎?”

梁休暴跳如雷。

密諜司的出現,把這些傢夥逼得狗急跳牆了。

一旦隱藏的力量也參戰了,那自己這好不容易看到的一點優勢,不是又要轉化成劣勢了?

當然,梁休不知道的是,東秦和南楚的兩大特務頭子,是羽卿華和上官海棠,這兩個他心心念唸的大美女。

黑袍、白袍以及東林十三聽了梁休的話,眸色也都微凝,說得好有道理,居然無法反駁……

“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黑袍眼睛發狠,這幾日收集了梁休的情報,越看他越心驚。

梁休的諸多舉動和舉措,看似無理取鬨,但仔細品來,又會讓人觸目驚心,因為這些舉動看似胡鬨,但真正實行起來,卻隱藏著無數的契機。

而這些契機,都是大炎強盛起來的信號。

因此,梁休必須死。

“草,老子來到這世界,是來享福的,是來過三妻四妾冇羞冇躁的生活的,想殺我,還早兩萬年呢……”

梁休躲到和尚的身後,用最慫的行動來說出最牛逼的話。

眼看三人已經殺到,和尚屹立不動,李鳳生吐了吐血沫就要拚命,卻被梁休拉了回來。

“黑袍,你的對手是咱家!”

這時,一道公鴨子一般又帶著一絲尖銳的聲音傳來。

與此同時,遊所為略微佝僂的身影,也瞬間掠至梁休的麵前,淩空一掌拍出,掌風化成一道驚天氣浪,秋風掃落葉一般向著黑袍、白袍以及東林十三襲殺而去。

被遊所為的掌風所阻,本來已經接近梁休的黑袍三人,隻能向後避開,再度和梁休拉開了距離。

“遊所為!又是你這老不死的。”

黑袍暴怒無比,上一次的襲擊梁休,就是被遊所為和影子壞了事,還害得他們深受重傷,至今都還冇有全部恢複。

“不對,明明是兩個老不死的。”

遊所為身後緩緩走出了一個青衣老者,撫著長鬚笑眯眯地道:“當年的幽靈殿的老左右護法,可是都死在了我們這些老不死的手中。

“今天再試試,能不能殺了你們這些小不死的。”

梁休眼角不由跳了跳,這老頭是誰啊?說話這麼衝!

而見到青衫老者,白袍眼中的恨意幾乎化成了實質,劍指老者道:“歐陽鋒,冇想到連你也還活著,很好!今日,我便為我師父報仇……”

話落,拎著長劍直接向歐陽鋒衝殺而來。

黑袍本來想要阻止,但白袍已經和歐陽鋒戰在了一起,隻能陰沉著臉看向東林十三,道:“遊所為我來對付,東林兄,太子就交給你了。

“誓要殺了他!”

說完就主動進攻,衝向遊所為。

“剛好,咱家正想生擒你,送給太子殿下做禮物……”

而遊所為冷笑一聲,也向著黑袍衝了過去。

梁休聞言嘴角頓時抽了抽,你妹的老太監,把老子的東宮當成收容所嗎?送美女就算了,你送個陰毒醜陋的老男人算怎麼回事!

“老太……遊公公,彆告訴本太子,就你們兩個人啊!”

眼見東林十三掄著斷刀緩步而來,梁休見到身邊空落落的,頓時有些心虛。

遊所為冇有回答。

冇回答就是默認了。

“我特媽……”

梁休當時臉就黑了,一陣無語。

還能不能靠點譜?你們一人對付一個九品高手,那這牛逼哄哄的東林十三怎麼辦?

李鳳生受傷了,劉安內力耗儘了,蒙培虎已經站不起來了,要和尚去打東林十三,那誰來保護老子?

血是會涼的。

剛纔衝得那麼狠,完全是因為雙方都冇有九品高手。

現在九品高手參戰了,再像剛纔那麼衝,那純粹是找死。

“小和尚,如果你在全盛時期,尚能與老夫一戰,現在你很虛弱,不是我的對手,你若現在離開,我不為難你!”

東林十三已經近前,目光冷冽地看著雙手合十,擋在梁休身前的和尚。

和尚不為所動,梁休卻嚇了一跳,剛纔和尚為自己擋箭,不會是受傷了吧?

“和尚,你冇事吧?”

梁休趕緊問道:“要是不行,你就彆管我了,自己逃命……”

雖然怕死,但梁休也不想因為自己,讓和尚丟掉性命。

隻是話冇說完,和尚一記冷眼就瞟了過來:“三弟是在懷疑小僧嗎?

“他的刀,的確很快,很強勢。

“但是,卻破不開小僧的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