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梁休看著和尚的目光都變得怪異起來。

和尚,你果然是個不正經的和尚,我很懷疑你在開車。

還有……老子什麼時候成了你的三弟了?

一個占便宜就算了,你個五大皆空的和尚,也要占小爺的便宜?

“怎麼,三弟不信?”

和尚見到梁休臉色怪異,眸色微凝。

“不不不,我信……”

梁休腰帶搖得像個**浪鼓,雖然和尚和燕王的糾葛,雖然還時不時地說要幫助燕王對付自己,但每次在自己危難之際,又會挺身而出。

悄無聲息間,他已經相信了和尚。

當然,他也知道和尚所說的罩是他的金鐘罩,隻是他想歪了而已。

和尚眼中頓時透著一絲的得意,東林十三卻眸色冷冽,一刀就劈了過來:“狂妄,看刀……”

刀光閃爍,殺意騰騰。

梁休還以為和尚會像剛纔接箭一樣,站著不動任憑東林十三砍呢,結果東林十三纔出刀,和尚也瞬間出了掌,兩人電光火石間就交手不殺十個回合。

見狀梁休當時都懵了,我草,你是不是對罩有什麼誤會?

既然人家的刀破不開你的罩,你直接開罩給人家砍不久行了?還跑那麼遠?

關鍵是,你跑了!誰特媽保護我啊?

“二弟,九品高手的戰鬥,破壞力太大了,和尚也是為了保護你。”

李鳳生像是看穿了梁休的心思,笑著舔了舔唇,道:“不過,我的對手也來了……”

梁休看去,果然看到書生劍客破軍,提著劍向著李鳳生殺來。

與此同時,戰場之外,又有四五百身穿黑衣、手持長刀的人從外圍殺了進來,都是幽靈殿和飛鷹衛負責阻援的殺手。

現在得到黑袍和東林十三的信號,全趕過來增援了。

算上正在與左驍衛和密諜司交戰的殺手、加上青雲觀以及一些不明勢力的人,敵人的人數已經達到了兩千餘眾。

而左驍衛已經戰損過半,密諜司埋伏在麟洋湖周圍的人,也不過兩百人。

在人數上,幾乎遭到了全麵性的碾壓。

梁休最擔心的,是新來的殺手中到底還有冇有高手?

九品高手不太可能了,大炎的九品高手都屈指可數,南楚和東秦也不可能是傻逼,為了殺自己直接把國內的九品高手都派過來。

但問題是,那怕冇有九品高手了,隨隨便便來兩三個七品、八品的高手,戰場的局勢也會對自己非常不利啊!

這皇弟老子……做的事就不是人做的,直接從城外把五大營調進京都,還有現在的這些鳥事情嗎?

但要是調了五大營,也早就打草驚蛇了,恐怕戰果也冇有現在這麼輝煌。

“大舅子……蒙培虎!還能動嗎?”

李鳳生已經出戰破軍了,為了防止對麵的七品神射手放冷箭,蒙培虎和劉安已經一前一後站在他身邊。

“死不了。”

蒙培虎吐了一口血沫,臉色猙獰道:“殿下有什麼事儘管吩咐俺。”

梁休看著後來的殺手已經殺入了戰場,原本英勇的密諜司和左驍衛不斷有人倒下,戰火正不斷地向自己這邊蔓延。

甚至,有些殺手已經殺入手無寸鐵的百姓之中,製造混亂。

他的臉色當即陰沉下來,道:“蒙培虎,你帶部分人馬,將百姓和戰場分割開,保護百姓……”

蒙培虎臉色頓時大變,現在局勢已經非常不利,現在還分兵,這是兵家大忌。

“俺不去!”

蒙培虎用力地搖了搖頭拒絕。

他為人忠厚,思想單純,保護好太子是父親下的死命令,現在要他丟棄太子,去保護一群作亂的百姓,他自然不乾。

梁休抬起腳險些一腳就踹過去,但想到這傢夥身上有傷,又把腳收了回來,一巴掌招呼在他的腦袋上,道:“你特媽是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你懂嗎?

“我知道你想什麼!你認為那些百姓是亂民,不值得保護,但你記住了,他們都是我大炎的子民。

“軍人的職責,就是保護百姓平安。

“去,給本太子把帶你的人給我頂上去,把那些企圖殺害百姓的敵人,給本太子滅了。”

梁休自認為自己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什麼自私自利的小人。

不然,仗著太子的身份,他完全可以給百姓下令,用百姓的命,來換自己的命。

但是,現在不像之前了。

之前敵人人數少,他可以煽動,甚至親自帶領百姓衝鋒。

但現在,不管是幽靈殿,還是飛鷹衛,都在做垂死掙紮,企圖在死之前,把自己除掉,這時候再讓這些百姓加入進來,就是一場大屠殺。

作為太子,他的這個決定,在這個時代一定會顯得愚蠢無比,但梁休卻冇有絲毫的後悔……

堅持住!

再堅持一會兒!

援軍就到了。

梁休在心裡暗暗咆哮,炎帝雖然不給增援,但梁休知道,自己一定會有增援的,隻要再堅持一下就好。

“……呼呼……”

蒙培虎聽著梁休的話,眼睛通紅,大口喘著氣,緊緊地攥緊了手中的雙錘。

前方是不斷髮出慘叫聲倒下來的百姓,而後方……是太子?怎麼辦?

他眼底充滿了掙紮,最終還是決定聽從梁休的安排,用力地點點頭道:“好!我去。前鋒營給老子頂住,後衛營跟我來!”

蒙培虎又把一部分的左驍衛士兵帶走了,梁休的身邊又空了一大塊,隻有劉安,正展開雙手警惕地站在他的身前。

而這時的戰場,廝殺人已經到了他的二十步外,各種箭羽漫天飛舞,自他的身邊簌簌飛過。

哪怕有盾牌兵圍在前方,梁休已經感到頭皮發麻!

“老太監,你們到底還有冇有後手?”

看著和黑袍戰得難解難分的遊所為,梁休暴怒:“你們特媽這是拿人命玩兒是吧?”

“殿下放心,這是陛下對你的考驗!如果要死,老奴一定先死在你的麵前。”

遊所為陰翳的聲音遠遠傳來。

“我考驗你妹啊!到現在了還特媽打啞謎。”

梁休暴怒。

如果不是知道炎帝的心思,梁休都認為,這老傢夥是想趁機除掉自己了。

“殿下小心!”

就在這時,劉安忽然將梁休推開。

與此同時。

鏘的一聲。

一支粗大的鐵箭,直接砸在了頂在梁休身前的盾牌陣上,瞬間將盾牌砸得粉碎,鐵穿透兩名士兵的身體,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他們帶飛起來。

而這時倒地的梁休,隻感到臉頰一熱,就看到劉安倒在了血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