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

宗正寺。

譽王正在宗正寺的大殿,攥著拳頭來回踱步,臉色焦急,情緒焦躁。

今日宮裡似乎出了什麼事,不僅巡邏的禦林軍增多了,就連宗正寺外,防禦也加強了不少,原本雙崗都變成了十崗。

譽王問過情況,但門外護著看守的禦林軍士兵,卻都緘口不言,那怕他以皇子的身份下命令,也依舊冇有人理他。

“肯定是出了大事了!”

譽王拳頭敲著掌心,他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而且事情還和太子有關,這讓他的心頭,彷彿有千萬隻螞蟻再爬……

和太子有關的大事!怎麼能少得了自己的摻和呢?

他對梁休,不僅憎恨而且憤怒,如果冇有他,自己又怎麼會在這宗正寺受罰?

想到這些,譽王心頭的怒火忍不住往外冒,炎帝這幾天讓他在宗正寺麵壁思過,他思的全是梁休和自己的恩怨。

不把梁休徹底打垮,難解心頭之恨。

最終,怒氣騰騰的譽王轉身就向著門外走去,他就不信,這些士兵敢強行攔著他。

然而,就在即將出大門的時候,他剛踏出的腳,又收了回去,冇有炎帝的旨意,他若是踏出這大門,就是抗旨。

他現在本來就是戴罪之身,若是再抗旨,那親王的位置說不定就坐到頭了。

剛好這時,他的王妃來了,提著一個小籃子剛進大門。

譽王雖然有點莽,但那都是在梁休的刺激之下失去了理智,正常的時候,他的腦袋還是轉得很快的。

前幾日送飯的隻是禦膳房的小太監,今日既然是王妃親自送,那就說明她來的目的,是為了給他訊息。

王妃祝雨柔剛進了大殿,譽王就焦急地拉著她走到大殿深處,低聲道:“外麵是不是出了什麼大事?”

祝雨柔是個謹慎的人,往四下打量了一下,確認安全才低聲道:“是,太子和青雲觀決戰,現在整個京都都亂了。

“臣妾過來,都是葉梟帶著府裡的精兵親自隨行保護。”

譽王聞言頓時滿臉震驚,很快臉上又立即變成了狂喜,激動得險些忍不住仰天長嘯:“好啊!好!他這是自掘墳墓。

“和青雲觀鬥,他真以為青雲觀那麼簡單嗎?

“如果那麼簡單,父皇這些年在對待青雲觀的問題上,也不會束手束腳。”

見到丈夫高興的樣子,祝雨柔皺了皺眉道:“但最新傳來的訊息,太子和青雲觀的戰鬥,已經變成了多股勢力的大亂戰。

“也就是說,青雲觀已經敗了。

“鐘先生讓臣妾給殿下帶來訊息,同時請示殿下,我們需要插手嗎?”

譽王聞言,臉上的笑容緩緩收斂下來,他在大殿上走來回走了幾步,才道:“府裡不需要任何行動,既然是大亂戰了,父皇不可能冇有行動。

“你這樣……

“這樣……

“然後這樣……”

他走到祝雨柔的身邊低聲耳語,聽得祝雨柔臉色大變,道:“殿下確定真的要這樣做嗎?”

譽王雙掌一拍,滿臉興奮道:“當然,如今天外陰沉,我想李玄一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的,既然是他要做。

“本王,就助他一臂之力。”

青雲觀的隱秘,他可是知道不少。

如今天氣陰沉,雷聲滾滾,那青雲觀肯定會動用哪個隱秘的,既然動了,那他自然要藉機,幫幫場子。

祝雨柔見譽王已經有了決斷,隻能咬咬唇道:“是,出了宮,臣妾就讓葉梟去辦。”

葉梟是譽王府的府兵統領,同時也是譽王的貼身護衛,譽王對他的信任度,甚至比首席謀士鐘先生還要高。

他去辦,譽王自然放心。

但他沉吟了一下,還是雙眸微眯道:“這件事,隻限於你和葉梟知道,先彆告訴鐘先生。

“一旦太子死了,父皇必然會徹查,外人……本王信不過。”

祝雨柔點點頭,轉身將籃子裡的點心放在桌上,就轉身離開了大殿。

……

麟洋湖。

梁休已經戰至脫力,連刀都提不動了,站在屍堆上搖搖欲墜。

周邊還有二十來個兄弟,正和他背靠著背地圍在一起,因此他纔沒有倒下,但也滿身血汙,有敵人的,也有為自己擋刀的兄弟的……

而圍在他身邊剩餘的左驍衛士兵,也都掛了彩,但依舊撐著染血的刀槍,冰冷地盯著正在正在從四麵八方圍上來的人。

李鳳生、和尚遊所為等人都被拖著,無法回援,蒙培虎正帶著人保護百姓,就算這時候殺過來,也肯定會遭到阻擊。

“衝!殺了他!”

幽靈殿帶頭的人長刀一揮,圍攻的敵人瞬間就衝了上來,和左驍衛的士兵戰在了一起。

梁休望著自己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揚,嘲諷一笑。

特媽的……難道老子就要這樣死了。

炎帝你妹啊!你是想要鍛鍊老子,還是要殺老子?

老子都戰到這個時候了!你特孃的還不滿意啊?還不給援兵?

“殺!”

“衝啊!保護太子”

“乖侄兒,姑姑來也!”

“……”

梁休都準備放棄了,就在這時,麟洋湖上忽然殺聲震天,頓時精神一震。

梁休抬頭望去,就看到自己的姑姑、大炎的長公主殿下,正挎著黑馬,手持長劍一碼當先地殺了過來。

在她身後,還跟著上千人的隊伍,已經和幽靈殿和飛鷹衛的人戰在了一起。

援兵啊!

終於到了。

梁休頓時熱淚盈眶,瞬間就變得精神起來。

還好,這個世界終歸是有人記掛著自己的。

“兄弟們,援兵到了!殺賊!”

梁休怒吼,就從屍堆上跳了下來,主動進攻。

而一眾左驍衛士兵,一見到援兵,也都一個個紅著眼睛,變得凶勇無比,剛纔被打得節節敗退,心生絕望。

現在援兵到了,趁著敵人陣勢一亂,立即就提起刀反殺。

加上梁休親自衝陣,士氣頓時大漲。

“不要管援軍,全力截殺太子。”

黑袍見大勢漸去,眸色發寒,一邊和遊所為對戰,一邊下令阻擊援軍的人全部撤回來,全力截殺太子。

隻要殺了太子,今日就算幽靈殿全折了,也是值得的。

“我去你妹的!這時候了,你還想殺本太子?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梁休刀指黑袍:“今天,本太子就讓你們知道,什麼叫人民的戰爭。

“一人一口唾沫,就特孃的能把你們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