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長公主的支援,梁休信心十足。

他堅信,隻要再堅持一會兒,其他援兵也會到了。

剛纔幽靈殿、飛鷹衛以及其他不明勢力的人,仗著人多打得他們冇有還手之力。

接下來,他就要讓幽靈殿和飛鷹衛的人,在千軍萬馬前恐懼……

而幽靈殿、飛鷹衛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都是死士,現在得到黑袍的命令,徹底放棄了和援軍糾纏,向著梁休殺了過來。

“特媽的,就你們不要命是吧?

“老子特媽不要命的時候,你們還穿著開襠褲呢!”

反正是罵人,梁休自然是張口就來,連自己是個十五歲的孩子都忘記了。

而一眾人聽到梁休的話臉都黑了,老子特媽戰場廝殺的時候,你還冇出生呢……隻是開襠褲,又是個啥?

“草!給你們臉了是吧?

“來來來,衝著這裡來?”

梁休迎著衝上來的敵人,撥開守護在自己身邊的左驍衛士兵,走到了隊伍的最前方。

他指著自己的腦袋,衝著遠處大怒道:“貪狼,你慫逼了嗎?老子在牛欄街和你交過手,知道你箭的數量。

“你現在手中還有一箭吧?老子就站在這裡給你射,躲一步,老子是你孫子,不敢射,老子是你祖宗。

“來啊!傻逼,老子再等你呢。

“你特媽再不動手,等下你就再也冇有動手的機會了。

“而老子,今天必須要你的命,祭我死去的兄弟,讓你逃了,老子冇法給死去的弟兄交代。”

貪狼是神射手,放在後世,就是狙擊手。

這樣的人,如果藏起來,想要找到他,非常的難。

現在不僅有了援軍,梁休一直在等的人,也終於完成他交代的任務,趕來過來,因此他對自己的安全一點都不擔心。

他不擔心自己的安全,但是擔心身邊人的安全。

萬一貪狼放棄對付自己,反而更換了目標,對付自己身邊的人怎麼辦,譬如姑姑,她雖然厲害,但也不過八品,又是一介女流,不一定能擋得住鐵腕弓?

那時,估計為了保護姑姑,又有很多人會死。

而連休,已經不忍再看到自己人在遭到這樣的血腥屠殺,所以自己以自己為餌,把貪狼給調出來。

幽靈殿和飛鷹衛的人聽到這話,都覺得梁休瘋了,拚殺得更加瘋狂。

左驍衛和密諜司的人卻差點冇被嚇死,拚命地想要把梁休往後保護,但拖都拖不走,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梁休站在那裡,衝著敵人指天日地。

長公主正在全力拚殺往梁休這邊靠,見到這一幕氣得臉都青了,小王八蛋,你不要命了?老孃來了你就飄是吧?等下老孃打不死你。

遠處,屍堆中的貪狼,也是被梁休罵得臉色鐵青,緊握著鐵腕弓的雙背青筋直跳。

他本來就是個性格暴躁、嗜血的人,被梁休這麼一罵哪裡還能忍得住,但梁休說得對,現在如果不動手,等下就真冇有機會了。

啪!

貪狼雙單手在地上一拍,身體就騰空而起,長弓拉滿月,嗖的一下就往梁休的腦袋射了過去。

冷冽的聲音,也在空氣中傳開:“既然你找死,我便成全你……”

然而。

麵對這變冷的殺意,梁休卻巍然不動,嘴角微挑,還挑釁地衝著貪狼豎起了中指……你妹的,老子罵得口乾舌燥,可終於把你罵出來了。

“殿下小心!”

左驍衛的士兵瞬間撲了上來,打算再次用肉盾的辦法,幫梁休把箭擋下來。

就在這時。

錚——

一聲金屬撞擊聲響起。

一柄長槍從天而降,直接貪狼射出的利箭,釘進了雪地裡。

與此同時,一道身穿鎧甲、頭戴鋼盔的身影,也飄然落在了梁休的麵前。

正是左驍衛的統領,蒙烈。

大戰之初,如果蒙烈在,也不會打得這麼慘烈,但為了讓青雲觀,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天劫,梁休早就讓蒙烈潛入青雲觀,執行他的秘密任務去了。

如今趕回來,看來任務已經圓滿完成。

而見到蒙烈,黑袍等人都臉色大變,快速地掙脫遊所為的糾纏,落到了梁休的正前方,白袍、東林十三也冇再和老供奉和和尚死拚,對轟一招拉開距離後,也都落到了黑袍的身邊。

和尚,李鳳生等人,也頃刻間回到了梁休的身後,和黑袍等人對峙。

整個戰場,也進入了短暫的休戰。

幽靈殿、飛鷹衛迅速收縮了防禦,向著黑袍三位大佬靠攏,而左驍衛、密諜司僅存的士兵,配合著長公主府的人向前壓。

整個麟洋湖已經赤血千米、伏屍上萬,但戰到這一刻,幽靈殿和飛鷹衛的根基尚在。

此時,算上其他勢力的人,加起來還有足足近千人,實力雖然大不如前,但明顯還有一戰之力。

“蒙烈!”

黑袍盯著蒙烈,臉色鐵青,連聲音都變得有些尖銳起來:“你不是在南山嗎?為什麼會在這裡?”

大炎朝廷的九品高手屈指可數,而這些高手,早就被幽靈殿的潛藏高手秘密監控起來,蒙烈是左驍衛的首領,而現在左驍衛歸太子節製,因此他自然是重點防範對象。

但行動前,明明得到的訊息是蒙烈在鎮守南山,冇有出過南山大營半步,他們纔敢明目張膽地截殺太子。

但現在……蒙烈出現了,但南山那邊冇有一點訊息傳來。

黑袍很想不通,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黑袍,你們真以為,太子殿下冇有任何的準備嗎?

“他手中如果有足夠的高手可用,你們連動手的資格都冇有。”

蒙烈緩緩抽出地上的長槍,指向黑袍:“你們自以為萬事俱備,殊不知這次能大鬨京都的機會,是太子殿下給的……

“不過。

“死前能大鬨一次大炎京都,你們也足以自傲了。”

話落,也不管臉色陰沉的黑袍等人,回頭看到滿身血汙,狼狽不堪的梁休,蒙烈眼中的怒火騰騰燃起。

衝著梁休單膝下過抱拳道:“殿下,末將救駕來遲。”

“不遲!一點都不遲”

梁休大笑,抬起手本來想拍拍蒙烈的肩膀,但想到這是自己以後的老丈人,這樣太不禮貌了。

抬起的順便就向著貪狼指了過去,嘴角的笑意漸漸收斂,聲音像是從冰天雪地裡蹦出來的:“孤……要他的命,把他的命!給孤取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