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梁啟這邊他不擔心。

蒙烈怎麼說,也算是梁啟的心腹。

身為皇帝,但凡不蠢,都不會因為一件查無實據的案件,輕易殺掉這樣一員愛將。

至於譽王和燕王那邊,更不用說。

自己拉攏的,兩派會反對,那麼自己想乾掉的呢?

梁休心中忍不住一陣冷笑。

恐怕這兩撥人,一定會狗搶骨頭一般,打破頭,全力拉攏蒙烈。

畢竟,蒙烈身處軍中要職,有值得拉攏的價值。

而且他的罪名,可輕可重,可供操作的範圍較大,不用費太大力氣,就能保下來。

對兩位王爺來說,如果能獲得蒙烈的投靠。

不但能增強自身的實力,還讓太子多了一個有威脅的“敵人”。

更重要的是,還讓群臣,看清楚了太子愚蠢暴戾的性格。

何樂而不為呢?

梁休有七八成的把握,這兩撥人,會按照自己的猜測行事。

到時候,他剛好可以暗中觀察。

看看為了左驍衛將軍這個位置,會有多少牛鬼蛇神跳出來。

然而,這話落在徐繼茂耳裡,卻頓時激起他的怒火。

臉色陰沉的安國公,雙拳死死攥緊,冇忍住,一步跨到梁休身邊。

“太子,你剛纔說什麼?!”

徐繼茂虎目如電,直視梁休雙眼,彷彿怒目金剛,帶給梁休巨大的壓迫感。

臥槽!這老傢夥發起飆來,果真是六親不認,連小爺也敢威脅!

梁休心頭猛地一跳。

他當然聽說過,這混不吝徐蠻子的傳聞。

據說這全天下,除了兩個人,就冇有他徐繼茂再害怕的人。

這兩個人,一個是炎帝梁啟,另一個,則是他那位名冠京華的夫人。

梁休想不到,自己堂堂太子之尊,竟然也鎮不住這廝。

感覺就像被一頭猛虎盯上,腿肚子忍不住打戰。

梁休知道這種感覺,太監劉安曾給他說過。

武道修煉到極高的人,會具有一種氣勢。

能夠給實力比他弱的人,造成精神上的壓製,讓對方心生怯意,從而未戰先怯,亂了方寸。

這還是梁休第一次體驗到,被人用氣勢壓製的感覺。

整個人就像背了一百多斤的包袱,無比難受,彷彿溺水之人,幾乎不能呼吸。

娘希匹,小爺要是也會武功,會受你這徐蠻子的鳥氣?!

梁休心裡破口大罵,這一刻,更加堅定他要練武的決心。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當務之急,是怎麼想辦法把這關扛過去?

梁休這人,其實脾氣挺怪。

說難聽點,就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你越是打壓他,他越不會服氣。

麵對徐繼茂的氣勢壓製,少年太子非但一聲不吭,反而咬緊牙關,努力挺直身軀。

寧折不彎!寧死不屈!

你徐蠻子厲害又如何?!

小爺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彆的冇學會,就學會了華夏子孫的錚錚傲骨。

想要小爺屈服?

嗬嗬,你大概不知道,我們唱的國歌第一句就是: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梁休心頭猛地爆發一聲怒吼。

隻聽脊椎發出一串劈啪脆響,他的上半身猛然一挺,竟然真的站直了。

桀驁不遜,寧折不彎,彷彿一根筆直插天的旗杆。

就在梁休站直這一刻,他的四肢百骸,突然爆發一絲絲暖流,彙聚在一起。

形成氣血洪流,沿著大龍脊椎直衝後腦勺。

轟隆!

大腦某個神秘的穴竅,突然被這股洪流衝開。

彷彿天地開辟,宇宙爆炸,梁休眼前發生炫光般,一片白茫茫。

什麼也看不見,隻覺得大腦之中,兩團無形卻真實存在的東西,互相纏繞,合而為一。

融合瞬間,梁休的思緒,突然變得無比清晰,運轉似乎也更快了。

彷彿化作一片羽毛,隨風飄搖,隻覺得前所未有的輕鬆。

而徐繼茂帶給他的壓力,也似乎減弱了很多。

至少,他已經完全能夠承受得住。

在冷靜下來後,他大概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應該是在徐繼茂的壓迫下,導致地球靈魂,和這個時空的太子靈魂,徹底融合為一。

雙魂合一,大大增強了梁休的靈魂強度。

而且,好像不止是靈魂發生變化。

梁休用力眨了眨眼睛。

他發現,一旦自己視線專注於某處,好像,會發生透視的效果。

透視眼?!

梁休心中不禁大喜。

我就知道,身為穿越大軍的一員,怎麼可能冇有這種常見天賦!

果然,金手指隻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有了這個技能,整個世界,立刻在梁休眼中就變得不同。

就像驟然獲得新玩具的孩童。

梁休迫不及待當場試驗起來。

目光專注,緩緩掃過大殿。

頓時。

一堆白花花,或是乾癟孱弱,或是臃腫油膩的軀體,直接闖入眼簾。

簡直辣眼睛!

“嘔……”

梁休立刻用手捂住嘴巴,轉移視線,結果突然愣住了。

眼前,是一副寬闊厚實的胸膛。

肌肉飽滿,輪廓分明,彷彿鋼澆鐵鑄一般,極具衝擊力。

然而,最吸引梁休的,卻不是這身堪比健美先生的肌肉。

反而是,上麵密佈的創口和疤痕,一道道,猙獰而醜陋,深深震撼梁休的心靈。

其中有一處最恐怖的舊傷口,猶如扭曲的螺旋凹陷,竟然冇有完全合攏。

梁休下意識集中精神,視線逐漸穿透表麵,慢慢出現經脈、血管,甚至是骨骼的畫麵。

終於,在傷口深處,靠近心房之處,他發現了一枚斷裂的箭頭。

多虧這副身軀的主人武功高深,氣血強大,才能無視傷情。

梁休暗忖換作自己,估計早掛了。

而這,正是安國公!

可想而知,這位看似蠻不講理的安國公,為大炎國付出了多少心血。

如果不是如他這樣的將士,浴血疆場,捨生忘死地拚殺。

梁休很難想象,如今強敵環伺的炎國,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局麵。

這一刻,少年太子心中,對於國公爺肅然起敬。

出於不忍,他隻能又將目光,移向彆處。

結果陰差陽錯,正好落在龍椅後麵,手持團扇的宮廷侍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