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烈手持長槍,回頭鎖定了貪狼,臉色冷冽道:“是,末將替殿下來取!”

黑袍臉色難看,上前一步擋在了貪狼的麵前,貪狼是神射手,是鐵腕弓的主人,幽靈殿最好的刺客之一。

上一戰,已經摺了一個赤練,要是這次再折掉一個貪狼,那幽靈殿的損失可就大了。

“取?太子!你還真以為,我們已經窮途末路,成了待宰的羔羊了嗎?

“你想殺誰就殺誰?可笑至極。”

黑袍目光幽冷,盯著梁休道:“幽靈殿所有人聽令,準備單點突擊,全力衝殺太子!”

“殺殺殺!!”

幽靈殿的殺手,也都怒吼著,揮動著手中的長刀,指向梁休。

東林十三緩緩抬起頭,目光凜冽地盯著梁休,他此次千裡迢迢從南楚趕來,目標是影子,殺太子,不過是順帶……

卻冇想到,這個順帶的任務,艱難度完全過他的想想,連鼎鼎大名的幽靈殿,都選擇了單點突殺的辦法。

單點突殺,就是放棄所有的防禦,集中所有的力量於一點突破,是殺手在麵臨絕境時,為了殺掉目標而常用的一眾手段。

這種手段,雖然戰鬥力會有很大的提升,但無異於自殺……

但目前的處境,對於幽靈殿和飛鷹衛的人來說,單點突殺,是最好的選擇,連遠在南山的蒙烈都趕到了,那大炎的其他高手,還會遠嗎?

“飛鷹衛所有人聽令……”

東林十三也緩緩抬起斷刀,指向梁休道:“所有人和幽靈殿一起,單點突殺,殺掉大炎太子。”

“殺殺殺!”

一瞬間,飛鷹衛也放棄了對周圍的防備,刀指梁休。

隻等一聲令下,就全力衝殺。

與此同時,梁休身邊的四大九品高手,都齊齊地擋在了他的麵前,臉色都不由得微微凝重起來。

見到連和尚臉色都難看起來,梁休就知道事情恐怕又要失控了。

幽靈殿、飛鷹衛的人都是在殺戮中活下來的死士,真要以自殺式的手段攻擊,恐怕除了密諜司和左驍衛的士兵尚能抵禦一點,長公主府的人,恐怕根本就扛不住一波衝擊。

但特孃的狠話都說出去了,這時候能躲在後麵認慫嗎?他梁休受不了這樣的委屈。

不是喜歡挑撥人心嗎?

行唄。

爺爺就讓你知道,在忽悠方麵,誰纔是祖宗。

“哎喲我草,不用那麼大聲,本太子能聽得到!”

梁休從四大高手的身後鑽出來,一手搭在李鳳生身上,一手搭在和尚身上,目光掃著密諜司、左驍衛以及長公主帶來的人。

然後,他指了指黑袍等人,大聲道:“兄弟們,這是大炎,是咱們自己的地盤。

“特媽的,有人在咱們地盤上比咱們更囂張。

“不僅殺咱們的人,還要殺我這個當朝太子,這是欺負我們大炎冇人啊!

“兄弟們?這能忍嗎?你們說咱們怎麼辦?”

李鳳生最懂梁休,這個時候肯定要有人站出來帶頭,他立即舉起手中的長劍,大吼道:“殺光他們!”

左驍衛、密諜司本來就滿心怒火,聞言頓時揚起手中的刀槍跟著大吼道:“殺光他們!”

長公主府的人大多是上過戰場的老兵,此時也都受到了感染,一個個也義憤填膺,也跟著大吼道:“殺光他們!”

“殺光他們!”

“殺光他們!!”

“……”

就在這時,衝破雲霄的怒吼聲,忽然也從遠方傳來。

梁休下意識地抬頭望去,一眼就看到了徐懷安和陳修然,甚至,還看到了錢寶寶、青玉以及蒙雪雁三大美女。

在他們身後,是烏壓壓的一片大軍,一眼看不到頭。

本來正強勢的梁休,頃刻間熱淚盈眶。

孃的,原來老子……從來都不是孤軍奮戰啊!老子有生死兄弟,還有美女相陪。

而李鳳生、蒙烈以及左驍衛、密諜司的戰士,見到這一幕也都熱血沸騰。

此時,徐懷安正騎著一匹黑馬,揮動著巨斧,正嗷嗷嗷地帶著兩三千人的隊伍,自左邊包抄而來。

“殺光他們!

“太子老大!俺老徐來也。”

對徐懷安來說,這簡直就是他人生的巔峰。

本來隻有七百人的,但從霍家倉庫出來後,原本倒戈太子老大的幾家豪族也參與進來。

於是,他的隊伍一瞬間從七百人變成了兩千多人。

這可是他第一次帶領這麼多人作戰,簡直過了一把大將軍的癮。

“殺光他們!”

相比於徐懷安的莽,陳修然就平穩得多了,他跨著白馬,高舉長槍,帶著巡防營和衛戍營的兩千兵馬,迅速從右邊殺了過來。

其中,還有衛戍營的五百輕騎兵。

而正前方衝殺而來的,是南成的流民大軍,正如蝗蟲一般衝擊過來。

他們的武器很雜,木棒、鋤頭、鐮刀……應有儘有,但衝在最前方的上百人,手中正端著長長的竹竿,而竹竿的前端,已經削得尖銳無比。

這樣的竹竿,足足有上百根……

梁休見狀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這樣一來可以打量殺傷敵人,而來還能減少傷亡,想出這個辦法的人,不得不說是個人才,懂得取長補短。

但看到衝在竹竿後方,騎著大馬的人後,梁休瞳孔就猛地一縮……我草,怎麼是這二筆?

這人,正是嶽武。

當日從匠作監出來後,梁休就把這傢夥忘記了,冇想到這時候,帶領南山流民大軍的,居然是他。

不過這也讓梁休鬆了一口氣,民怒就是洪荒猛獸,一旦釋放出來,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要是讓錢寶寶或者蒙雪雁帶領,這兩大美女看到自己此時的慘狀,估計早就下令大殺四方,到那時,這些暴怒的流民,估計連自己人都打……

因為這一場動亂,雖說是青雲觀引導的,但真正動亂的,是京都百姓。

“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號召力!”

黑袍臉色大變,眼底深處的恐懼一閃而過,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就有這麼大的號召力,再讓他成長下去……黑袍忽然不敢再想下去。

白袍臉色陰沉,但仗著長劍的手,正在輕微顫抖。

就連東林十三,看到這一幕臉上都變得陰沉無比,這就是情報中的廢物太子?這特媽是廢物嗎?

原本準備衝殺的飛鷹衛、幽靈殿的殺手,這時也都背靠背地站在了一起。

毫不畏死的他們,此時看到這樣的陣勢,嚇得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