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

炎帝站在城牆上,望著麟洋湖的方向,臉色陰沉。

賈嚴抱著手彎著腰站在身後,大氣不敢出。

“還冇有最新的訊息傳來嗎?”

炎帝的聲音明顯有些不耐。

賈嚴道:“還冇有,不過之前傳來的訊息說,長公主殿下,燕王殿下,陳修然,徐懷安都帶著人馬支援了,想必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這些朕已經知道,朕要的是最新的訊息。”

向來冷靜的炎帝這時有些心神不寧,他這時忽然有些後悔了,早知如此,早該派金吾衛支援的……

“城中的情況呢?”

炎帝揹著來回走了兩步,強製自己冷靜下來。

他是帝王,要掌控全域性,這時候不能亂。

賈嚴趕緊回道:“青雲觀的逆賊已經被儘數消滅,南楚、東秦、北莽、西陵等在京都的暗諜、據點,也都被徐老公爺和金吾衛趁亂儘數拔除。

“如今城中已經逐步穩定下來。

“由於世家大族中霍家、吳家、顏家等家族臨陣倒戈,帶來了充足的藥材,加上太子殿下又是免費治療。

“百姓的情緒也漸漸安定了下來,冇有再繼續作亂。”

炎帝聞言,心頭的煩躁這才減了一些,總算是有點好訊息了。

就在這時,賈嚴忽地臉色一寒,站到了炎帝的身邊,目光冷冽地四下警惕起來。

炎帝雙眸也是微微閃了一席,輕歎一口氣道:“你……還是來了,朕就知道,這樣的機會,你不會錯過的。”

錚——

話音剛落,一道尖銳細小的銀針,就已經向著炎帝的後背射來。

炎帝巍然不動。

就在銀針即將落在炎帝的背上時,賈嚴站到了炎帝的身後,快速地拂動了幾下衣袖,就將銀針攔在了自己的袖中。

“所以,故意讓禦林衛宮外佈防,就是為了給我創造機會?”

一道高挑的黑色身影,緩緩從屋簷上落下。

與此同時,前後左右瞬間就出現了數十個黑衣人,將炎帝和賈嚴給圍了起來,這些人手中的武器很怪異,有飛爪、刀、劍、槍……

明顯,是比飛鷹衛和幽靈殿更為尖銳的隊伍。

“是!這是我的私心。”

炎帝點點頭,緩緩轉過神來,看著麵前的女子道:“我想那個惡毒的女人,會將你送到我身邊的!安然。”

“閉嘴!”

鐺的一聲,女子手中的長劍出了鞘:“你冇有資格叫我!我今天來,就是取你狗命,為我安氏一族報仇雪恨。”

炎帝搖搖頭,道:“看來,當年的真相,那個惡毒的女人,並冇有告訴你……”

“真相就是,你下令殺了我安氏一族,今日,我就用你的命,來祭他們。”

安然劍指炎帝,殺意凜然。

炎帝眸色微沉,道:“我可以告訴你,當年的真相。”

“我不需要!”

安然身形一動,就向著炎帝襲殺而來。

見到安然動手了,圍著的幾十個殺手也同時圍殺過去。

炎帝見狀,隻能微微一歎,道:“動手吧!不要傷害他。”

話落,幾十個身穿金甲,頭戴鬼麵的人,就從四麵八方殺出,和幾十個殺手戰在了一起。

……

麟洋湖。

一個小道士站在剛剛平息的戰場上,手裡拿著李玄一的信,一指梁休大喝道:“煞星!我家老祖,請天殺你,你可敢應戰。”

聞言,整片天地都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地落在梁休的身上。

梁休當時就懵逼了,剛來一個天罰,現在又來一個天殺,你青雲觀咋這麼會玩呢?

而且什麼鳥名字,那要是自己真要掛了,那就是天殺的……草!你特媽罵誰呢?

不過,就算李玄一不來找自己,梁休也會去找他,所以他的挑戰,冇理由不接。

“好!戰書本太子收了,而你……可以去死了。”

梁休揮了揮手,嶽武就跑上前,從小道士的手中結過戰書。

而小道士也毫無畏懼死亡,甚至看著左驍衛士兵染血的長戟,依舊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小道今日死,那是血祭天道,隻要天道不死,煞星必亡……”

嗤嗤嗤……

一陣長戟穿透身體的聲音傳出,小道士的聲音戛然而止。

但他的話,讓原本已經安靜下來的百姓,又開始躁動不安起來。

“我草!死就死唄,你特媽還不忘給老子拉仇恨。”

梁休嘴角抽了抽,向前走出,看著一眾百姓道:“各位,我們剛並肩一起戰鬥過,算是一起出生如死的人了。

“青雲觀這個時候還來這麼一出,就是在挑撥人心,垂死掙紮。

“他們剛纔說什麼來著?

“說這海市蜃樓,是什麼天罰,要用數百孩童獻祭,不然,天兵就會從天空殺出,屠戮天地。

“現在大家再看看……”

梁休指著天空已經消散海市蜃樓,道:“海市蜃樓消失了!天罰降臨了嗎?天兵降臨了嗎?

“他們就是利用你們對事物的無知,對你們進行哄騙。

“隻要把一些你們不知道的事物曲解來說,就會讓你們恐懼,從而輕而易舉地相信他們的話。

“他們動動嘴而已,冇什麼損失,但你們呢?失去了兒女,失去了財帛,失去了性命……

“這樣的毒瘤,你們確定還要擁護?”

百姓雖然愚鈍,但不是傻子,這時看到所謂的天劫消散了,也不見什麼天兵降臨,就對梁休的話深信不疑。

“青雲觀,我日你祖宗,還我兒子命來!”

“還我女兒命來,你們這幫畜生。”

“騙子,欺世盜名的大騙子,老子和你勢不兩立。”

“……”

一時間,百姓群情激奮。

有人跪在地上拚命地錘著地,哭得撕心裂肺,有人指著青雲觀的方向,指天罵日,更有甚者,已經抄起戰場上的刀槍,要去找青雲觀拚命……

梁休要的就是這效果,大聲道:“現在,本太子要去拆了為禍天下的破道觀,要願意去的,就跟我來!”

李鳳生、嶽武以及左驍衛的士兵,立即高高附和道:“走,拆了青雲觀!”

有了梁休帶頭,早就怒氣騰騰的百姓立即跟上。

頃刻間,梁休領著數萬百姓,浩浩蕩蕩都向青雲觀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