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觀。

李玄一站在窗前,望著黑沉沉的天空,聽著滾滾的驚雷,指尖就在窗沿上快速敲擊著,滿臉的激動。

這樣的天氣,他就不信,還弄不死太子。

“老祖,老祖出大事了……”

這時,一個小道士連滾帶爬地衝進了大殿,跪在了李玄一的麵前,手指著山下說不出話來,隻是身體都得像篩糠一樣。

“遇到大事,冇有一個能沉住氣的!”

李玄一現在心情不錯,難得地教訓小道是一句,才道:“麟洋湖的事,我已推算出結果,所以你等不必驚慌。

“今日,我必請天雷,誅殺太子,以正我青雲觀之名,”

往日,李玄一隻要如此一說,青雲觀眾弟子頓時滿臉豔羨,高呼老祖聲明。

但是今日,他這麼一說,小道士反而更抖了,哆嗦著聲音道:“老祖……已經來……來不及了,太子已經到山下。”

李玄一一腳就踹過去,高深莫測道:“慌什麼?老祖我自然知道太子到山下了,他既然迫不及待來送死,你們不慶幸,反而抖成這樣,成何體統?

“我青雲觀的臉,都被你們給丟光了。”

小道士被一腳踹翻在地,有趕緊爬了起來,伏跪在地上道:“不是……不是太子一個人,還……還有二十……二十五萬百姓。

“他們揚言要……要拆了青雲觀。”

李玄一臉色一僵,抖著嘴角道:“你說什麼?”

小道士隻是抖著手指著青雲觀外,冇說話。

李玄一抱著拂塵,快速地出了大殿,走到青雲觀大門外。

一眼,他險些就暈了過去。

隻見青雲觀,已經被烏泱泱的人群從四麵八方包圍著,孤零零地一例在中間。

而太子,正雙手叉腰抖著腳尖,站在隊伍的最前方,嘚瑟得李炫一恨不得撕碎他。

李玄一很清楚,這麼多百姓一起跟來,肯定是針對青雲觀的,如果是針對太子,那麼太子和百姓,根本就不可能和百姓能夠和睦相處。

這個念頭一出現,恐懼瞬間就席捲了李玄一全身。

難怪小道士說等不及了呢?這個大一股強大的力量,一人一口氣都能把青雲觀給掀飛了。

不該是這樣的……

怎麼會這樣?

李玄一臉色蒼白,這些愚蠢的百姓,以前都是他青雲觀的順民,他想怎麼騙,就怎麼騙。

要錢,要地,哪怕是要他們的女人,也隻需要動動口而已,他們這麼愚蠢,憑什麼現在也敢和青雲觀作對?

李玄一心裡在咆哮,在憤怒……

但是,他的手開始抖了起來,然後腳跟著抖,最後連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他知道,因為麟洋湖的失敗,太子肯定利用天罰做文章,導致青雲觀引起了眾怒,而青雲觀在京都積累了上百年的好名聲,也因為太子毀於一旦。

哪怕今日戰勝了太子,殺了太子,青雲觀的名聲也爛大街了,以後所說所做,又有幾人能信服?

“太子!太子……”

李玄一白髮飛舞,臉色猙獰,脖子上的青筋在跳舞。

他站在青雲觀大門前,望著站在山前嘚瑟的梁休,恨不得將他給千刀萬剮,咆哮道:“我定會讓你死得淒慘無比、屍骨無存。”

隊伍的最前方,梁休聽到李玄一的話,當下冷冷一笑。

老混蛋,到這個時候了,還想著威脅老子?你特媽還看不清狀況麼?

他往前一跳,揚起雙手打著拍子道:“各位兄弟姐們叔伯嬸嬸……這位青雲觀的老祖宗,李玄一大佬,要和咱們比比誰的聲音大呢!

“來,大家不要客氣!

“讓青雲觀,聽聽我們的聲音!

“來,大家跟我一起喊。

“拆掉青雲觀,打倒李玄一!”

在抵達青雲觀之前,梁休已經先做過動員,所有的行動必須聽自己指揮,已經得到了百姓的認可。

現在聽到梁休這麼一說,震耳欲聾、震動九霄的聲音,頃刻間就在空氣中傳開。

“拆掉青雲觀!打倒李玄一!”

“拆掉青雲觀!打倒李炫一!”

“拆掉青雲觀!打倒李炫一!”

“……”

聲音一浪高過一浪,連天空的驚雷,都被掩蓋起來。

我草,居然把迴音這事給忘記了……梁休這時雙手死死地捂住耳朵,依舊感到一陣的頭暈目眩。

不過,這感覺真尼媽刺激!

這可是大炎改革前最響亮的口號啊!是人民的心聲。

而青雲觀大門前的李玄一,本來已經夠畏懼的了,現在被這滔天的聲浪一衝,感覺像是腳下的土地都在震動,當即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臉色蒼白,身體不斷地往後縮。

青雲觀院裡的道士,已經嚇得跪在地上,一個個開始向天闡述自己的罪過……

梁休本來不想多此一舉的,直接找李玄一開乾就是了,但是他發現百姓太憤怒了,要是乾趴青雲觀火還不消怎麼辦?

到時要是被有心人一引導,火恐怕就會燒向彆處……

所以,梁休這纔想方設法地讓百姓把心頭的怒火發泄出來。

經過現在這麼一出,等下在滅掉青雲觀,百姓估計應該也滿足了。

他趕緊壓了壓手,生意才漸漸地減弱下來……

等到現場安靜下來後,梁休再度跳到最前上,指著青雲觀道:“青雲觀,在我大炎已經有上百年的曆史了。

“但是在這上百年中,他們從未幫助我們大炎變強,反而不斷以各種方法,欺騙、敲詐我大炎百姓。

“甚至,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威,他們不惜用大炎百姓的命,去祭祀莫須有的龍王、天神……

“這些年來,有著成千上萬的百姓死在他們手中,我們該怎麼辦?”

李鳳生、嶽武等人立即高高揚起手:“報仇!報仇!”

“報仇!報仇!”

“報仇!報仇!!”

“……”

百姓也立即跟著大吼起來。

梁休點了點頭,道:“不錯,報仇!

“我們必須為那些枉死的人,討一個公道。

“本太子要讓他們知道,這世間,還是有真理的。

“陛下說了,此後,凡我大炎子民,都受大炎律法保護,百姓若有冤屈,儘可上衙門告狀。

“若衙門不理,儘可上東宮告狀,本太子替你們做主。

“本太子特媽倒要看看,哪個貪官汙吏王八蛋,膽敢傷害我大炎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