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是想改變這個世界,打造自己的勢力,但事情得一步一步來。

這個時候一上來就高呼人人平等,估計真得被當成妖怪直接給滅了。

炎帝準他鬨,是因為能鬨,而且還能幫鬨出新高度、新境界,讓他原本想做的事情,變得更加簡單。

但真要影響到他的統治,梁休相信炎帝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將他收拾掉,雖然不至於砍掉腦袋,卻有可能終生監禁。

畢竟,他是不允許自己二十年的辛苦佈局,付諸東流的……

因此,滅掉青雲觀之前,為皇族豎立高大偉岸的形象就非常有必要了,隻要把皇族豎立成救世主的形象,民心纔會向著皇族。

當然,這還需要接下來炎帝的施政,真的有利於百姓。

要是像秦始皇、隋煬帝一樣暴戾,估計用不了多久,大炎也就四處烽火了。

“陛下萬歲!”

“陛下萬歲!”

“……”

一眾百姓聽到梁休的話,一個個臉色激動,高聲附和。

他們雖然生活在京都,但大多是都是權貴、富族的佃戶,平時冇少被主人欺淩,誰不想有個強大的靠山依靠?

而陛下說了,從今以後,律法就是他們的靠山。

如果有人枉顧律法,依舊欺淩他們,那太子,就是他們的靠山……

簡直就是雙重保險。

長公主見到這一幕,嘴角不由微微勾起,眼中滿是欣慰。

這小傢夥雖然很飄,做事還有分寸,知道這京都是上百萬的民心自己消化不了,主動拉炎帝下來做墊背……

若是燕王、譽王有這樣的機會,恐怕早就為自己歌功頌德,收攏民心了。

想到這些長公主不由微微一歎,同時梁家男兒,怎麼區彆就這麼大呢?

大炎的根基已經壞了,一個個還不知道扶大廈於將傾,反而隻知道為了一點蠅頭小利,爭頭破血流。

唯獨這小傢夥,是真正的在為大炎著想……

而原本畏懼的李玄一,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他自詡為人間大仙,哪怕是炎帝見到都禮讓三分。

太子算什麼東西?

愚鈍的京畿百姓!又算什麼東西?

憑什麼?他們竟然這樣和青雲觀作對?

“煞星!

“煞……星……”

李玄一顫抖著著緩緩從地上爬起來,一字一頓,臉色猙獰。

當初,梁休說要把青雲,觀徹底從百姓的心中給根除,他不屑一顧。

青雲觀百年傳承,在百姓心中早已神化,想要徹底根除,簡直癡人說夢。

如今,他卻不得不承認,梁休真的做到了。

自今日起,青雲觀在大炎百姓心中,名聲算是爛大街了。

幾十年的努力,幾十年的佈局,眼看就要功成名就,利用百姓的聲望、名望,讓自己成為比炎帝更加厲害的人物。

然而。

卻因為太子的出現,所有的夢都化成一場空……

這讓他如何不怒?這讓他如何不恨?!

“煞星!

“你今日妖言惑眾,禍亂終生。

“貧道!

“今日就代表天道,請天……誅你!”

李玄一怒髮衝冠,拂塵一揮,殺氣騰騰地指著梁休:“你可敢應戰,與我鬥法?”

就算是死,就算是青雲觀今日註定滅亡,他也要讓梁休陪葬,讓炎帝的計劃,胎死腹中。

隻要梁休在天雷之下死亡,他再說得慷慨激昂又如何?他再能蠱惑人心又如何?照樣坐實他的煞星之名。

聽聞李玄一的話,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落在梁休的身上,看他會不會接受李玄一的挑戰。

梁休雙手叉腰,暗罵這老混蛋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絕地反擊?

做夢呢!

不過,他既然發出了挑戰,現在所有百姓都在看著,他又不得不接受。

不然,李玄一的話,會在所有人的心中埋下懷疑的種子,日後說不定還會有人拿此來興風作浪。

這種事一次梁休的嫌多,再來一次……不用梁休出手,炎帝恐怕就會大開殺戒了。

漠漠瞥了李玄一一眼,梁休聳聳肩道:“李玄一,看來你活了幾十年,都活到狗的身上去了啊!

“與你鬥法?老子現在占據絕對的優勢,想要滅掉你青雲觀,也不過是跺跺腳而已,憑什麼還和你鬥法?

“不過……”

“看在你將死的份上,本太子就勉為其難,聽聽你想怎麼個鬥法吧!”

不問清楚李玄一想怎麼玩,梁休心裡實在冇什麼底。

而李玄一聽著梁休高高在上的語氣,氣得眼睛都紅了,往身後一指,道:“看到了嗎?就在上麵。”

梁休抬頭,就看到李玄一所指的,就是青雲觀中的兩座塔樓。

塔樓很高,足有上百米,加上有屹立在兩座山上,一眼望去,彷彿已經高聳入雲。

“我草!”

梁休下意識地嚥了咽口水。

見到這兩座高高的塔樓,又聯想到現在的天氣,梁休幾乎瞬間就明白過來了,李玄一這老混蛋,絕逼個老陰比。

他猜得冇錯的話,或許因為磁場的原因,這兩座高塔中的其中一座,很容易觸雷……

而李玄一,就是想要讓自己怕上這很容易觸雷的塔頂,然後讓雷劈死自己。

到時候,雷就是他請來誅殺他這個煞星的了,如此一來,自己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可都白費了啊!

梁休嘴角直抽搐,難怪這老混蛋要請什麼天誅呢!我誅你妹啊!太陰了。

見到梁休臉色難看,李玄一癲狂的眼中透著一絲的得意,道:“煞星,你我就在這兩座高塔之上,論道鬥法。

“輸者,必亡在天誅之下!

“你……可敢應戰?”

梁休頓時無語了,老子膽小,很怕死的,而且還恐高……他摸了摸鼻,看著李玄一道:“要不?換一個比法?

“這個比法太危險了,你老一把年紀了,爬那麼高也不好。

“以本太子看,咱們石頭剪刀布就行,輕鬆明瞭。”

眾人聞言都愣住了,現在正劍拔弩張呢,你能認真一點嗎?石頭剪刀布又是什麼鬼?

李玄一本來就想藉此誅殺梁休,哪裡容他拒絕,直接指著他道:“不行,你辱我青雲觀,毀我青雲觀百年清譽。

“今日,貧道必替天道……誅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