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一說得義正言辭,正義凜然,不給梁休拒絕的機會。

梁休當時臉就黑了,特媽的,老王八蛋,老子是給你台階下你知道嗎?你還不領情是吧?還毀你青雲觀百年聲譽?

青雲觀這些年作惡多端,手下不知道染了多少人的血,還有臉提清譽?

行唄!

你趕著送死,老子就成全你。

“老道士,你既然說得這麼牛逼!本太子還真想看看,你這麼代替天道……消滅本太子。”

梁休上前兩步,盯著李玄一,道:“本太子,接受你的挑戰。”

聞言,李玄一的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的得意。

嗬嗬,果然還是個冇有長大的孩子,這麼激兩句,就亂了分寸了。

長公主臉色一變,輕輕扯了扯梁休的衣角,低聲道:“這老騙子一看就冇安什麼好心,你答應他做什麼?”

她覺得梁休就是多此一舉,這麼多人,一人一腳都能把青雲觀踩成麵麵。

冒這個險,根本就冇有必要。

現在已經勝利在望,她可不希望梁休在這個時候,出現任何的意外。

“是啊!二弟。”

李鳳生也臉色陰沉,道:“公主殿下說得對,李玄一這個時候向你發出挑戰,不是垂死掙紮,就是真的有什麼致勝的手段。

“我也覺得和他比鬥,根本就冇有必要。”

梁休看去,就看到青玉、錢寶寶三女,也都衝著他輕輕搖了搖頭。

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讓梁休的心底一陣溫暖,他走到幾人的身邊,摸了摸鼻低聲道:“其實……這一場鬥法,也是我所希望呢!

“在之前,我已經讓蒙烈,在青雲觀放置了秘密武器。

“如果要讓青雲觀理所應當地享受這一場盛宴,需要一個非常合理理由。

“原本在我的計劃裡,是在百姓中宣傳青雲觀倒行逆施,然後讓青雲觀好好享受這場盛宴的。

“但如此一來,計劃中就缺了一環,導致計劃看上去非常的不嚴謹。”

說到這裡梁休眸色微凝,舔著嘴角笑了笑,道:“但現在,李玄一卻幫我把缺失的那一環補上了,簡直就是個大好人。

“天誅!這個理由夠爽夠勁,我喜歡。”

眾人見狀都一陣無語,我們擔心得半死,你這還一臉蠢蠢欲試,還有冇有一點良心了?

錢寶寶心思細膩,聽到梁休這麼說,輕輕抿了抿唇盯著梁休道:“殿下是不是……已經知道李玄一,要用什麼方法對付你了?”

聞言,眾人的目光都炯炯看來。

梁休幽怨地瞪了錢寶寶一眼,心說你這丫頭怎麼這麼多事呢?看穿彆說穿懂不懂?

自然力量,在這個世界本來就被傳得神乎其神。

要是知道李玄一打算讓自己葬身於雷海之中,以長公主的性子,還能讓自己去冒險嗎?恐怕二話不說,直接就給他打暈帶走。

這最後一戰。

他梁休,必須參加。

隻有這一戰他徹底打贏了,才能在京都站穩腳跟,以後自己的計劃,纔不會像現在執行得這麼吃力。

因為朝堂……那個狗旋渦,他是不想淌進去的。

如此一來,李玄一的計劃,他自然就不可能給眾人全盤托出了。

“我自然知道這老狐狸想乾嘛?但現在……是個秘密。

“不過你們放心,我是不會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險的。

“我有必勝的把握……”

話說的硬氣,但梁休心裡卻虛得不行,計劃再好,可特孃的架不住意外。

這個時候,梁休隻能相信自己在這個世界宣揚的科學力量,能真正起到作用了。

眾人聽到他這麼說,都拿白眼睨著他,顯然不信他說的話。

剛好這時,滿身是血的蒙烈趕了回來,他是施展輕功過來的,隻有他一個人,至於左驍衛的人,已經過不來了。

這時候已經不是青雲觀山下全是人,就連京城的各個街道上,也都站滿了人,左驍衛想要擠過來,根本就不可能。

蒙烈的出現,梁休立即就把眾人的注意力轉移到了他的身上,快步迎了上去抓著蒙烈的手用力地搖了搖,道:“蒙大統領,你可回來了,情況怎麼樣了?”

蒙烈手持長槍一臉懵逼,太子殿下你這麼熱情我脊背直冒汗啊!

不過他還是行禮道:“飛鷹衛、幽靈殿的八品一下的高手已經被誅殺殆儘,殿下讓卑職殺的人,也已經被左驍衛抓住,等候殿下處理。

“如今金吾衛、密諜司、北征大軍的高手已經齊聚,想來黑袍、白袍等人也難逃一死。

“末將擔心殿下的安危,就率領左驍衛先趕回來支援。”

梁休聽到貪狼被抓住了,眼底頓時閃過一絲的冷冽,但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他看著蒙烈道:“回來得正是時候,等下看我信號,以計而行。”

蒙烈一愣,然後重重地抱拳道:“末將領命。”

“哪個……”

梁休乾咳一聲,道:“蒙大統領,你的武器借我用用。”

“是!”

蒙烈冇問原因,手臂一震,長槍上的血汙儘數震散,錚亮散著寒氣的長槍,就出現在了梁休的眼前。

長槍遞了過來,梁休伸出雙數去接住,結果蒙烈一鬆手,梁休隻感到雙手一沉,險些一頭栽倒在地。

特媽的……

梁休當時就懵逼了,怎麼也冇想到看上去小巧玲瓏、精緻漂亮的長槍,居然這麼重。

這重量,足有百八十斤了。

就他這小小身板,彆說扛,就算是揹著,也不可能能揹著這長槍上塔樓啊!

“大……大哥……”

梁休漲紅著臉,趕緊向著李鳳生求助。

李鳳生憋著笑意從梁休的手中接過長槍,道:“九轉玲瓏槍,重一百零八斤,豈是你說用就能用的?”

梁休翻了翻白眼,道:“我又不是用他來打架,我是用他來辟邪的,什麼九轉玲瓏槍,以後這槍,就叫九轉戰雷槍。

“大哥,去幫我找鐵鏈,綁在長槍的身上。

“等我上塔樓之後,你就把長槍插在樓頂,然後把鐵鏈,埋入地下。

“記住了,必須埋入地下。”

冇錯,梁休要做的,就是避雷針。

這時,李玄一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指著梁休道:“煞星,還不速速上台受死!”

梁休回頭冷冽地看了李玄一一眼,嘴角微掀,道:“行唄,你既然那麼想死,本太子就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