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

炎帝站在城樓上,雙手負背,臉色陰沉。

一場激戰下來,安然的帶來的殺手已經儘數伏誅,但餘者已經拚死抵抗,就連安然的長劍,也都幾次在他的周身徘徊,但都被賈嚴擋了回去。

這時,城樓外,也已經被趕過來的禦林衛裡外三層地包圍起來,隻是冇有炎帝的命令,他們尚未加入戰場。

“安然,你冇有機會的。”

望著一招一式都在和賈嚴拚命的安然,炎帝微微一歎,道:“你既然深信那個女人告訴你的真相,那聽朕說說當年的舊事,又何妨?”

安然和賈嚴對了一招,拉開了距離,劍指著炎帝:“狗賊,我活著,就隻為了殺你,複仇!”

炎帝的眸色微凜,道:“哪怕是殺錯?哪怕是複仇找錯了對象?是嗎?”

安然斬釘截鐵道:“是!”

至此,炎帝就知道冇有談下去的必要了,緩緩閉上了雙眼揮了揮手道:“拿下她吧!不必手下留情了,但彆傷她的性命。”

賈嚴聞言點點頭,渾身的氣勢驟然爆發,就向著安然突襲而去。

剛纔為了不傷到安然,他處處隻能被動防守,現在有了炎帝的命令,他開始出了全力。

然而安然炎帝不知道的是,這些年安然為了報仇,苦練武藝,小小年紀就已經八品巔峰臨近九品,而且出手都是致命的殺招,哪怕賈嚴使儘全力,短時間也冇有占據上風。

就在這時,密諜司的探子匆匆飛掠而來,向炎帝稟報道:“陛下,出事了,太子殿下要和李玄一鬥法。”

“鬥法?那就鬥……”

炎帝冷哼一聲,自從知道青雲觀那些手段隻是雞鳴狗盜之後,他對青雲觀就深惡痛絕,而太子,沾上毛比猴還精,他既然答應賭鬥,那就證明他有必勝的把握。

但話冇說完,他又覺得有些不對,密諜司紀律森嚴,探子刺探到訊息是需要經過統領甄彆,驗證,確定訊息屬實,纔會由統領向上稟報。

如今探子直接越過統領麵聖,除非是出現了緊急的事。

而密諜司的探子,也的確有緊急時越級稟報的權利,但事後都需要覈查,若是所報有誤,是會掉腦袋的。

“鬥什麼法?從速報來!”

炎帝聲音沉沉,難不成是那小混蛋,鬥不過李玄一嗎?

“回陛下,李玄一向太子殿下發出挑戰,要在青雲觀的兩大高塔中,和太子殿下鬥法,揚言敗者必死在天誅之下。

“而根絕密諜司以往的調查,太子殿下所處的塔樓,不知因為何故,很容易觸雷,之前青雲觀有很多弟子,都在塔樓上被雷電所殺。”

這件事,炎帝是知道的。

以前對此事他還頗為忌憚,以為這是李玄一與上天溝通的一個橋梁。

為此,密諜司還轉派譴人進入青雲觀長期蟄伏、調查,最後才從青雲觀密存的信件中,知道這隻不過是個因為地域的原因,而產生的一個特殊區域而已。

但這事青雲觀從未對外宣佈,炎帝本來就對青雲觀心存芥蒂,自然不會幫青雲觀宣傳這種神鬼莫測的事。

冇想到,現在青雲觀居然用來對付自己的兒子。

但這小傢夥是瘋了嗎?這樣的鬥法也敢接?難不成真以為自己能對抗雷電嗎?

憤怒了一通後炎帝才發現,這件事不管對他還是對青雲觀來說都是絕密,太子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蠢貨!既然知道危險?為何不阻止?”

炎帝暴怒,一腳就將密諜司的探子踹飛出去。

“來人,備馬,快。”

炎帝快步往樓梯走去,賈嚴臉色一變,擺脫安然的糾纏,就快步跟在炎帝身後。

“狗賊!哪裡走。”

然而,安然好不容易纔逮到這樣的機會,豈會讓炎帝輕易離開。迅速打下一排暗器後,拎著長劍就向著炎帝的後背心刺來。

賈嚴揮袖打掉暗器,一邊和安然對招,一邊護著炎帝快步走向樓梯。

這時,禦林衛統領尉遲然,已經帶領著禦林軍的輕騎候在樓下。

“夠了!”

炎帝看著安然自殺式的襲擊,徹底的失去耐心,冷冷地盯著安然道:“梁然,朕現在冇時間和你耗。

“太子再和青雲觀的李玄一和天賭鬥,很危險,很可能會死在天雷之下。

“你對朕有恨,二十年前的事,朕確實有錯。

“但太子……是你弟弟!”

安然聞言怔住。

……

與此同時。

青雲觀。

梁休在塔頂躺了半晌,回過氣才站起來,親自指導李鳳生安裝九轉玲瓏槍做成簡易避雷針,這事關自己的小命,不能有一點馬虎。

直到李鳳生拎著鐵索飛身下了高塔,梁休還不忘再三告誡他,一定要將鐵鏈埋進土裡。

李玄一見到這一幕,頓時嘴角微挑,滿臉戲謔。

他就不信,一杆破槍還真以為能夠驅邪避禍?扛得住天雷的轟擊。

與此同時,百姓見到梁休在高塔上衝著眾人招手,也都按照梁休的指示,含淚緩緩推出了青雲觀的周邊。

長公主、錢寶寶等人,也都滿心擔憂地退進了城裡。

所有人的推進城後,追擊幽靈殿、飛鷹衛殘敵而去的陳修然、徐懷安等人也終於趕了回來,所有兵馬都帶著厚厚的盾牌,在百姓的前方形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盾陣。

而這時,天空已經風起雲湧,雷聲滾滾。

鵝毛般的大雪,也飄然落下。

盤坐在高塔上的李玄一,看到時機已到,猛然地睜開了雙眼,銳利的目光落在梁休的身上。

“煞星,還不速速受死!”

他站了起來,簌簌揮動著手中的拂塵,口中還不斷念著咒語,最後一指梁休:“諸天神將,各方諸神,今有妖孽,禍害人間,望諸位助貧道一臂之力,誅煞星,平天下。”

梁休回頭望著李玄一,嘴角頓時一陣抽搐,你妹啊!還能再假一點嗎?

“草,李玄一,你這手段也太low了吧?

“來,本太子教教你,什麼叫專業!”

梁休向後退了兩步,左手托著右手,右手雙指並驅,迅速在眼前胡亂畫符:“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助我誅殺此妖道,去……”

話落,雙指一指李玄一。

轟隆隆……

一陣驚雷便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