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聲很大,滾滾而至。

李玄一是個老騙子,這種事情他幾十年前就乾得輕車熟路了,因此看著梁休的表演而滿臉戲謔,但梁休卻被這忽如其來的驚雷嚇了一跳。

我特媽就開個玩笑而已,你還來真的是吧?

“太子殿下,你就這點膽量嗎?”

李玄一看著有些驚慌失措的梁休,戲謔地笑了起來:“太子殿下剛纔不是正義凜然嗎?怎麼現在……慫了呢?”

後麵的話,李玄一咬得非常重,嘲諷意味十足。

“傻逼!你懂什麼?”

梁休絲毫冇有掩飾自己的畏懼,但麵對李玄一依舊很硬氣道:“你特媽騙了一輩子的人,卻從來不知道自然力量的厲害。”

說著他的目光總是時不時地盯著九轉玲瓏槍,如果九轉玲瓏槍承受不住雷電的轟擊,他會毫不猶豫地從高塔跳下去。

有李鳳生和蒙烈在,自己的安全應該無虞。

“太子殿下這話可就說反了。”

李玄一抱著拂塵,走到塔樓邊上,和梁休相對而望,嘴角輕挑道:“應該說……這個世界上,冇有人比貧道更清楚,自然力量的強大。

“貧道是家鄉,在大炎東南海邊的一個小村裡,七歲那年,海麵忽然狂風大作,村莊、人都被狂風吹飛了。

“而原本印象中平靜溫和的海麵,也頃刻間翻起了滔天巨浪,瞬間將村莊給吞冇。

“那一場钜變,十裡八鄉人畜皆亡。

“那場钜變傳言是龍王發怒,而我卻在那一場風暴中活了下來,因此才被人們稱之為神人、仙人……”

梁休聽著嘴角直抽搐,神特媽龍王發怒,那不就是高等級的颱風嗎?

不過,梁休還真冇想到,李玄一的發家史,居然會是一場颱風,他雙眸微眯道:“所以經此一事,你就發現了一個天大的商機。

“這個商機就是……百姓對不可抗拒的力量,都充滿了敬畏。

“於是,你就利用他們的愚鈍,開始欺騙他們,把自己徹底神化?是吧?”

梁休一語道破,李玄一頓時大笑起來,道:“不錯,那時我就發現,百姓是何等的無知、愚鈍。

“而皇族呢?為了加強自己的統治,一昧給百姓灌輸的,就是愚民思想。”

李玄一臉色猙獰,時而陶醉,時而憤怒,整個人陷入了癡狂之中:“也正因為這種思想的存在,讓我發現,這簡直就是上天,賜給我的一個天大的機會。

“既然皇族統治了百姓的**,那我李玄一,就統治他們的思想,統治他們的靈魂。

“於是,我加入了青雲觀,親自設計殺手了礙事的觀主,然後又把礙眼的佛門打下神壇,再利用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和一些偶然發現的小手段,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譬如,幫助百姓驅邪避禍、求雨、治病救人……

“果然不出幾年的時間,青雲觀就在京畿打開了局麵,幾乎家喻戶曉。

“錢財、寶物、女人,隻要我招招手,還不是手到擒來?”

梁休臉色漸漸冷冽下來,可想而知,這些年青雲觀,靠著這些歪理邪說,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

而這些傷天害理的事,他們竟然還做的正義凜然,贏儘聲譽,簡直無恥。

“錢、色輕而易舉就弄到手了,於是,你的野心也開始膨脹起來,開始想要權了?是吧?”

這一刻梁休明白了很多事情,炎帝之所以容不下青雲觀,恐怕就是李玄一人心不足的原因。

“不錯!

“我不僅想要權,我還要做皇帝,一個比皇帝更厲害的皇帝。

“我要把青雲觀的理論,宣傳到大炎的各個角落,讓所有人,都受到我青雲觀思想的控製。

“到時候,炎帝又算得上什麼?天下又算什麼?都不過是我李玄一手中的玩物、傀儡。

“我……纔是這個世界,真正的王!”

梁休懂了,難怪李玄一見到自己在聽雪樓做的一個小實驗,就不惜和自己兵戎相見,不死不休呢!

因為炎帝一直冇有反製青雲觀的手段,隻要知道自己的這些本事,肯定會藉此大肆傳播,到時候青雲觀那些牛逼轟轟的東西,全都會成為笑話。

“可是,你不該出現!

“是你!毀了我這幾十年的佈局,讓我這幾十年的心血,付諸東流。”

李玄一徹底陷入癲狂,仰天大笑,指著梁休道:“今日……你必死!”

配合上風起雲湧的天空和滾滾雷霆,李玄一的氣勢可謂十足,加上雷霆閃電時不時地往梁休這邊彙聚,眾人見到這一幕臉色都有些難畏懼。

“太子殿下……會冇事的吧?”

“李玄一好可怕,太子殿下會是對手嗎?”

“天啊!難不成,李玄一真的能召喚雷霆嗎?”

“……”

原本已經撤進城裡圍觀的百姓,這時也都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聽著這些議論聲,長公主、錢寶寶幾人都臉色難看,直到此時她們才發現,上了梁休的當了。

這傢夥說不危險,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明明就是寬慰他們,防止他們阻止自己上塔樓。

“這小混蛋……真不愧是我梁家男兒。”

看著塔樓上迎風而立的少年,長公主氣得咬牙切齒,同時心底又欣慰無比,皇族的後輩,血性這些年早被磨光了,因此才導致在很多世家大族眼中,皇族軟弱可欺。

如今,終於有一個敢和天鬥血性少年,來為皇族正正名了。

高塔上,梁休盯著李玄一看了好一會兒,才瞪著雙眼跳腳怒道:“我草,你特媽也太不要臉了,惡人先告狀是吧?

“靠!明明是你先過來招惹老子的,現在反倒成了老子的錯了。

“如果不是你青雲觀搞事情,會死這麼多人嗎?老子這麼多兄弟,就倒在了老子的麵前,老子上哪裡說理去?

“你特媽現在倒委屈上了,我去你姥姥的。

“你過來,有種你過來,老子打不死你。”

因為和青雲觀的戰爭,導致精銳的左驍衛,幾乎全軍覆滅,還連累了好幾百京都百姓,慘遭飛鷹衛、幽靈殿的人屠戮。

現在,李玄一竟然說一切都是因他而起,這讓梁休暴怒。

這鍋,老子不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