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烏雲密佈,雷聲滾滾。

雪,也下得更大了。

高塔之上,原本暴怒癲狂的李玄一,此時見到梁休指手跳腳,竟然比他還憤怒,忽然就不生氣了。

他平靜地盯著暴跳如雷的梁休,一甩拂塵,捏著蘭花指道:“太子殿下,此時再論功過,又有何意義呢?

“今日,我死,皇族必在京都興盛。

“今日,你是,青雲觀必然馳騁天下,貧道,就是王。”

梁休雙手叉腰,瞪著李玄一道:“吹啥牛逼呢?老騙子你是騙人騙到最後,連自己都騙是吧?

“咋地?都混到現在這鳥樣了,你還想逆天呢?

“我告訴你,以後每年的今日,都是你青雲觀的忌日。”

李玄一聞言,眸色驟然一沉,猛地抬頭看著梁休,殺意凜然:“什麼意思?”

梁休抱著手撇了撇嘴道:“看吧,自己還真把自己給騙了吧!你真以為殺了我,京都百姓就會信你?以為老子就真是煞星?

“傻缺,醒醒吧!老子備藥,救人,還和百姓推心置腹,坦誠相待,讓百姓知道,老子是真的為他們好,是真在為他們辦事。

“要是他們有困難,受到欺淩,老子還會為他們撐腰。

“也就是說,現在我就是他們眼中的活神仙、救世主,你殺了我?信不信他們不僅不會相信你的鬼話,反過來還分分鐘就能滅了你。”

李玄一頓時臉色大變。

剛纔太子在百姓麵前賣慘,他不屑一顧,認為這是懦弱無能。

這時候他才明白過來,這哪裡是什麼懦弱!這簡直就是拋他青雲觀的根,絕他青雲觀的後路。

太子這一彎腰,一哭慘,瞬間就和那些泥腿子裹在了一起,顯得平易近人,真心實意,而他青雲觀,始終是哪個高高在上,不染世間煙火的傳說。

真要選擇!他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和太子站在一起。

而他李玄一,剛纔一心想要弄死太子,也根本冇有想到這一層。

“太子……太子……”

剛剛平靜下去的李玄一,這一刻比梁休還暴跳如雷,指著他臉色猙獰道:“我要殺你了!殺了你!”

梁休頓時撇了撇嘴角,道:“殺殺殺!殺你妹啊殺!

“退一萬步講,百姓不動手,但陛下會錯過這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嗎?

“這場比鬥,不管勝負如何,你抖必死無疑。”

李玄一怒極反笑,盯著梁休冷冽道:“但至少,你還在我的手中,有你這個大炎百年難得一見的奇太子陪葬,我青雲觀,雖死猶榮。”

梁休搖了搖頭,歎道:“雖死猶榮?李玄一,你高看自己了!

“送你一句話吧!

“機關算儘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望著臉色鐵青,青筋直跳的李玄一,梁休抬手指了指天,道:“殺我?憑你所為的天誅?天殺?

“名字是很高大尚,但越高大尚,就顯得你越愚蠢。

“要說這天的理解,在這片世界上,冇有人能比我更理解。

“天上冇有所為的神仙,冇有所為的仙宮,不過是一團水汽罷了。

“漫天的烏雲,是由霧滴凝結而成的,嚴格一點來說,是白雲中的飽和的蒸汽和過飽和蒸汽凝成的霧滴越來越大之後改變了顏色的雲,這也是一種自然現象。

“你奉為神祗,敬如神靈的雷聲,是放電引起的空氣的劇烈震動而產生的。

“當然,從科學的定義上講,雷是指閃電通道急劇膨脹產生的衝擊波退化而形成的聲波,表現為伴隨閃電現象的轟轟響聲……”

梁休揚著手,在高塔上侃侃而談。

李玄一本來臉色鐵青,聞言雙眼緩緩瞪大,這種解釋,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雖然聽不懂,但不知為何,他卻第一時間就選擇了相信。

因為相信,他的心裡,忽然變得不安起來。

盯著梁休,李玄一聲音冷冽道:“太子殿下說了這麼多?想要表達什麼呢?”

梁休揚了揚唇,道:“說了這麼多,本太子就是想要告訴你,你奉為神的手段,在我眼中,不過小兒科。

“叫本太子上高台和你鬥法!是想要雷電殺我吧?

“本太子所處的這座高塔,應該是因為磁場的原因,下雨天雷電密集吧?”

李玄一聞言,瞳孔猛地一縮,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一步,滿臉震驚。

原來,太子早就知道自己的計劃。

那他為什麼還敢上高塔?是送死,還是……他有對抗雷電的本事?

不!這不可能,雷電能湮滅一切,世界上冇有任何的力量可以抵抗。

忽地,他猛地抬起頭,目光落在梁休身後的長槍上。

梁休見狀,就知道李玄一已經想通了其中的原因,指著九轉玲瓏槍道:“你猜得不錯,本太子敢上來,就是因為這杆槍和鐵鏈。

“簡單來說,你引以為傲的雷電,劈下之後就會被這杆長槍給吸收,然後隨著鐵鏈導入大地,最終消失於無形。

“哦,它的名字叫……避雷針。”

李玄一一連退了數步,搖著頭滿眼的不敢置信,臉色猙獰地盯著梁休道:“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有辦法對抗雷電?

“我不信,不信!

“你口出狂言,你藐視神靈,你該死!該死!!”

李玄一叫得歇斯底裡,但心裡已經開始畏懼起來,因為此時已經雷聲密佈,按照以往的情況,此時梁休所處的高塔之上,早就被轟擊得七零八落了。

但是現在,卻冇有一點動靜。

這不符合常理。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漫天的驚雷,還敵不過一杆破槍嗎?

李玄一心中在咆哮,這是他藏著的最後的手段了,冇想到還是奈何太子不得。

“該死?的確該死!”

而這時,梁休的臉色也淩冽下來,手一揚,指著李玄一聲音冰冷道:“但該死的,是你李玄一。

“這下年來,慘死在你青雲觀手中的大炎百姓,何止百萬?

“現在,該是你為他們償命的時候了!

“你還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

“若是冇招了,那就好好享受,我給你準備的大禮吧!

“自今日起,京都,再無青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