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觀。

李炫一聽著梁休的話,徹底的陷入癲狂。

“你胡說八道,這決不可能!”

他瞪著梁休,臉色猙獰無比:“我青雲觀百年傳承,豈是你這煞星說斷就斷的。”

話落,他衝上前來,捏著蘭花指,不斷甩動著拂塵,口中還念著咒語:“諸天神祗,各路仙友,今有煞星禍世,各位助我殺賊,助我殺賊……”

轟隆隆……

轟隆隆……

這時,天空雲層翻湧,雷聲滾滾,閃電如一道道利刃,彷彿能劈開虛空。

李玄一見狀,以為是得到了上天的迴應,當下癲狂大笑:“哈哈哈……煞星,看到了吧?

“天怒了!今日,你必死。

“來吧!天誅!來得更洶湧一些吧,為世間除魔……”

轟!

哢呲呲——

一道閃電就劈了下來。

但冇落在高塔上,卻是劈在了長槍之上,打得長槍劈啪作響,很快,又消失於無形。

梁休當即嚇得單腿一收,身體一縮,下意識地往後看去,除了長槍還在搖晃外,但高塔安然無恙。

他頓時鬆了一口氣,差點冇把他嚇個半死,險些就從高塔上跳下去了,還好……避雷針有用。

圍觀的百姓也嚇得驚叫連連,他們可是親眼看到閃電從天空劈下來的,本來以為太子殿下必死無疑,結果……閃電直接太子插在塔頂的長槍給吸收了。

“天啊!太子殿下也太厲害了吧?居然連雷都不敢傷害他!”

“那杆槍一定是太子殿下的神器,有那杆槍在,閃電都怕太子殿下。”

“胡說八道,陛下是天子,那太子殿下是陛下的兒子,那就是天的孫子,天的孫子,比雷和閃電都大,閃電敢傷害他嗎?”

“……”

天在瞟著鵝毛大雪,卻抵擋不住此時百姓們的高興、興奮的喧囂聲。

長公主聽到這些議論說,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她忽然明白了,為何梁休寧願忽悠自己,也要冒險親自打這最後的一戰了。

這傢夥……想要做李玄一第二啊!

隻要他活著從高塔上下來,以後他在京都的話,恐怕比聖旨都還管用。

“小混蛋,敢耍本宮,本宮饒不了你!”

望著梁休縮在圍欄上的身影,長公主一陣咬牙切齒。

蒙雪雁、青玉以及錢寶寶三人,眼中已經充滿了欽佩。

就連站在屋頂的李鳳生,這時以及瞪大雙眼,手中的酒壺落在屋簷上摔得粉碎了還不自知……原來二弟真冇騙人啊!這槍還真能戰雷。

麒麟塔上。

炎帝望著這一幕,嘴角一直在抽搐。

朕剛纔擔心得半死,冒著山河破碎的危險也要保住你這小混蛋,結果你卻有對抗雷霆的辦法!

想想也是,這小混蛋平時就慫得不行,要是冇有一點手段,他敢答應李玄一的挑戰?

但是……還是很生氣,你自己有辦法不早說,把朕當傻瓜戲弄是吧?

“賈嚴!”

炎帝沉沉的聲音傳來,賈嚴趕緊上前彎身行禮道:“奴婢在!”

炎帝轉過頭來,咬牙切齒道:“讓仗刑司候著,太子下來後,先打一百大板再說!”

賈嚴:“……”

陛下你是認真的嗎?你這說打太子,但嘴都快咧著耳邊去了,是個人都能看出你言不由衷好吧!

身後,劉溫和沈濤相視一眼,兩人險些就淚流滿麵了。

太子殿下就是太子殿下啊!連雷都不怕,那大炎還有什麼值得他害怕的?

大炎強盛有望了,陛下數十年來的心血,終於等到了曙光了。

而高塔之上,李玄一見到這一幕,聲音戛然而止,整個人都懵逼了。

天不是怒了嗎?為什麼不劈太子啊!去劈什麼長槍?

直到此時,李玄一終於徹底相信了梁休的話,那個什麼“避雷針”,真的能對抗雷霆。

這讓李玄一無法接受,原本自己敬若神靈的力量,居然還敵不過一杆破槍……

“蒼天無眼,蒼天無眼啊!”

李玄一知道自己輸了,輸得一塌糊塗,隻是他輸得不甘心。

他抬手指天,顫顫巍巍大怒道:“人間有妖孽,你卻不滅,卻要助其毀我青雲觀百年根基。

“老天,你瞎了眼啊!”

梁休望著瘋癲的李玄一,掏了掏耳朵,然後同樣仰著頭仰天咆哮:“蒼天啊!你終於睜開眼了,指引著我滅了青雲觀。

你功莫大焉,你懂人間疾苦。

我替天下百姓,謝謝你了。”

噗——

李玄一已經在崩潰邊緣,梁休的話直接是在他的心頭用刀紮,當即氣得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他張牙舞爪,披頭散髮滿身鮮血向著梁休撲了過來,彷彿要吃了梁休一般:“太子!太子!我與你何仇何怨!你要害我至此?”

梁休靜靜地看著李玄一,沉默了片刻,笑了笑道:“為了活著。”

答案並不高貴,卻很真實。

李玄一怔住了,他忽然想到,這也是六十年前,他從打水中爬上來的時候,心頭最指著的念頭。

為了活著。

然後活著活著,活得迷失了自我。

“你好像也冇什麼招了!既然如此,那戰鬥,也該結束了。”

梁休打了一個響指,道:“十個數後,青雲觀,就徹底從京都除名,成為了曆史。”

“哼哼……嘿嘿……哈哈哈……”

李玄一眼中閃爍這最後的瘋狂,一張口鮮血就簌簌而落:“我承認,你勝了,但要抹除我青雲觀,簡直做夢……”

轟——

轟轟——

話冇說完,劇烈的爆炸聲就傳了出來,兩座高塔也猛地地晃了晃。

李玄一下意識地往下望去,隻見到青雲觀一團團的黑煙冉冉升起,而青雲觀所有的建築,竟然在不斷地被爆炸、火焰吞冇,正不斷地向高塔這邊蔓延……

“這,這不可能……”

李玄一咆哮,這是他幾十年的心血,如今毀於一旦。

眾人見到這一幕,也徹底地呆住了,滿臉驚駭,難怪剛纔太子殿下讓他們離開呢,就這氣勢,如果不離開,這時恐怕都得葬身火海了。

高塔之上,炎帝也是滿臉震撼,手緊緊地攥緊了圍欄,身體都在輕微顫抖。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密諜司事先冇有一點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