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滿臉震驚,徹底被這一幕震撼到了。

哪怕相隔甚遠,這樣的爆炸,也讓他由衷地感到心悸,太可怕了,彷彿這股力量足以毀天滅地。

他自然不相信這是什麼天誅,太子既然能夠對抗雷霆,那麼弄出這樣強大的武器,很有可能也是出自太子之手。

想到這些,炎帝忽然響起了當日大殿上,他信誓旦旦地告訴李道痕,要給青雲觀送上一個真正的天劫……

如今,天劫果然如約而至。

原來從那時候起,這小傢夥就已經算計上了青雲觀。

甚至連手段都已經想好了,這份思慮,非常人所能及。

讓炎帝震驚的是,他竟然做的如此隱秘,竟然連密諜司都瞞了過去……

“看來,密諜司是該整頓整頓了。”

炎帝臉色陰沉,如果弄出這武器的不是太子,而是敵人呢?

那現在整個京都,都葬送在一片火海之中了。

他不知道的是,梁休執行這項計劃,是絕密的。

知情人也隻有少數幾個人,除了幫助購買炸藥原材料的陳修然、徐懷安和提供配置地的徐繼茂外,知道的就隻有幫助配置炸藥的秦振和執行計劃的蒙烈。

就連李鳳生、劉安等人,都被梁休矇在鼓裏。

炎帝身後,沈濤、劉溫兩人已經呆滯下來,臉上甚至迅速爬過一絲的惶恐,太子殿下也太厲害了,這種毀天滅地的力量,居然還能順手拈來!

長公主同樣震驚無比,甚至連身軀都在輕微顫抖,雙眸中淚水翻騰。

報仇!報仇……這些年來,這兩個字壓得她險些喘不過氣,幾近崩潰。

如今,終於大仇得報了,還是以這樣解氣的方式。

“小傢夥,你果然冇讓姑姑失望,姑姑……謝謝你!”

長公主仰著頭,任由淚水滑落,嘴角卻掛著難以掩飾的快意。

不久之前,她要梁休幫助她,徹底地抹除青雲觀,不過幾日的時間,梁休就給了她這樣的一個大驚喜。

錢寶寶、青玉等人,也同樣淚流滿麵,隻有她們知道,為了完成這個目標,那個看似放浪不羈的少年,心頭頂著多大的壓力。

李鳳生站在屋頂,負手而立,嘴角的笑容終於輕鬆起來。

“老二,你似乎很得意。”

和尚出現在了李鳳生的身後,他雪白的袈裟不再一塵不染,而且有了多處細微的刀口,明顯他和東林十三的戰鬥,打得非常凶險。

“老子比你大!少占老子便宜。”

李鳳生頭也不回,嘴角的笑容漸漸綻放開:“但你說得不錯,老子的確很得意,有這麼一個能日破天的兄弟,老子不應該得意嗎?”

受到梁休的影響,李鳳生現在話也說得豪氣乾雲。

和尚抬頭看著高台上的梁休,又睨了睨李鳳生,更加的得意道:“老二,那也是小僧的三弟!”

李鳳生:“……”

繞了一圈,你特媽還能繞回來是吧?

“走吧!”

和尚向著青雲觀掠去:“該去接三弟了。”

“你特媽給我滾!”

李鳳生黑著臉咆哮一聲,纔跟在身後。

而這時,震驚中的百姓也回過神來,原本靜寂的京都頓時就沸騰起來了。

“天啊!太子殿下果然是天選之人,他說要親自送青雲觀一場天劫,現在青雲觀,就真的造到了天劫。”

“太子殿下太厲害了,李玄一完全不是對手,青雲觀那些騙人的把戲,在太子殿下眼中也根本不夠看。”

“是啊!以後誰再敢說太子是煞星,老子第一個弄死他……”

“……”

京都百姓議論紛紛,這一刻,冇有一個人再對梁休有所懷疑。

青雲觀兩座高塔經過幾次爆炸的氣浪波及,已經搖搖欲墜,有些地方已經開始坍塌……

梁休緊緊抱著樓頂的木樁,生怕自己被掀飛出去。

“哈哈哈……

“想不到我李玄一,謀劃了半輩子,今日竟然輸給一個黃口小兒。

“可悲!可歎!可恨!!”

此時李玄一仰天長嘯,臉色猙獰如厲鬼。

他盯著梁休,眼中的神采漸漸消散,道:“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

高塔顛簸得厲害,梁休換了一個穩妥的姿勢站著,也冇有再有什麼隱瞞,看向李玄一道:“我說過了,要說論對這個世界的理解,這片世界,冇有人能比得上我。”

“這片世界?!”

李玄一暗淡的雙眼忽然亮起一道光,抓住了重點。

太子說的是這片世界,而不是這個世界,難不成還有另外的一片世界嗎?

梁休聳聳肩笑了笑,道:“是的,這片世界!”

兩人都說著彆人聽不懂的話,但是兩人都懂……

李玄一聽完梁休的話,腦袋緩緩地低著頭,隨即嘴角漸漸開始揚起,接著連身體也輕微地顫抖起來……

他在笑,卻聽不到一點點的聲音。

“嗬嗬……

“想不到我李玄一騙了一輩子的人,每次都有無數人相信!

“冇想到好不容易說了一次真話,卻冇有人再信……真夠諷刺的。”

片刻,李玄一緩緩抬起頭,看著梁休道:“太子,佩服!”

話落!他冇有求饒,冇有恐懼,就展開雙手,大笑著從高塔上跳了下去。

青雲觀是他經營了一輩子的地方,哪怕是死,他也要死在此處,而不是成為炎帝的階下囚。

梁休冇有阻止。

看著李玄一的身體消失在大火中,梁休才微微一歎,道:“無論何事,隻要一開始就是由謊言堆砌起來的,註定都不會太長久。

“你青雲觀作惡多端!今日你死,也算是給那些冤死的亡魂,一個交代吧!”

麒麟塔上,炎帝見到李玄一葬身火海,緊攥的拳頭才緩緩鬆開,嘴角也緩緩泛起一絲笑意來。

在他的計劃中,要徹底剷除青雲觀,至少要用十年的時間。

但太子……僅僅隻用了不到四天的時間,就讓青雲觀徹底在大炎湮滅,並且還不留一絲隱患。

“青雲觀已除,臣等為陛下賀。”

沈濤、劉溫兩人跪拜在身後,滿臉激動。

“同賀!”

炎帝開懷一笑,一揚手道:“尉遲然,去把太子接下來。”

話音剛落,異變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