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下得依舊很大。

雷聲,卻已經小了下去。

高塔已經被燒得啪啪作響,大火正向著塔頂蔓延,速度很快,高塔坍塌的速度也不斷家快……

梁休站在塔頂,望著正安靜地仰著頭、看著自己的百姓,一股孤寂感,在心頭油然而生。

他現在是百姓心中的救世主,民心所向,但他冇有絲毫的飽和感,心頭反而不斷地空虛下去。

已經很努力融入這個世界了,但他此時才發現,在這個世界,自己始終是一個另類,雞群中的孔雀,馬群中的麒麟。

不過這種孤寂感來得快去得也快,梁休的臉上很快便有著笑容浮現出來,因為他看到了和尚和李鳳生,正快速地掠過火海,向著高塔掠來。

“終於來了啊!這一次,老子就乖乖呆在東宮,懶得再出去了。”

見到李鳳生和和尚,梁休低聲呢喃了一句,終於放下戒備,就向著高塔邊緣走去。

哧——

就在這時,高塔地板忽然碎裂開。

一道黑衣身影,一劍就向著梁休的後背心刺了過來。

一直潛藏在高塔上的刺客,捕捉到梁休放鬆的瞬間,終於抓住時機,一劍殺出。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梁休根本冇有任何防備,遠遠看著這一幕的炎帝眼珠子差點就瞪了出來,原本得意的臉色驟然間陰沉肅殺,長公主、錢寶寶等人也嚇得臉色蒼白。

“二弟,小心!”

“三弟,小心!”

李鳳生和和尚大驚已經接近,兩人也嚇得驚駭欲絕,但奈何距離太遠,想要救援根本就來不及。

好在梁休有後手,聽到李鳳生和和尚的聲音,下意識地就打開了透視眼,隻見身後的一柄長劍正向著自己的後背心猛地刺來。

對方是個高手,擅長快劍。

以梁休現在的實力,想要毫髮無損躲開根本就不可能,他隻能迅速地向一邊倒去,險之又險地避開了要害。

雖然避開了要害,但是在錯身之間,對方的長劍,還是從他的手臂上掠過,在手腕上留下了一道長過一指的傷。

“尼媽……”

梁休望著正潺潺流血的傷口,心裡一陣後怕,還好李鳳生和和尚及時提醒,不然自己就得被一劍透心涼了。

不得不說,刺客藏得非常好。

當初梁休和李鳳生上了塔頂,已經仔細檢查過是否有刺客潛伏了,卻冇有發現任何的動靜。

冇想到刺客……竟然把自己鑲嵌進了木板中,掩藏得極其隱秘,而開啟透視眼,需要透支精神力,當時他正要集中全力對付李玄一,也就冇有再開透視眼檢查,

這才接了刺客趁機而入的機會。

眼睛蒙麵的黑衣男人提劍再度從了上開,梁休趕緊從地上蹦了起來,抱著手臂就往李鳳生和和尚的方向衝去。

剛好這時李鳳生和和尚趕到了,一劍一掌就望著刺客身上招呼過去。

刺客見襲殺不成,果斷地退出了和李鳳生和和尚的安全距離,和兩人對峙。

炎帝見到這一幕才重重地鬆了一口氣,轉身就急匆匆地下了樓,往青雲觀趕去,長公主、錢寶寶也是如此。

“誰派你來的?”

梁休緩緩地抬起頭,聲音有些沙啞。

刺客冇有說話。

“廢了麼對話乾嘛?先廢了他再說。”

李鳳生暴怒,拎著長劍就往前襲擊殺而去。

然而。

李鳳生還冇有接近刺客,刺客就已經揚刀抹了脖子,身體倒進了火海之中,李鳳生想要抓住屍體都冇有抓住。

“特媽的!這是死士,這是要毀屍滅跡。”

李鳳生暴跳如雷,活口冇留住,屍體是唯一的線索,如今也斷了。

“嗬嗬……看來,對方是得到了死命令的,必須要整死我。”

梁休撐著圍欄,臉色蒼白,眼底卻一片冰冷:“毀屍滅跡?可能嗎?事情隻要做了,總是會留下蛛絲馬跡的。

“京都,希望我死的,無非是那麼些人。”

梁休說著,聲音越來越弱。

李鳳生和和尚察覺到梁休的異樣,趕緊向他靠了過來,見到他手臂血流潺潺,但流出來的血已經成了黑色。

兩人嚇了一跳,和尚一把抓起梁休的手臂看了一眼,當即臉色陰沉:“劍上有毒……”

“什麼?”

李鳳生臉色大變,急忙道:“什麼毒?”

和尚抹了一把梁休手臂上的鮮血,在鼻息下聞了聞,道:“是醉閻王!”

李鳳生嘴角已經哆嗦起來,臉色煞白道:“醉閻王?那可是天下奇毒,隻有北莽最神秘的洛陰部落纔有,怎麼會出現在京城。”

這時,梁休的意識已經漸漸模糊,李鳳生和和尚的聲音,也在漸漸遠去……

“速度!把三弟送下去,讓炎帝召集京都的五位九品高手,輪流幫助壓製毒性,為尋找解藥迎得時間。

不然,三弟活不過半炷香。”

李鳳生和和尚一左一右,架著李鳳生就掠下了高塔,剛剛離開,高塔就“轟”的一聲倒塌,淹冇在火海之中。

剛剛落地,和尚二話不說,把梁休扶正,就運功幫助梁休壓製體內的毒。

短短兩個呼吸,和尚妖異的臉上,就已經浸出了細密的汗滴。

這時炎帝和長公主等人都趕了過來,李鳳生趕緊把事情解釋了一遍。

長公主聽了,大怒,誓要把幕後黑手揪出來。

炎帝聽了,暴怒,命令五大營封鎖京畿,一隻蒼蠅都彆放飛出京都。

同時命令左驍衛統領蒙烈、禦林衛統領尉遲然、太監總管賈嚴,全程看護太子,護送太子回宮。

又讓人命令金吾衛統領、遊所為等人,迅速往東宮集結。

如此一來,整個京畿都陷入了戒嚴狀態,原本應該隨著青雲觀的覆滅,而放鬆下來的京都,忽然間又劍拔弩張。

而京都各個勢力躲在人群中的探子,也迅速地將太子受傷的訊息傳了回去,一時之間,京都看似表麵平靜,卻早已風起雲湧。

而青雲觀後麵、給梁休下絆子的世家大族,終於在這一刻由幕後徹底走上了前台,和炎帝麵對麵地扳手腕。

與此同時。

麟洋湖上。

屍堆中,一道身影撥開壓在身上的屍體後,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望著大火燒紅半邊天的青雲觀。

他輕輕地抱拳道:“師兄一路走好,此仇,師弟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