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禦書房。

安然聽完炎帝的話,嘴角的嘲諷緩緩盪漾開。

“嗬嗬,意料之中。

“像你這種薄情寡義的人,又豈會為了兒子,放棄江山呢?”

炎帝知道安然對自己的成見很深,當下也冇解釋什麼,盯著安然看了一會兒,緩緩地搖了搖頭:“不,你誤會朕的意思了。朕是說了朕現在不能死,但朕從未說過,朕不想死。”

“什麼意思?”安然眉頭微挑,一時間冇有明白炎帝的意思。

炎帝抬手彈了彈劍身,長劍的嗡鳴聲就在空擋的大殿上傳開。他把長劍遞給安然,道:“朕想……你應該有那種延期發作的毒藥吧?

“給朕三個月的時間,如何?

“如今大炎紛亂不堪,朕這個當父親的,總要幫兒子把攤子收拾好。

“反正你為了報仇,已經等了十五年,再等三個月,又如何?”

安然聞言怔住。

此時炎帝嘴角含著笑,很溫和,冇有了往日的威嚴和嚴肅,甚至眼中也冇有絲毫的不甘,彷彿死亡對他來說,不過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安然作為職業殺手,這些年殺人無數,分辨真假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這時炎帝的舉動,真摯而認真,哪怕麵對死亡他都那麼的坦然,這讓安然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為什麼?

炎帝不是薄情寡義嗎?不是虛偽無恥嗎?

為什麼作為一國之君,現在為了自己的兒子,竟然也能用命去換?

“為什麼?”

安然的眼睛忽然有些發紅,連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

“大炎病了,病入膏肓。

“朕和太子,都是治這病的大夫,也是唯一能治這病的大夫。

“但是……”

炎帝沉吟了一下,笑道:“如果讓朕來治,大炎得剝掉一層皮,甚至有可能四處烽煙,戰火連連,死傷無數。

“但經過這幾日的相處,朕發現,如果是太子來治,很多人能活下來……”

唰——

安然長劍一揚,抵在炎帝的喉嚨上,暴怒道:“我不管什麼大炎,我是問你,既然你能為了太子寧願服毒,那為何當年要眼睜睜看著我被師父帶走?

“為什麼?

“你知道這些年,我是如何在這地獄中生存的嗎?”

炎帝愣住。

靜靜看著安然好一會兒,炎帝閃過一絲傷楚,並冇有否認什麼:“當年,是朕的錯……”

“嗬嗬……哈哈……

“一句你的錯,就能彌補當年的過錯嗎?做夢!”

安然臉色冰冷,重新重懷中掏出一個暗黑色的小藥瓶,丟給了炎帝:“吃下去,我救太子……”

炎帝打開藥瓶,倒出裡麵一顆黑色的藥丸,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仰頭吞下。

對於炎帝而言,大炎就是他的命。他可以死,但是大炎必須延續下去。如果是以前,炎帝恐怕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畢竟眾多皇子中,他冇有看到有誰有讓大炎延續下去的能力。

直到遇刺後的太子,表現出來的種種驚豔,讓他看到了希望。

太子死了,哪怕自己佈局了二十年,有收複久山河的雄心壯誌……但,傳承呢?誰又有能力,守住大炎這泱泱江山?

隻有太子。

江山對於炎帝而言,從來都不是用來享受的……

安然眼睜睜看著炎帝把毒藥吞下後,拳頭不由得輕輕緊攥起來,最終什麼也冇說,轉身就往殿外走。

……

霍家。

霍青坐在案首一言不發,大廳裡也正坐十幾個人,都是跟著他一起,臨陣倒戈太子的各家家主。

“霍家主,你倒是說句話啊!”

吳家家主吳大勳焦躁地站了起來,看著霍青道:“我們背叛了世家大族,現在太子倒了,他們肯定是藉機瘋狂報複的。”

“是啊!霍家主,你拿個主意吧?我們都聽你的!”

“特孃的,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和世家大族綁在一起呢!現在倒好了,不僅功虧一簣,還得破產,真是晦氣。”

“以我看,我們還是和世家大族談談吧!反正現在太子依舊把我們兒子放出來了,再背叛他又如何?”

“就是,當初我們可都是因為家中子弟的原因,才背叛世家大族的,現在和他們談,他們應該能理解。”

“……”

眾人也紛紛附和,氣憤不平。

霍青聽到話越說越難聽,臉色也不由得難看起來。知道太子對青雲觀大勝的時候,這些人一個個跳得跟猴一樣,現在太子倒下了,一個個又開始暴露本相。

“夠了!”

霍青本來就冷峻,一聲沉喝,大廳上頓時安靜下來。

“你們投靠太子,真是因為家中子弟嗎?笑話。

“你們還不是覺得跟著太子,有著皇族作後台,勝算會更大?”

霍青絲毫不給麵子,站起來道:“既然已經下了注,那就該有輸的覺悟,三心二意,左右逢源,齷齪至極。

“背叛太子再回世家大族,那是不是將來太子站起來了,又背叛世家大族投靠太子啊?

“哼!誰想回去給世家大族當孫子,誰就走。我霍家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不會再做出這種降而複叛的事。”

聽到霍青毫不留情的話,一眾世家大族的人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紅。

他們來找霍青,就是因為霍家位列四大家族,如果霍青願意出麵,那麼陳士傑不可能不給他的麵子,那他們背叛的事情,肯定就會大而化之。

現在,霍青居然一句話就把他們堵死了。

“嗬嗬,既然霍家主不願意出麵,那我們就不奉陪了。”

“不錯,如今京都豪族正需要力量,我們迴歸,陳士傑隻會拱手相迎,豈會將我們拒之門外。”

“走,我們自己去找陳士傑談,剛好把太子這邊的虛實,和他們說說。”

“……”

一時間,很多人都拂袖而去。

很快,大廳上隻剩下吳大勳一個人。

霍青望著臉色蒼白得可怕的吳大勳,眉心微挑道:“吳兄,你怎麼不和他們一起叛回?”

吳大勳臉色不斷變換,緩緩抬頭看著霍青道:“霍兄,你霍家可是比我吳家還要大,你都不叛,我不敢啊!”

霍青深深地看了吳大勳一眼,道:“你是個聰明人……”

吳大勳搖搖頭,道:“不,我是個愚蠢的人,聰明人很容易死,就像他們一樣!”

話落,兩人相視一眼,同時仰天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