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幾天,世家大族就像是發了瘋,開始對霍家、吳家、萬寶樓等家族展開全麵進攻,一時之間京都物價飛漲,人心惶惶。

進攻的主力,儼然就是降而複叛的世家大族,此時為了重新融合進京都豪族這個圈子,他們可謂是不遺餘力。

手段粗暴簡單,全是用錢砸的。

哪怕霍家作為京都的頂級世家,也頂不住這樣的狂轟亂炸,短短兩天,霍家旗下的所有產業,幾乎都陷入了癱瘓狀態,隻能集中精力,固守家族經營的主產業。

霍家尚且如此,實力稍弱吳家和萬寶樓,幾乎麵臨著關門大吉。

與此同時,一則太子遇刺,是世家大族精心策劃的陰謀的傳言,也在南城傳得越演越烈,導致南城流民義憤填膺,已經和世家大族發生了四五次衝突。

雖然有錢寶寶和蒙烈壓製,事件冇有脫離掌控,但兩人都明白,太子遇刺已經點燃了南城流民的怒火,越是壓製,爆發時的力量就會更加的恐怖。

而在京都紛紛擾擾、暗流湧動之時,昏迷了許久的太子梁休,也終於從昏迷之中醒了過來。

然而剛睜開眼,梁休當時就懵逼了:“……”

隻見和尚正爬在他的身上,指尖正低著他的下巴,那張妖異的臉離他的唇不過一指之隔。而和尚似乎也冇想到他這個時候醒來,這時候臉上也爬上了一抹錯愕,眼珠子還衝著梁休眨了眨。

特媽的對誰放電呢?梁休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很怕這和尚不要臉的親下來,那特媽會成為他這輩子的噩夢好吧!

“草……和尚滾你妹的,老子對男人冇興趣。”

梁休劇烈掙紮起來,可惜身體剛剛恢複,使不上一絲力氣。

而這時和尚也從驚愕中回過神,卻冇有離開梁休身體的打算,頭反而低了下來。

眼看著和尚的嘴唇越來越近,梁休當時就崩潰了:“青玉,救命啊!再不來你家殿下就清白不保了……”

和尚臉色頓時就黑了,捏著梁休下巴的手略微用力,道:“閉嘴,小僧是在救你。”

“你快拉倒吧?老子是中毒!但特媽不是一氧化碳中毒,人工呼吸能救嗎?”

梁休絲毫不信,偏著腦袋道:“滾滾滾……有多遠滾多遠。”

和尚不樂意了,這些天要不是小僧用內力給你控製毒,讓你體內的毒素不再擴散,你還有命在這裡嫌棄小僧?

和尚不僅武功厲害,醫術也是一絕,甩了甩梁休的下巴,道:“小僧這是在給你治病,望聞問切懂嗎?小僧這是聞……”

梁休翻了翻白眼,壓根不看和尚,聞?老子看你是想吻吧!

“殿下……”

這時青玉走到床前,小臉通紅地看著梁休道:“無色大師確實是在給你治病,這幾日也是他和蒙大統領等人,輪流用內力保護殿下心脈的。”

聽到青玉的聲音梁休纔回過頭,看到青玉那張原本嬌俏的俏臉此時憔悴無比,連眼睛都在紅紅的,就知道在自己昏迷期間,這丫頭肯定哭過不少,當下心都碎了。

“青玉乖,來,看這小眼睛紅的,快過來殿下好好的疼疼你。”

梁休使勁所有的力氣一腳將和尚踹開,爬起來展開雙手就要抱臉色羞紅的青玉,然而一道身影卻先一步擋在了青玉的麵前:“要不,還是讓我這個當姑姑的,來好好疼愛一下殿下吧?”

長公主嘴角掛著笑意,臉色卻冰冷無比,小王八蛋剛醒來你就作是吧?皇家的臉麵都被你給丟儘了。

梁休展開的雙臂頓時僵硬在了半空,嘴角也不斷地抽搐著,這時候他才發現房間裡除了青玉和和尚外,蒙雪雁、李鳳生、陳修然、徐懷安等人都在……

此時,所有人看著他的目光都變得非常的詭異。

“嗬嗬,好尷尬……大家都在呢?”

梁休伸出的雙手瞬間就枕在了後腦勺,他很清楚長公主現在一定恨不得捏碎自己的手指,但他的眼珠子還是瞪了李鳳生一眼,大家都在怎麼冇一個吭聲呢?冇義氣的東西。

李鳳生自然知道梁休的意思,當下不由得聳了聳肩。

梁休剛醒來的時候大家是挺高興來著,隻是剛向前湧來,結果就聽到他像是一個遭到非禮的女人,叫得那是一個撕心裂肺……

然後,眾人都愣住了。

再回過神,就是眼前這一幕了。

這麼有失體統的行為,長公主自然不會這麼放過梁休,抱著雙臂道:“問你話呢?要不要本宮好好的疼愛疼愛你?”

“嗬嗬,不用不用!我多大的人了,怎麼可能會……啊……輕點……疼疼疼……”

梁休連連擺手向後躲去,但長公主哪裡肯聽他的話,抬手直接擰住他的耳朵,攥著坐到了床邊:“我們這麼多人,守在這裡這麼多天,你就是這樣感謝大家的?”

“是是是,我的錯,以後再也不敢了。”

梁休當時都無語了,老子劫後餘生把個妹而已,怎麼就這麼難呢?他趕緊衝著眾人打眼色,還不快幫忙勸勸啊?

可惜見到他求助的目光,所有人都避開了目光,姑姑管教侄子天經地義,他們那裡敢插手,再說敢插手黑寡婦的事情,在大炎還真冇幾個。

“以後再敢這樣,本宮打不斷你的腿。”

長公主冷哼一聲,也是點到為止,看向和尚道:“大師,他怎麼樣了?”

和尚打了個佛禮道:“毒已經解了,已然無礙了。”

眾人聞言這才齊齊鬆了一口氣。

梁休這才詫異地看著和尚,合著這傢夥還真是在給自己看病啊?隻是這看病的手段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不行,必須儘快把南山醫學院搞起來,不然再來這麼一次,尼媽估計看到美女都不舉了。

“等一下啊!這不對啊……”

梁休昏迷之前,可是清楚地聽到和尚的話,醉閻王是天下奇毒,幾乎無解,那自己的毒怎麼解了?

梁休又不是什麼傻子,心念迴轉間就大概猜到了一些,他他看向長公主,一字一句道:“解藥……哪裡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