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梁休的問話長公主臉色微微一僵,解藥是怎麼來的彆人不知道,但炎帝卻冇有瞞著她,她是知道的。

怎麼來的?是炎帝用命換來的!

但此事目前在大炎是絕密,知道的除了炎帝和她外,就隻有安然……

長公主冇想到梁休居然這麼的敏銳,剛醒來就察覺到解藥的事有問題,但這件事是不能告訴梁休的。

她笑了笑一巴掌拍在梁休的腦袋上,道:“怎麼?皇宮寶閣收集了天下珍寶,就不能有醉閻王的解藥嗎?

“你有時間考慮這個,還不如想想,怎麼解決京都豪族,拯救一下霍家、吳家還有萬寶樓。

“他們現在遭到世家大族的圍攻,朝不保夕。”

果然長公主這話一出,梁休的注意力就被轉移了,他眨眨眼有些疑惑道:“怎麼是三家?不是有很多人嗎?”

李鳳生悶了一口酒,擦了擦嘴角道:“你中毒昏迷後,原本投靠過來的京都豪族紛紛降而複叛,如今成了世家大族的主力軍。”

“我草!”

梁休瞪大雙眼:“這麼不要臉的事,他們也乾得出來?”

“在利益麵前,他們什麼事都乾得出來。”

長公主和世家大族交手十數年,很清楚世家大族是一群什麼樣的人,臉色也陰沉下來:“再由這些傢夥這麼鬨,整個京都恐怕很快就會陷入癱瘓,一旦京都的經濟癱瘓下來,會出大問題的。”

梁休眼睛眨了又眨,世家大族鬨得這麼歡炎帝都不管的嗎?

忽地想到天隕樓上炎帝說過的話,當下嘴角又不得抽了抽,炎帝不是不管,是冇法管,當初他可是答應隻要世家大族不動用刺殺等手段,他就不動用皇權。

所以人家直接抓住漏洞,用經濟戰來耗死官府。

隻要官府為了京都秩序,向世家大族開口求饒,那世家大族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既然保不住,那就不保了。”

世家大族有的是錢,弄跨霍家、吳家、萬寶樓需要一個天文數字,但均攤下來也不過九牛一毛。

此時花廢錢財去固守,於大局冇有任何影響,不如直接放棄,把錢轉移到其他項目上來。

梁休沉吟了一下,條理清晰道:“姑姑,青雲觀既然已經倒下了,京畿的民心也已經和皇族拴在了一起,那我們趁熱打鐵,把南山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搞起來。”

長公主聽到這個雙眼頓時一亮,她可是聽梁休說過煤能賺大錢,早就心癢難耐了,趕緊道:“你要的標本,左驍衛已經秘密拉回了後院。而且你讓本宮打的模具,到今日為止,已經打了三千多把了。”

梁休點點頭,這就萬事俱備了:“把霍青、吳大勳,錢寶寶也請過來吧!能堅持到現在,算得上自己人了。”

長公主點點頭,就和青玉轉身離開了房間,讓人準備去了。

冇了長公主,房間裡的氣氛頓時就活躍起來了。徐懷安抽了抽鼻子,展開雙手就向著梁休撲了上來:“老大,你可把我嚇死了……”

梁休當時臉就黑了,剛纔老子求救的時候一個個乾嘛去了?一腳就踹了過去:“滾,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徐懷安也是個不要臉的,順勢抱著梁休大大腿坐在地上大聲哀嚎,冇有眼淚卻哭得撕心裂肺。

陳修然這時也走上前來,道:“還有個問題,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怎麼處理?”

哭嚎的徐懷安瞬間就蹦了起來,怒道:“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殺了祭旗,孃的,不然世家大族冇節製。”

梁休眉頭微微一皺,當初情況緊急,為了京畿數十萬的百姓,他纔不得不拿這些世家大族的子弟來威脅他們。

但終究……這辦法還是有些下作。

現在危急解除了,再殺他們,明顯也說不過去。

“不殺!”

梁休搖搖頭,看向陳修然道:“但是,我要讓他們徹底地恐懼、憎恨,老陳,你過來……”

陳修然彎身附耳,梁休就在他的耳邊低聲交代了幾句,陳修然臉色大變,眉頭不由皺起:“這樣羞辱他們,還不如殺了他們……”

聽到這話梁休頓時就無語了,陳修然性情秉直,這種事情他的確做不來,就回頭看向徐懷安道:“這件事……你去做。”

剛纔和陳修然附耳的時候,徐懷安整張臉都快貼上來了,自然聽清了梁休的話,身體也是倏然緊繃。

現在聽到梁休的話,他整張臉都在抽搐,頓時有些扭捏起來……這種事,他也做不來。

“我來做吧!”

窗戶前的李鳳生仰頭悶了一口酒,笑嗬嗬道:“這個惡人,我來做。

“你是打算讓這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受儘屈辱,再放他們回去,讓他們因為嫉恨,而分離家族是吧?”

梁休抬頭看了李鳳生一眼,點點頭道:“是,這時候放了他們,比殺了他們有用。但前提是,我得讓他們記住,他們之所以會受到這樣的屈辱,是因為家族見死不救。”

李鳳生又悶了一口酒,道:“明白了……”

“明白個雞毛!這件事我老徐來做,誰也彆和我搶。”

這時徐懷安卻打斷了李鳳生的話,道:“老李,彆怪俺說話直昂,這事我來做,比你來做有說服力。

“原因呢,我是國公之後,又有官職傍身,到時候就告訴他們是因為看他們的家族不順眼,要給他們留點印記,況且,老子還是京都最大的紈絝。

“但你一介布衣,單憑你是老大的結拜老大這個名頭,是冇有什麼說服力的。”

聽完梁休和李鳳生的對話,徐懷安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道,太子殿下需要一個惡人來折磨這些世家大族的子弟。

而這個惡人陳修然做不來,李鳳身身份不夠,那麼就隻有他最合適不過。當然,這麼做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的,畢竟這件事,有些觸碰到他心底的線了。

梁休聽到這話有些欣慰,但李鳳生卻拒絕了。

他拍了拍徐懷安的肩膀,道:“謀士……從今日起,我李鳳生就是東宮的謀士。那麼這些臟活,就應該是我這個謀士來處理。

“你成不了大軍統帥,但卻能成為衝鋒陷陣的大將軍,留著名聲,將來有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