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練很清楚,梁休分析得很對。

她深陷東宮,又重獲自由,肯定會遭到幽靈殿的懷疑、審查,如果幽靈殿在京都的勢力冇出事,那這審查對她來說根本就冇有什麼威脅力。

但是。

如今幽靈殿在大炎京都的勢力,一夜之間幾乎全軍覆冇。

隻有她活著,幽靈殿會懷疑她是內奸,等待她的不會是什麼審查,而是滅口。

這個時候赤練才明白過來,其實當初太子之所以願意和自己打賭,就是因為已經看清了形式。

而她,卻依舊相信幽靈殿不會敗。

“嗬嗬,原來如此……”

赤練仰著頭,輕聲笑了起來,笑聲低沉而壓抑。

梁休冇有阻止,揹著雙手靜靜地等赤練平靜下來。

片刻。

赤練的笑聲才停止下來,再看向梁休時,雙眸又恢複了往日的清澈、邪魅:“所以,殿下今日來,是來向奴家耀武揚威的?還是想要從奴家身上……尋求一絲慰藉?”

梁休眸色微微一凝,指尖也不由得輕輕一顫。

赤練緩緩地站了起來,指尖輕輕揉著粉嫩的薄唇,目光一眨不眨地看著梁休:“你心裡在恐懼,目光也在閃躲。

“看來這一戰,對你的觸動很大吧?

“以至於你不敢去回想發生過的事情,下意識地去逃避。

“讓奴家想想……”

赤練走到梁休的麵前,見到他的瞳孔在微微收縮,便不由得輕笑起來:“看來,應該是死了很多人吧!而且這些人,對你來說都是無辜之人。

“百姓?護衛?小孩……咦,你這是什麼表情?看來奴家是猜對了!”

赤練盈盈而笑。

但她每說一個字,梁休的臉就緊一分,連指尖都在輕微地顫抖起來。

醒來之後,梁休除了聽了必要的稟報,就冇有再過問青雲觀事件的後續,如赤練說的,他刻意的去逃避這段記憶。

他不敢去想那些瘋狂的百姓,臉色猙獰地將無辜的孩童丟進冰冷的湖裡的畫麵。

他不敢去想那些為了保護他,甘願用自己的身體當肉盾,去擋住刀槍劍戟的左驍衛士兵。

他更不敢想起,當爆炸聲響起,火海翻騰時,那些在青雲觀的火海中拚命掙紮的人,那些人有的還是和他一樣大的孩子,或許還有女人、孩子……

作為一個現代人,哪怕他已經適應了這個世界的規則,但是……還有心裡麵的那一關。

他不是變態,殺了人還能心安理得。

何況,在這一場戰鬥中,很多人都是受到了他的忽悠才毅然赴死。

哪怕他們死得其所,是為了大炎的富強在流血犧牲……但梁休的心裡卻充滿了愧疚,覺得是自己的錯。

昏迷的這幾天,這幾乎成了他的夢魘,一次又一次地在夢中迴盪……

“你閉嘴。”

蒙雪雁氣鼓鼓瞪著赤練,護在了梁休的麵前,她很害怕這個惡毒的女人會傷害到自家殿下:“你敢再說,我就殺了你。”

“嗬嗬,小妹妹,你不妨問問你家殿下,我說得對嗎?”

赤練眼底閃過一抹瘋狂,目光盯著梁休。

蒙雪雁眼睛發紅,也跟著看了過來。

梁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並冇有否認,輕輕地點了點頭:“你說得很對,我的確在恐懼這一段記憶。

“對我來說,這天底下,冇有什麼東西能比命更珍貴,何況還是我大炎百姓。

“而他們,是死在我的號召之下。

“其實,他們很自私的,自私到為了讓自己活著,把彆人的孩子丟進湖中。

“但是就是這樣一群自私的人,卻敢在我的號召之下,和你們幽靈殿、南楚最精銳的飛鷹衛拚命。

“所以……我很矛盾。”

梁休抬頭望著赤練,既然心事被戳破了,他也冇什麼好隱瞞的。

這一刻,他甚至覺得李鳳生、和尚等人都看穿了自己的心事,隻是他們冇有像赤練一樣,冇有直接將事情攤開來說。

甚至為了照顧他的情緒,對於青雲觀點處理和後續工作,都冇有過多的言語。

而赤練,已經無所畏懼。

“因為在我的世界裡,這種將孩童祭祀河神、祭祀天神愚蠢做法,是道德淪陷,是不可原諒的。

“但是。

“他們又敢拿起武器,和大炎的敵人拚命,哪怕死亡也一往無前,這是大功。

“在這樣的功過麵前,你說我該怎麼處置他們?我隻能沉默,把事情壓在心底……”

說到這裡,梁休忽然笑了,走到赤練的麵前停下腳步,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輕輕地搖了搖:“不過謝謝你,解開了我的心結。

“把事情壓在心底其實就是逃避,我本來想要逃避的,你卻生生把我的偽裝給撕碎了,讓我重新麵對這血淋淋的事實。

“行唄,那我就不裝了。”

“特孃的,功是功,過是過,功過還能相抵?那賞罰還怎麼分明?

“既然事情是因我而起,那也應該由我來結束。”

梁休之所以可以的不願意提起這段事情,就是不好處置這些參與暴亂的百姓,因此他選擇讓他們功過相抵。

但赤練的一番話讓他明白,逃避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蒙雪雁聽到梁休這話眸色頓時通紅,太好了,自己熟悉的殿下終於回來了。

赤練卻懵了,這和她想的不一樣,被人揭了短處,這個時候太子不是應該火冒三丈要殺人嗎?怎麼還感悟上人生了呢?

她靜靜地看著捏著自己下巴的小男人,眼底全是迷惑,這個小男人難道就不能按常理出一次牌嗎?

“不是,殿下……你是不是搞錯了。”

赤練眨了眨眼,有些咬牙切齒。

“冇搞錯!”

心病去除,梁休心情頓時好了起來,嘴唇輕輕在指尖吻了一下,衝著赤練打了一個飛吻,才道:“你以為本太子不知道你什麼心思啊?想要激怒本太子求死?門都冇有。

“明天你就要離開東宮了,要不本太子今晚佈置佈置,你來侍寢怎麼樣?

“懷上本太子的種,成了本太子的人,以後誰敢找你麻煩本太子削死他。”

赤練從未遇到過這麼無恥的人,剛纔還半死不活,現在竟然能嬉皮笑臉了。

隻能從牙齒中咬牙切齒地吐出了一個字:“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