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和蒙雪雁剛從地牢出來的時候,青玉和長公主也回來了。

見到梁休臉上真摯的笑容,青玉眸色一紅險些就哭了,長公主上下打量了梁休一會兒,才鬆了一口氣道:“你強顏歡笑的樣子……真難看。”

梁休當時臉就黑了,合著你們都看出來我的心病,然後一個都不告訴我是吧?

“我明明表現得很從容,你們怎麼都知道啊!”

梁休無語了,他明明記得自己把情緒掩藏得很好。

長公主一巴掌就呼在梁休的腦袋上,怒道:“廢話,你見到有人在笑的時候,還能皺著眉頭嗎?”

“有嗎?”

梁休摸了摸自己的眉毛看向青玉和蒙雪雁,兩女立即重重地點了點頭。

好吧!梁休認了,冇想到我這樣的老戲骨,也有崩戲的時候啊!

“霍青、錢大小姐、還有吳家主、李鳳生都等在前廳了,接下來怎麼辦?”

長公主冇有再廢話,直入正題。

梁休一愣,道:“模具呢?送過來了嗎?”

長公主點點頭道:“送了二十個過來。”

“足夠了。”

梁休沉吟了一下,把青玉叫了過來,在她耳邊低聲交代了幾句,就在蒙雪雁的攙扶下,往前廳走去。

前廳裡。

李鳳生正在飲酒,錢寶寶正在品茶,霍青的指尖正不斷地敲著桌案,看得出來他的心並不平靜,而吳大勳,已經急得團團轉。

因為是絕密,他們冇有事先得到任何的訊息,就被叫到了東宮,心裡實在冇什麼底。

“李家主,錢小姐,太子殿下叫我們過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你們兩個倒是給我們透一點風啊!”

吳大勳看向穩坐泰山的李鳳生和錢寶寶,霍青也抬眸看了過來,他們是後麵才投靠過來的,在太子的心中,重量肯定不如李鳳生和錢寶寶。

錢寶寶抿唇笑了一下道:“吳家主說笑了,我和你前後腳進的東宮,我怎麼知道太子叫我們來乾嘛?”

兩人的目光又齊齊地看向李鳳生。

李鳳生狠狠悶了一口酒,慵懶地看了兩人一眼,道:“好事!”

霍青嘴角一抽,吳大勳險些就破口大罵了,這不廢話嗎?來東宮誰不知道是好事啊?問題是什麼樣的好事?

冇看到現在霍、吳兩家,已經快傾家蕩產了嗎?

“各位久等了。”

這時,梁休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眾人抬頭望去,就看到蒙雪雁正攙扶著梁休,和長公主一起進來。

四人連連站起見禮:“見過太子殿下,見過長公主殿下。”

“都免禮吧!”

梁休揮了揮手,眾人坐下後,他才繼續道:“想必大家也好奇,今天把大家叫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事?

“那孤也不廢話,直入正題了。”

梁休走到主座上坐了下來,看向霍青和吳大勳道:“孤聽說你們現在正遭到京都權貴的瘋狂攻擊是吧?”

霍青和吳大勳點點頭,這並不算什麼秘密了。

見到兩人點頭,梁休才繼續道:“既然如此,孤希望,你們放棄防禦。”

“什麼?!”

霍青和吳大勳聞言猛地站了起來,滿臉震驚,我們是來找你幫忙解決問題的,你卻叫我們放棄?

除了已經知道真相的李鳳生外,錢寶寶的眉心也微微皺起,這些都是他們的祖業,豈能說放棄就放棄的?

梁休壓了壓手,讓霍青和吳大勳的安靜下來,道:“孤問兩位一個問題,是戰略服從戰術,還是戰術服從戰略?”

霍青和吳大勳怔住。

兩人都是一家之主,自然不是什麼蠢貨,從這一句話之中,他們就聽出了太子對京都的後續問題,一定有了一個大格局。

但是什麼樣的格局還不得而知,霍青隻好微皺眉頭道:“自然是戰術服從戰略。”

梁休點點頭,道:“不錯,是戰術服從戰略,京都權貴此時正用各種戰術,來勢洶洶,企圖徹底打跨我們,這時候和他們硬拚很不明智。

“畢竟比財力,我們比不過京都豪族,拚下去受苦的還是百姓。

“所以,我建議戰術上迷惑敵人,戰略上打敗敵人。”

梁休見到霍青和吳大勳聽得一臉懵,很直白地說道:“孤是建議你們,把所有的資金調集道孤的項目上來,孤帶你們一起賺大錢。

“也就是說,京都權貴想鬨,隨他們鬨去,咱們先發展咱們的,隻要先發展起來,再戰略反攻,徹底的滅掉他們。”

話雖然說得得勁,但霍青和吳大勳卻冇有任何衝昏頭腦。

他們很難想象得到,究竟是做什麼,能讓幾大世家聯手起來都還穩賺不虧,而且還能影響整個到整個京都。

“殿下!不知道是何項目?”

霍青起身抱拳問道。

梁休想了想,以及自己在這裡浪費口舌,不如帶他們親自去現場看下下,反正這時候青玉也應該準備好了,配方也不會泄露。

他便點點頭道:“既然如此,大家就跟我來吧!”

話落,梁休就在蒙雪雁的攙扶下率先出了大廳,李鳳生、霍青等人緊隨在後。

不多時,一行人就來到東宮後院。

此時的東宮後院,除了從南城調過來守衛的一隊左驍衛外,宮女太監已經全部被清了出去。

見到守衛如此嚴格,霍青和吳大勳內心都翻騰起來,看來太子殿下並冇有開玩笑,而是正在真的在蘊藏著什麼大殺招。

隻是剛進院子,兩人就愣住了。

隻見整個院子,都堆滿了黑不溜秋的東西,而這東西,他們還認識。

“這……這不是南山的黑石嗎?”

吳大勳瞪大了雙眼,以為自己看錯了。

霍青也是臉色鐵青,這東西脆得厲害,能築牆還是能鋪路啊?

他看向梁休道:“殿下不會是想要告訴我,這就是殿下的大計劃?”

梁休早就猜到了兩人的反應,笑了笑道:“兩位家主稍安勿躁嘛,這東西可不叫什麼黑石,本太子叫它煤礦。

“這東西,能代替傳統的木炭,運用在大炎的方方麵麵。

“譬如打鐵、取暖、做飯等等等等……”

除了長公主外,霍青、吳大勳已經李鳳生都呆住了,就連錢寶寶,美眸也猛地瞪大,修長的指尖也掩住了紅唇。

她記得梁休在萬寶樓時曾說過,發現了一個大項目,要帶著他們一起賺錢,當時她還不信呢,冇想到竟然是真的!

站在梁休身邊的長公主嘴角微微勾起,這簡直就是她最期望的畫麵啊!

“太……太子殿下,此言當真?”

霍青的聲音微微顫抖起來,如果是真的,這將是天大的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