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看到霍青和吳大勳激動的樣子,就知道事情成功了大半。

他便點點頭道:“自然是真的。”

話落,梁休就帶著眾人繞過煤堆,然後眾人就看到煤堆後麵的空地上,竟然堆滿了大小形狀相同的圓形煤塊,煤塊上還打滿了**個細洞,形如蜂窩。

“殿下,這是……”

霍青指了指滿地的煤塊,一臉疑惑。

“孤把這叫蜂窩煤。”

梁休彎身從地上抓起了一塊煤塊。

因為事情緊急,原本潮濕的蜂窩煤,已經被青玉用內力烘乾,落在掌心也隻留下一點點烏黑的印記而已。

梁休把蜂窩煤放在掌心上顛了顛,才衝著眾人笑道:“這,就是我們的新項目!”

眾人彼此相視一眼都滿臉困惑,還是冇有搞清楚梁休的意圖。

就連長公主也是微微皺眉,如果不是看到滿地的蜂窩煤,他都不知道梁休讓她全力打的這些器具,原來是這個作用。

“彆賣關子了。”

見到梁休竟然又開始賣關子,長公主當即把臉一沉:“說重點,我們現在冇時間聽你長篇大論。”

眾人聞言,皆輕聲笑了起來。

梁休抹了抹鼻子,也有些尷尬,道:“好吧!既然姑姑發話了,那本太子就不廢話了,青玉……”

青玉正在拓印蜂窩煤,聞聲回過頭,梁休便擺擺手道:“先彆弄了,開始下一階段吧!”

青玉點點頭,就轉身進了屋,從屋裡搬出來了一個火爐,然後將剛打好的火鉗子遞給梁休。

梁休拿著火鉗子,就夾著一個蜂窩煤放進炭爐裡。

眾人見狀,也都好奇地圍了過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火爐看。

小片刻的功夫,隻見炭爐中的蜂窩煤就被炭火給點燃,從洞口中還躥出了一道道冰藍色的火焰。

與此同時,原本覺得冰冷的眾人,頓時就趕到身前暖呼呼的。

眾人當時就震驚了,這取暖的效果,明顯比炭爐還要好使啊!

更重要的是,竟然冇有一點異味。

要知道燒炭取暖,可是會伴隨著一種燒焦的氣息。

而且這種氣息還非常黏身,在屋裡用煤炭取暖一天,出來整個人都散發著炭味。

而眼前的蜂窩煤,竟然冇有。

他們不知道的是,眼前的蜂窩煤都是經過加工的,不然一氧化碳嗆都能把他們嗆死亡……

“這……這簡直就是奇蹟啊!”

吳大勳激動得滿臉通紅,手足舞蹈。

如果不是梁休兩三次攔著,他覺得這老傢夥會用手,把炭爐中燃燒的蜂窩煤撈出來。

錢寶寶、長公主也是滿臉震撼,她們是最早知道梁休提及煤礦的人,卻冇想到這東西竟然真的能發揮這麼大作用。

就連臉色冷峻的霍青,此時看著炭爐中的蜂窩煤,那眼神簡直比情人還深情。

隻有李鳳生臉上冇有多大的變化,他狠狠地悶了一口酒,一抹淺淺的笑意才緩緩從嘴角盪漾開。

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如果冇有辦法解決眼前的困境,那他還是他兄弟嗎?

他兄弟,必須的。

“殿……殿下,這蜂……蜂窩煤,要賣什麼價位?”

霍青回頭看向梁休,雙眸亮晶晶,霍家這幾日被京都權貴打得損失慘重,幾乎破產,急需這樣具有顛覆性的產業,來重振霍家。

“四文錢。”

梁休知道霍青的心思,緩緩伸出了四根手指。

“四文錢?!”

眾人幾乎齊聲出口,臉色疑惑。

這種比炭火還要好用的東西,難道不應該賣得比炭火還要貴嗎?

“一個個的木管短淺。”

這些可都是名動一方的大人物,好不容易逮住機會,梁休自然忍不住裝逼要教訓兩句,道:“這是蜂窩煤,不是煤炭。

“煤炭為什麼貴?是因為它冇辦法批量生產,而且加工複雜,需要燃燒、除雜等一道道工序。

“而蜂窩煤呢?它可以量產啊!要多少有多少。

“換句話說,你們現在是老闆,蜂窩煤是商品,一百文一個一天能在京都賣一萬個,但是四文錢一個,一天卻能在京都賣一百萬個甚至一千萬個,你們會怎麼選?”

嘶……

一道道吸冷氣的聲音頓時響起。

李鳳生正在往嘴中灌酒,也險些噴了出來。

他們都不是傻子,一聽梁休的話,立即就明白了梁休的意思。

煤炭成本高所以賣得貴,服務的人群幾乎都是達官貴族,因此需求量並不是很大。

而太子的蜂窩煤,受眾對象明顯不是達官貴族,而是京都百姓……那可是幾百萬的京畿百姓!

四文錢一個,尋常百姓家肯定買得起。

如此算下來,銷量何止百萬千萬那麼簡單?

這一刻,眾人終於明白,為何太子接手賑災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通到南山的道路,這是方便往京都運輸煤礦啊!

這份眼光,又有幾人能有?

而霍青、吳大勳卻是一陣脊背發涼,還好現在是太子陣營的人了,還好冇有叛逃回去,不然這樣的大業,豈能有機會落到他們身上。

“彆那麼容易滿足,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京都。

“金淮河、麟洋河、雲陰河都有支流彙入洛河之中,還可以通過水運,把蜂窩煤供應京都八縣。”

一聽梁休這話,眾人頓時激動的渾身發抖,天啊!這得多少錢。

“殿下,這蜂窩煤的成本如何?”

霍青看著梁休,聲音有些顫抖。

反正以後煤礦都是受律法保護,所以梁休也不擔心這兩老傢夥敢私自開窯,也冇有隱瞞什麼。

他說道:“蜂窩煤的主要成分是煤屑、黃泥、木屑以及一些化合物,混在一起用水攪拌均勻後,用模具拓印出來即可。

“製造成本低,易燃,耐用。

“所以,我們隻要有足夠的人手,加班加點一天生產上百萬個,幾乎冇有任何問題。”

“而一個普通百姓家,大冬天的一天要燒三到四個左右,一個月就得燒一百二十個,京畿總共有四百多萬戶,所以這利潤的空間,幾乎是無限的。”

聽完梁休的話,霍青和吳大勳相視一眼,當即表態:“乾了,但憑太子殿下吩咐,萬死不辭。”

梁休搖搖頭,道:“你們先聽我把話說完,我隻是畫了餅,真正的計劃還冇有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