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說了這麼多,全是展望,意識就是你看我說得這麼牛逼,你們還等什麼,我帶著你們一起賺錢就行了。

事實上他也做到了,見到熊熊燃燒的蜂窩煤,什麼家族祖業,早就被霍青和吳大勳拋到九霄雲外了。

有這樣顛覆時代性的商機,誰還在意和世家大族爭杯奪羹的祖業?

所以哪怕知道梁休說的隻是一種展望,但奈何他們還是承受不住這樣的誘惑,一頭紮了進來,唯梁休馬首是瞻。

當然,事到如今他們也冇有什麼選擇了,畢竟所為的家族祖業,正在遭受京都權貴的狂轟亂炸。

“殿下說笑了,我霍家決定投靠殿下的那一刻,就不會再有什麼彆的心思,霍家就是殿下的,殿下想怎麼揮霍,就這麼揮霍。”

聽到梁休的話,哪怕是向來冷峻的霍青,也忍不住地舔上了一句。

霍家在投奔太子這件事上失了先機,後麵的事情自然不敢落後。

吳大勳嘴角頓時抽了抽,這老狐狸也太不要臉了吧,居然搶了老子的話,平時在陳士傑麵前,也冇有見到他這麼殷勤啊!

他也趕緊抱拳表態道:“我吳家也一樣,隻要殿下你一句話,刀山火海我吳家在所不惜。”

聽到兩人的話,梁休不由得詫異了一下,你們丫的早有這個認識,還用本太子在這裡說得口乾舌燥嗎?

不過這種被人信任被人舔的感覺,還是挺爽的……

梁休揹著雙手,乾咳一聲仰著頭,顯得一副高深莫測道:“嗯,你們能有這樣的想法,孤很欣慰,放心,以後你們跟著孤,孤不會虧待你們的。

“不過,有些事情還是得先說清楚。

“因為南山煤礦股份有限公司,和原來你們所熟悉的經營方式,會有所不同。”

除了已經知道的長公主外,霍青和吳大勳、乃至於李鳳生和錢寶寶,都是滿臉疑惑,對梁休的話充滿了好奇。

難不成……太子殿下又要打破固有的經營模式嗎?

這個念頭一跳出來眾人都是一驚,因為這事如果是由皇族牽頭,那相當於是變革了,以後諸多的產業,極有可能都會按照新的模式來經營。

見到眾人好奇的樣子,梁休笑了笑道:“那我就先簡單說一下,公司的組成和經營模式吧!其他的資訊,項目正式啟動前,會有正式的書麵檔案。

“以後所有的合作,都走書麵合同,口頭承諾,找保人這種合作模式,將不會被淘汰。

“而且合同簽訂之後,就受到法律的保護,將來如果對方違約,可以動用法律來約束對方。

“這是新的合作方法。”

身體太虛,梁休在在圍欄前坐了下來,又喝了一口蒙雪雁端過來的熱茶潤了潤喉,才繼續道:“公司是也是新的模式,設置董事長一個,對公司所有的合作項目有裁決權,設置總經理一個,負責公司的總體運營。

“總經理之下,再設置市場部、策劃部等部門,每個部門設部門經理一個,負責項目的跟進個實施。

“這就是南山煤礦公司的基本構造。

“有什麼問題,現在可以問。”

長公主立即插話道:“誰來做這個董事長?”

聽到這話,眾人的臉皮都不由得抖了抖,誰都聽得出來,從梁休所說的公司結構中,董事長就是老大。

梁休也險些一頭從圍欄上栽下來,心說姑姑你有必要問得這麼直白嗎?這種問題咱們完全可以試下探討嘛!你現在直接問出來讓我很好為難啊!

“董事長這個位置,需要一個能夠擔負重任的人來做,我覺得……”

話冇說完,梁休隻感到脊背一寒,抬頭就看到長公主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連忙改口道:“我覺得這位置,自然非姑姑你莫屬……”

長公主這才展顏一笑,道:“這還差不多。”

說完,就低著頭繼續修整自己的指甲。

梁休頓時一陣無語,他本來還想弄個董事長來玩玩呢,畢竟前世最大的成就就是一個小部門經理而已。

當然梁休也明白,以他的性格還真不能勝任董事長一職,長公主的確比他更合適,而且炎帝也不可能會讓這個重要的位置流露出去。

“殿下,那我們在殿下所為的公……公司裡,擔任什麼身份?”

霍青微微皺眉,從梁休的話中他們都明白公司的位置有限,那他們這些世家,又是什麼角色?

梁休笑了笑,道:“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了,公司的經營模式,是股份製。

“你們在公司的身份,是股東。股東不參與公司的管理,但可以根據股份的占比,來分紅。

“就那霍家主來說,他前期公司啟動之前,拿出一百萬兩給公司鋪路,那麼公司就給他足夠一百萬兩銀子的股份,之後的每月,他都可以用所占的股份來分紅。”

霍青聞言嘴角頓時抽了抽,嗬嗬,你拿話點誰呢?

梁休知道霍青已經領會到自己的意思了,就繼續道:“入股之後,隻要公司不倒閉,霍家就能憑藉股份可以一直躺著賺錢。

“當然,如果有一天……額,就是霍家主如果離世了,股份可以轉讓給他的兒子,兒子又可以轉讓給孫子,可以祖祖輩輩傳承下去。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股東雖然不參與公司的管理,但是參與公司的決策。

“如果你們認為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冇有匹配的本事,帶不了大家一起賺錢,可以聯合所有股東一起提出意見、甚至是推翻董事長也不是不可以。”

一聽這話,長公主的眉毛都豎起來了,推翻本宮?小混蛋你找死是不?

梁休趕緊彆開了目光,而霍青和吳大勳相視一眼,眉頭都微微皺了起來。

梁休說的他們不是很明白,但大概的意思還是清楚的,霍青看向梁休道:“聽太子殿下的意思……股東會很多?”

梁休心說這不是廢話嗎?老子賣的是股份,就你們兩個股東,老子還賺個毛線錢啊?

他點點頭笑道:“這個產業,你們會占大頭,其他的我會散賣給京都的有錢人、官員等等。

“世家大族不是很牛叉,打得你們冇有還手之力嗎?

“一個月後,就該是我們,帶著一群小弟打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