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青和吳大勳原本有些不爽,畢竟這麼一個大項目,不能進管理層還玩個什麼玩啊?但現在聽梁休這麼一說,兩人又有些心動了。

雖說商人重利,在絕對的利益麵前,什麼恩怨都能化解。

但他們和世家權貴的矛盾,已經是不死不休了。

何況這兩天他們兩家在世家大族的聯合打擊下,都快被世家大族打出屎來了,這個仇要是不報,他們在京都就很難再抬起頭。

要是一個月後,太子真能讓他們揚眉吐氣,那損失一點利益,還是可以接受的。

當然,讓他們心動的,是股份的繼承製。

股份是由於皇家牽頭的,也就是說隻要大炎不滅亡,他們就不用擔心,後世子孫的吃飯問題。

“那殿下……能給我們多少股份?”

霍青沉吟了一下問道。

從梁休的話中他已經明白過來,股份占得越多,能分紅越多。

一聽這話,所有人也都看向了梁休,就連錢寶寶此時眼底都充滿了炙熱,這段時間被南城的事情束縛住,她已經很長時間冇有碰過錢了,都快忘記錢的味道了。

“南山煤礦有限公司的股份前期總共一百萬股,萬寶樓占四萬股,李家三萬股,霍家兩萬孤,吳家一萬股。”

股份的分配問題,梁休在心裡早就有了腹稿,拿十萬股出來分給四家。

但凡事有個先來後到,錢寶寶在他最艱難時期義無反顧地幫助他,若真論恩情,李鳳生都比不過,梁休自然不能讓她心寒。

李鳳生和一起同生共死過,自然也不能虧待,霍家和吳家是後麵才投靠過來的,股份自然要低一點。

聽了梁休的話,除了李鳳生冇有多少變化,對他來說隻要有錢賺就行了。

錢寶寶卻是微微地笑了起來,這流氓給自己的股份比其他人還要多,這就說明自己在他的心中還是占著很重要的位置的。

霍青和吳大勳相識一眼,卻是微微地皺了皺眉,一百萬股就給他們這麼一點?太少了!

“殿下……這股份能多一點嗎?我們出錢買也行。”

吳大勳抱了抱拳心裡有些不敢,這可是一本萬利的大買賣,能多占一點自然要多占一點。

梁休聞言當時就嗬嗬了,給你多一點老子就得少賺一點,想得美。

說實話拿出這十萬股給他們四家分,梁休的心都在滴血的,十萬股如果拍賣時能賣到五百兩一股,那可是五千萬兩。

老子拿五千萬兩給你們分了……還想咋地?

不過人家問了,梁休也得解惑,不然纔開始就造成分裂,可不是什麼吉兆。

“吳家主,你是瞧不起這一萬股嘍?嫌少?”

梁休抱著雙手戲謔地看著吳大勳,道:“你要知道,你手裡拿的不是一萬股股份,而是五百萬兩銀子。”

聞言吳大勳直接蹦了起來,以為自己聽錯了:“啥?!”

霍青瞳孔也是猛地一縮,手掌倏地緊攥成拳……那自己受傷一萬股,不就是一千萬兩銀子?這都快比得上霍家十年的積蓄了啊!

李鳳生口中的酒也險些噴了出去,嗆得直咳嗽,他知道梁休不會虧待自己,卻冇想到送的禮這麼重啊!

錢寶寶也是美眸亮晶晶,看著梁休的目光彷彿就是在看一座金山,四萬股,那就是兩千萬兩,好多錢……

長公主聽到這裡才抬起頭來看了眾人一眼,嘴角輕輕地撇了撇,嗬嗬,嘚瑟什麼?本宮十萬股都冇說話呢!

而且。

除了你們十萬股,陛下的二十萬股,再拿十萬股出來做彩頭宣傳,剩下五十萬股全賣了……哼哼,你們算算多少錢?

“殿……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霍青吞了吞口水,看著梁休。

雖然梁休說的話充滿了誘惑力,但是他還是不明白,手裡的股份怎麼就值這麼多錢了。

梁休抿了一口熱茶,潤了潤喉嚨解釋道:“孤之前說過了,這是一個大買賣,不是你我兩三家就能獨吞的。

“雖然孤是太子,但是你們彆忘了,京都還有譽王、燕王,還有諸多派係的官員。

“一旦我們做大了,利益讓人眼紅了,這些人恐怕就會跳出來找茬。

“而我們呢?現在一冇有足夠的人手,二冇有過硬的人脈關係……”

事關大局,梁休把所有利弊都搬到了桌麵上探討:“如果是一兩個人找茬,陛下或許不會在意,但是如果是一兩百個,滿朝文武呢?到時候恐怕陛下都壓不住。

“所以,就像之前所的,孤希望這個買賣,是所有人一起做。

“不分派係,不分勢力,隻要想要賺錢的,都可以加入進來。”

聽到這話,眾人都不由得嚇了一跳,所有人一起做,不是亂套了嗎?霍青眉頭皺得更深了,趕緊道:“殿下!這會不會出問題?”

梁休一笑,道:“嗬嗬!你不讓他們做纔出問題呢!

“所有人蔘與進來,到時候雨露均沾,還可以相互製衡。

“隻要控股權在我們手中,他們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再說……”

說到這裡,梁休的笑容變得陰險起來:“何況,本太子還得賺他們錢呢!之前你們不是覺得給你們的股份少了麼!

“那是因為本太子隻留夠控股的,剩下的全部那下去拍賣!

“這就是為什麼本太子說,你們手中的股份值數百甚至數千萬兩的原因。

“你們想啊,煤炭一旦風靡京都,那這些人肯定趨之若鶩啊!但他們想要加入進來的話,就必須先出錢買股份!

“那時候咱們的股份是不是就值錢了?要是再炒作一下,拿出來拍賣,一股五百兩、一千兩都有可能!

“如此一來,你們收入千萬還是夢嗎?

“當然,我不支援你們賣,因為賣了,就意味著你們會少很多的分紅……”

梁休侃侃而談,眾人一開始還滿臉激動,隻是聽著聽著臉就黑了下來……不對啊!這拍賣賺錢的是你啊!和我們冇有的什麼關係啊!

特彆是錢寶寶,牙齒都快咬碎了:“嗬嗬……殿下真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