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你又想鬨什麼幺蛾子?

其實霍青幾人的第一個念頭,是既然買賣是一起做,那拍賣股份的分紅,應該也有大夥一份。

畢竟這麼多錢……誰看了不眼紅?

可是轉念一想,這是人家太子自己的發現的商機,能讓你摻和進來一起賺錢就已經是法外開恩了,又有什麼資格再得寸進尺?

何況,幾十萬股股份拍賣出去,足有好幾個億,敢和皇族分這錢?

那純粹是在找死。

再說太子給的股份,也已經足夠彌補他們在世家大族的攻擊之下,所造成的損失了。

但道理誰都明白,但要眼睜睜地看著太子隨手一揮,就在整個京都的有錢人身上撈上這麼一大筆,心裡還是有些不好受……

梁休聽到錢寶寶咬牙切齒的話,嘴角抽了抽就衝著她炸了眨眼,心說你咋還拆我的台呢?

反正咱們以後註定都是一家人,我的錢不就是你的錢嗎?

計較那麼多乾什麼?

當然,梁休前世也算是個小老闆,要是不知道底下員工想什麼,那也太失敗了。

他們之所以這麼大反應,錢財隻是部分原因,但真正的原因,是他們心裡不平衡。

他們是在他最困難的時候投靠過來的,現在好不容易觸到這麼一個大商機……結果,還不能幾家人一起悶聲發大財,還是所有人一起做、一起開發、一起經營……

這就像是公司裡幾個老員工為了伺候老闆,每天傾注所有的經曆去工作、去加班,結果到有機會升職的時候,得,剛進來的實習生,都能和他們平起平坐甚至還有機會騎在他們的腦袋上……

這種感覺誰能舒服?

大家都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了,那之前的所有努力、傾注的所有心血,又有何用?

這可是很容易讓人心寒的大問題,而且這種問題還會傳染,梁休雖然不擔心錢寶寶和李鳳生,但霍家和吳家還有待考量。

不過,梁休可不想因為這種無聊的問題而引起猜忌,現在大家還要團結一致一致對外呢,有問題直接攤開到桌麵上來說就是了。

梁休拍了拍胸口就順著錢寶寶的話往下說道:“廢話,本太子什麼時候不英明瞭?

不英明能帶著你們躺著賺錢嗎?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你們再想那些後加入的新夥伴,會不會影響到你們的位置對吧?”

霍青幾人被梁休一語道破心機,臉色不由有些訕訕,他們其實早就想問了,但這問題問出來卻顯得有些小氣。

梁休見狀頓時瞥了瞥嘴,這特媽就是死要麵子活受罪的典範,他冇好氣道:“本太子告訴你們,你們所擔心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

“或者說,給你們的股份,已經非常多了。

“因為就算是拍賣,其他家族能拍賣到的股份,不能超過五千股份。”

聽到這話,霍青幾人都不由有些訝然,五千股和他們上萬股比起來,確實有些微不足道了。

“你們也知道,股份占得越多,分紅就越大。

“但是,風險也就越大。”

梁休看了眾人一眼,繼續道:“我之前說過,公司設立董事長一名,其實董事長,可以說就是公司的控股人。

“而南山煤礦有限公司的控股人,就是皇族。

“但是,如果有一天那些世家大族手裡的股份,忽然都被某一個人全部收購了,那怕他手中的股份,隻超過皇族一點點,他也能將皇族從南山煤礦公司踢出局。

“那對皇族來說,將會是奇恥大辱。

“所以,給你們這麼多的股份,其實給的就是信任。

“後麵拍賣的股份裡,也會有一部分,落在皇親國戚手中,這也是保證必須皇族控股的主要因素。

“不然我們辛辛苦苦弄到最好,忽然被人踢出局了,那不是成全彆人嗎?”

聽了梁休的話,霍青等人不由得微微低頭,滿心羞愧。

就說太子殿下這麼重情義的人,怎麼可能會讓他們這些雪中送炭的人心寒呢?

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多謝殿下信任,此後我等必然唯殿下馬首是瞻,絕無二心。”

霍青和吳大勳連表忠心。

錢寶寶也微微笑著頷首,這流氓收買人心的手段,還是一樣的……清新脫俗。

得到霍青和吳大勳的保證,梁休小小的虛榮心也滿足了一下,嘿嘿,又忽悠了兩大隻……

他乾咳一聲,昂首挺胸道:“當然,現階段我們還在籌備階段,最好不要走漏訊息,因此在戰術上,你們還得委屈一下,繼續和世家大族周旋。”

霍青和吳大勳心裡頓時一陣激動,這可是顛覆性的商機啊!要是登上了京都這個大舞台,那世家大族的臉又會怎樣的精彩?

想到這裡兩人不僅冇有絲毫的不滿,反而鬥誌滿滿,吳大勳立即道:“太子殿下放心,這委屈受得太值了,而且接下來,我一定會將這委屈,再表現得淋漓儘致……”

梁休點點頭,道:“好!那就有勞了,青玉,送一下兩位家主……”

霍青和吳大勳目的已經達到,也冇有再做停留,拱手告辭。

見到霍青和吳大勳走出了大院,梁休才收回目光看向錢寶寶,道:“南城怎麼樣了?”

說到正事,錢寶寶的臉色也不大好看,微微皺眉道:“不太好。

這幾日流民中一直流傳這一種說法,說殿下被刺殺,是世家大族蓄謀已久的計劃。

“這幾日流民群情激奮,雖說被我和蒙大統領暫時壓了下來。

“但我怕這樣下去,一旦爆發,會出大事……”

梁休聞言,雙眸微微眯起:“看來是有人想要將我和世家大族的矛盾,徹底激化啊!”

錢寶寶點點頭,道:“那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接下來麼……”

梁休仰著頭看向麟洋湖方向,半晌才緩緩開口道:“接下來,選一個寬敞的地方,開一次全民大會吧!”

錢寶寶、李鳳生聞言怔住。

長公主手一顫,險些掰斷了自己的手指甲,抬頭看著梁休:“你又想鬨什麼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