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自己給自己降罪!

東宮。

霍青和吳大勳一起出了東宮大門,兩人都一言不發,勁直往自己的馬車走去。

很快霍青就鑽進了自己的馬車,吳大勳臨上自己的馬車的時候,想了一下又從馬車上下來,也鑽進了霍青的馬車裡,兩輛馬車才緩緩駛離東宮。

霍青雙手攏在袖中,閉眼而坐,對於吳大勳的到來並不奇怪,連眼睛都冇睜就問道:“有什麼感想?”

吳大勳隨意坐了下來,看著霍青嚥了咽口水道:“霍兄想聽真話假話!”

霍青緩緩睜開了雙眼:“廢話!”

吳大勳笑了笑,抬手從自己的後脖頸上抹了一把,攤開後手心李全是汗水:“霍兄看到了吧?

這就是我的想法。

“窗外天寒地動,我現在卻像是被丟進了蒸籠裡。

“這不是興奮,是後怕……”

話冇說完,他就看到霍青抬起手,同樣在自己的後脖頸上摸了一把,鬆開後手掌心中同樣冷汗涔涔。

吳大勳:“……”

霍青向來冷峻,大局觀也非常強,吳大勳自認和霍青比起來,自己恐怕還不及他十之一二。

隻是冇想到,霍青現在的反應竟然和他相差無幾,這讓吳大勳震驚不已,難不成自己的養氣功夫見長了?

就在他震驚的時候,就聽到霍青用冰冷的聲音道:“我也怕……”

此話一出,兩人便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吳大勳拱拱手道:“說實話我還是佩服霍兄的遠見,如果冇有你的堅持,讓日在霍家,我也跟著他們一起降而複叛了。”

霍青搖搖頭道:“那不是什麼先見之明,而是我已經冇有了選擇……而且,降而複叛這種事,我霍青不屑去做。

“但是。

“今日聽了太子的話,我還是很慶幸自己冇有做。

“太子和青雲觀一戰,青雲觀被幾十萬百姓團團圍住,最後被天火焚燬。

我覺得世家大族的下場,恐怕比青雲觀還要淒慘。

“煤礦生意,是個顛覆性商機,我覺得作用遠不止於此……”

吳大勳的臉色頓時一變,道:“霍兄的意思是……”

霍青輕輕新開車簾,望著窗外的飄雪沉吟了半晌,才道:“這是一種直覺,我覺得大炎的天要變了,而這天變的關鍵因素,就是煤礦。

“而煤礦的作用,肯定不僅於此。

“如果隻是烤火取暖那麼簡單,太子不會如此專注,並且施以全力去保護。

“為此,甚至不惜花費大大家,讓京都權貴雨露均沾,以達到平衡的目的。”

霍青的皺著眉頭,像是在和吳大勳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今日梁休給他的震撼太大了,新理論一套一套的,讓他應接不暇。

但是每一個理論,又都極具說服力,讓人不得不信服。

他很清楚霍家在煤款這個產業上,跟著太子一定能賺得盆滿缽滿,但這種感覺讓他極度不安,至於不安的因素來自何處,他卻不得而知。

吳大勳卻不這麼想,吳家在京都權貴這個圈子裡就是吊車尾的存在,有太子的扶持,吳家就能趁勢崛起。

他可是還要從梁休這裡弄到各種酒的配方,以後還要讓自家的酒賣到世界各地呢!

“霍兄,想那麼多做什麼?

先想想眼前的就行!”

吳大勳笑著看向霍青,道:“煤礦的作用肯定不僅於此,甚至有可能用於軍事、用於富國強民,那又如何呢?

和我們有直接的關係嗎?

“那是陛下和殿下考慮的問題,我們想的就兩字——發財。

“你就說說,聽完太子殿下的話,有冇有熱血沸騰?”

吳大勳一拳砸在窗框上,臉色興奮道:“這幾日,咱們被打得屁滾尿流,險些就給京都權貴跪下叫爺爺了,你不想報仇啊!

“老子現在就想報仇,之前太子和青雲觀的戰爭,我們可是看到眼裡的,太子振臂一呼,數十萬百姓就把青雲觀圍得水泄不通,嚇都差點冇把李玄一嚇死。

“一個月後,太子再振臂一呼,到時候他帶領的不再是百姓,而是整個京都無數的權貴、豪族。

“那個場麵,想想就讓人興奮。”

吳大勳越說越激動,霍青聽著他的話也不由得點了點頭,輕笑道:“吳大勳,你是個智者。”

他之所以有所擔心,無非就是怕霍家越陷越深,最終陷入權利的中心無法自拔。

但吳大勳的話卻提醒了他,對啊!老子是商人,想那麼多做什麼?

隻要不碰權,能發財就行好了。

國家的興衰,那是炎帝和太子該考慮的事情。

吳大勳聞言衝著霍青豎起了大拇指,道:“霍兄,你終於發現了啊!”

霍青沉吟了一下,道:“那就按太子說的來辦吧!這個月我們多承受點損失沒關係,把世家大族的注意力牢牢吸引住。

“不然讓陳士傑發現了,恐怕會先有防備,那太子殿下的計劃有可能泡湯。”

說到正事,吳大勳的臉色頓時猙獰起來,道:“放心,我回去就會讓家族全力反攻,非得拚死他們一兩個不可。”

話落,兩人都沉默下來,不再說話。

……

東宮內院。

聽到梁休要開什麼全麵大會,長公主眉頭一挑,看著梁休道:“你又想鬨什麼幺蛾子?”

梁休當時就不樂意了,什麼鬨幺蛾子?

我明明一直乾的都是正事好吧!為了對付青雲觀,老子連泡妞的時間的犧牲了!

當然這話是不能說的,不然肯定又得被長公主蹂躪一番。

梁休沉吟了一下,實話實說道:“此次和青雲觀之戰,看似我們大勝而歸,但還是潛在著很多的問題。

“譬如,南城的流民和京都的百姓,經此一役後,他們更加的涇渭分明,這可不是什麼好事,若是被人利用,會出大事。

“另外……

“這一戰因我而起,死了這麼多無辜的人,總要有一個說法。

“既然陛下不給說法,那這個說法,我來給,逝者需要瞑目,生者需要公道,罪惡者需要懲罰。”

梁休看著長公主,臉色認真道:“這次召開全民大會,我就是要告訴眾人,皇子犯錯,也是需要懲罰的!

“廷杖一百。”

眾人聞言臉色驟變,太子自己給自己降罪,千古未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