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京都第一訴狀師

本來大局儘在掌控之中,梁休正想裝裝逼撩撩錢寶寶呢,忽然見到徐懷安衝了進來,當下心裡也直突突。

說實話剛經曆了青雲觀的事情,他心在的精神幾乎還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特彆是對“出事”兩字,極其的敏感……

但現在京都亂局剛剛平定,總不能現在就出現了什麼亂子了吧?

難不成世家大族全麵進攻了?

梁休想想又不太可能,京都豪族現在好不容易纔打出來了優勢,以陳士傑謹慎的性子,肯定會穩紮穩打,上來直接梭哈那是他纔敢乾的事情。

當然,不排除世家大族知道他醒來,打算傾儘全力全麵出擊的可能性……

要是真是這樣,事情反而簡單多了。

“怎麼了?

虎不吧唧的,天塌下來了啊?”

梁休瞪著眼,你妹的還這會挑時間進來,冇看到我大哥都準備開溜,給老子留出和幾大美女獨處空間了嗎?

要是不是什麼大事,老子弄不死你。

徐懷安見到梁休的目光頓時縮了縮脖子,但還是硬著頭皮道:“是哪個錢員外,他糾集了街坊鄰居好幾十人,去衙門告狀了。”

“錢員外?

那個兒媳婦反覆中毒的人?”

梁休一臉的莫名其妙:“他告什麼狀啊!”

聽到梁休文化徐懷安臉色頓時怪異起來,看著梁休道:“那老頭脾氣又臭又硬……他去衙門投了狀紙,狀告太子殿下是煞星,禍害他兒媳婦呢!”

一聽這話,蒙雪雁和錢寶寶的掩著薄唇笑了起來,就連李鳳生,這時也是滿臉的玩味之色。

梁休當時臉就黑了!怎麼說話呢?

這話很容易讓人產生誤會好吧……你兒媳婦還身懷六甲,要是讓人誤會這麼辦?

老子可是個清清白白的世家公子。

“這老傢夥……”

梁休有些咬牙切齒,看著徐懷安道:“衙門呢?

接手這案子了?”

徐懷安搖了搖頭,道:“縣令那敢接啊!主審當朝太子,一個弄不好就是株連九族的大罪,誰敢接?

“但是那老頭不聽勸啊!縣令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他還是抵死不收回狀紙。

“這時還跪在衙門的大堂上呢!還說要是縣令大人不接狀紙,他就跪死在大殿之上,反正兒子生死不知,如今連孫子也保不住,錢家到他這一輩就絕後了,死了也好去和列祖列宗懺悔!”

梁休瞪大雙眼,這特媽說錯了吧?

不是應該是無顏去麵見列祖列宗嗎?

不過這特媽和我有關係嗎?

梁休拍著後腦勺煩躁不已,本來還想著處理好手中的事情,就過去幫助看看是什麼原因,冇想帶這老傢夥做得這麼絕……

直接一手狀紙,先將他告上了官府。

“殿下,錢員外是京都有名的大善人,你最好還是想一下該怎麼解決,不然事情恐怕會有點麻煩。”

錢寶寶笑意微斂,她擔心這件事處理不好,會引起連鎖反應,對太子的聲譽有不好的影響。

畢竟如今太子的聲望,在京都百姓的心中可是高大無比,不能因為這些莫須有的事情出現瑕疵。

李鳳生也點點頭,道:“二弟,錢姑娘說得對,這件事還是得儘快處理一下。

“錢員外這些年在京都打拚,手底下掌控了大量的地下產業,雖然這些年已經洗白,但是人脈還是在的,如果他動用手中的資源,會給我們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最重要的是,他的兒子還在軍中服役,如果處理不好,會讓邊疆將士寒心。”

梁休聽了兩人的話不由有些意外,在他的記憶中,所為的員外不就是有點錢而已麼?

冇想到這個錢員外居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難怪敢告當朝太子呢!原來是個黑白通吃的主。

“是啊!太子老大,陳修然說了,讓你快點想想辦法!現在府衙外麵,已經聚集了很多人。

“而且,人數還在不斷增加,陳修然已經命令巡防營,把通往衙門的幾條街道都給堵住了。”

梁休一聽這話直接蹦了起來,臉色崩潰道:“我草,封鎖個雞毛的街道啊!本太子有冇有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這麼一搞,不是落人口實,覺得這事還真是老子做的麼?

“去去去,讓陳修然彆小題大作,趕緊把封鎖撤了。”

話落,他又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不過,封鎖撤了,但是必要的秩序,還是需要維持的。”

“啊?

哦哦……我知道了!”

徐懷安愣了一下,立即就明白過來了。

太子老大的意思是巡防營依舊存在,隻不過封鎖改成了維持秩序,把概念偷偷換了一下,效果明顯就不一樣了啊!

巡防營的職責本來就是維持京都秩序,如此一來,那些彆有用心的人?

還能說什麼呢?

太子老大果然聰明,這種妙計咋我老徐就想不到呢?

心裡邊想著,徐懷安轉身就往門外跑,去給陳修然傳達命令。

“這老傢夥,為了逼我出來,也真是夠拚了的……”

見徐懷安的背影消失在院外,梁休雙眸微微眯起,道:“大哥,走,既然是狀告我,咱們也去過過堂!”

錢寶寶李鳳生聞言臉色一變,剛來一個自己降罪自己,現在又來一個臨堂受審,這還是當朝太子該乾的事嗎?

“不可!”

李鳳生和錢寶寶幾乎異口同聲道:“不能去,這些事情都冇有經過陛下的同意,而且這樣做有損皇家威嚴!”

“威嚴個毛!要是臨陣退縮,那纔是有損皇家威嚴呢!

“而且,誰說老子是去受審的?

老子是去砸場子的!

“青玉,備車!”

梁休轉身就往外走,他實在是不想在東宮呆下去了,他醒來的訊息肯定已經傳到了宮裡,炎帝估計現在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他還冇有想好怎麼麵對炎帝,畢竟見到炎帝他就會想到麟洋湖上,炎帝的袖手旁觀。

與此同時。

左宰府。

一個穿著青衫,手持摺扇的青年,正坐在大堂端茶細品,目光卻一直在站在不遠處的丫鬟身上亂轉,眼神癡迷。

這時陳士傑穿著厚厚的黑色裘衣,從大堂外走了進來,看到青年就笑著拱拱手道:“哈哈哈……陳訴狀師親自登門,看來老夫還是有幾分薄麵的!”

青年站了起來,雙手攏入袖中衝著陳士傑行了禮,道:“左宰的麵子自然是要給,但是在下更給麵子的……是銀子。”

“陳賢侄果然快人快語,事情你應該也知道了,辦好,一萬兩銀子自當全部奉上!”

陳士傑笑容依舊,自顧坐了下來,道:“隻是這場官司,不知道你這名滿京都的第一訴狀師,能夠打贏了!”

青年舉杯輕抿一口,道:“放心,我自然會讓太子在這件事上……身敗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