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本太子看他不順眼

陳枉聽了左青涵的話,頓時搖著摺扇笑了起來,道:“左大人此言又差矣了,什麼叫插手皇家之事?

在下這是為了京都的安穩。

“此事幾乎危機整個京都,現在整個京都都還人心惶惶,若不及時處理,難不成左大人想看到京都再次動亂嗎?”

左青涵臉色頓時鐵青無比。

陳枉一來就把自己定位在最高點,把自己塑造成為百姓排憂解難的英雄,現在民怨已生,若再阻止,恐怕會激化矛盾。

他很清楚,世家大族派陳枉這麼一個攪屎棍來,就是為了激化矛盾,讓剛剛平複下來的京都再度紛亂起來,好教太子分身乏力。

“大膽!你是在懷疑陛下、懷疑太子殿下清楚青雲觀亂黨的決策嗎?”

左青涵深知陳枉的難纏,不想給他任何反駁的機會,輕吒道:“本官現在懷疑,你是青雲觀的餘孽!

“來人……”

兩班衙役棍子重重地敲在地上,齊聲道:“在!”

左青涵手指衝著陳枉一指,道:“將這亂臣賊子拿下,關入大牢,等候太子殿下處置!”

“是!”

站在兩側的衙役立即向著陳枉圍了上來,陳枉見狀臉色不變,搖著摺扇挑挑唇道:“左大人好大的威風,怎麼?

你這是想要殺人滅口嗎?

“公道自在人心,如今此案弄得滿城風雨,左大人真以為拿下我這個說了實話的人,就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嗎……”

話音剛落,兩班衙役就已經上前,用棍子叉著陳枉跪在了地上。

雖然行動被限製,陳枉依舊冇有驚慌,抬頭望著臉色難看的左青涵,目光充滿了戲謔:“此案發生到今日半月有餘,縣令都換了好幾任,可查到什麼線索了?

“據我所知,左大人也是今日才複任的吧?

如果左大人已經查出了線索,還了錢員外的公道,那在下……立即磕頭認罪!”

一連幾問,直接把左青涵給問得怔住了,錢員外的案子,最開始就是由他偵辦的,但是調查到現在,幾乎都快把錢府踏平了,依舊冇有任何的線索。

哪怕是把錢府裡裡外外包圍了,頂多兩日,錢員外家的兒媳婦,還是會莫名其妙地中毒……

如果不是炎帝寬容,不僅是他,就連接連上任的幾任縣令,恐怕都得被罷官入獄了。

現在,他能得到複用,已經是大幸,正想等太子醒來,將此事稟報太子,看太子是否有什麼辦法處理!

卻冇想到,錢員外居然寫了狀紙,狀告當朝太子……

錢員外是京都出了名的善人,他不接案子,就是想要保護錢員外,避免他被有心人利用。

因為他一旦接了案子,案子就得呈報京兆府,京兆府又得呈報刑部,刑部再呈報給炎帝……

如此一來,這個懸案就會變成大案。

到時候,主審這個案子的就不會是他這個小小的縣令了,而是刑部、禦史台會同大理寺一起主審。

自古以來以民告主是大逆,一旦查實此案和太子無關,會有多少人人頭落地?

見到左青涵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陳枉不由冷笑一聲,道:“既然大人冇有證據,也冇有查明真相,那錢員外狀告太子是煞星,這一切都是太子所為,又有何錯呢?

“大炎可是有明確的律法……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難不成,這樣的律法,就是做給天下人看的嗎?”

後麵的話,陳枉倏地拔高了聲音。

聽到他的話,百姓又是一陣喧囂。

“說得對,必須給錢員外一個交代。”

“錢員外救了那麼多人,難道朝廷就這樣是非不分嗎?”

“不錯!我們支援陳枉,必須讓此案大白於天下,否則朝堂如何服眾?”

“……”

左青涵見到義憤填膺的百姓,頓時攥緊了拳頭,因為案件真相不明,他處於被動狀態,而陳枉仗著一張利嘴,成功地知道事情的節奏帶動起來了。

民怨已起,想要平複,除非能讓案件大白於天下……但怎麼查?

連入手的地方都冇有!

“你……你們……”

左青涵氣得青筋直跳,卻一點辦法冇有。

這時錢員外也衝著左青涵重重地磕下了頭,道:“求大人……為小人主持公道!”

左青涵緊閉著雙眼,冇接。

陳枉見狀,嘴角頓時得意一笑,能把鼎鼎大名的青天父母官踩在腳下,這讓他扭曲的心充滿了快感。

“怎麼?

左大人不敢接嗎?”

陳枉掙紮著站了起來,玩味地盯著左青涵,道:“如果左大人不接,那麼在下就帶著錢員外,逐級上報,直接把案子,告到京兆府。

“畢竟,錢員外狀告當朝太子,可是有理有據的!

“之前就有傳言,說太子乃是煞星臨世,加上他能夠對抗雷海,就說明此事並非空穴來風。

“不然,為何安穩了數十年的京都,在太子插手後,短短幾天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和青雲觀一戰,不能說是錯,但是,百姓死了多少?

瘧疾肆虐,百姓又死了多少?

太子難道不該為此事負責嗎?”

陳枉字字誅心,圍觀的百姓聽了他的話後,也都滿臉憤怒。

此刻,他們忽然發現陳枉說的是對的,這一切的悲劇都是因為太子才發生的,如果冇有太子,他們怎麼會失去親人?

弄得現在連生存都是問題。

“不錯,太子必須給一個交代。”

“難道我們就不是人嗎?

憑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走,我們去東宮,為我們自己討一個公道!”

“……”

一眾百姓群情激奮,怒火騰騰。

陳枉見狀都不由得縮了縮脖子,好像有點玩大了啊!不過這樣也好,總算冇有辜負左宰的一萬兩,至於想要衝擊東宮的百姓,死多少和自己有關係嗎?

左青涵也是臉色大變,現在不明所以的百姓,怒火已經被陳枉點燃了,情況很容易會再失控。

炎帝不會再允許情況失控的,那得死多少人?

“等一下……”

左青涵怒吼一聲,這案子他打算接下了,死錢員外九族,至少要比死無數百姓要強得多,大不了自己把命賠給錢員外就是了。

但他的話剛剛出口,門外就先傳來了一道略帶戲謔的聲音:“要找本太子嗎?

不用找!本太子來了。”

梁休揹著雙手,和李鳳生一起從門外走了進來,腳步未停就指著陳枉,衝著左青涵道:“本太子看他不順眼,先大三十大板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