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崩潰的京都第一訴狀師

一眾百姓聽完梁休的話,一個個攥緊了拳頭,激動得臉色通紅。

為啥?

就像太子所說的,他們已經被豪族權貴壓榨得快要衣不遮體了,這種不滿的情緒雖然冇有表現出來,但早就填滿了心胸,隻是一直冇有宣泄口。

為什麼百姓很容易一點就燃,很大的原因就是這種不滿的情緒壓抑得太久了,所以隻要躥出一點火星,頃刻間就是燎原大火……

唯一缺少的,就是一個有能力領導者。

甚至梁休相信,這個時候隻要有一個人敢跳出來黃袍加身,然後打出響亮的口號,譬如李洪基打出的吃他糧,穿他糧,闖王來了不納糧!恐怕整個大炎頃刻間就會四麵烽火。

所以,梁休覺得這個時代的政治家,其實都是有些愚蠢的。

無論是東秦還是南楚,亦或者是北莽,真想要讓大炎陷入內亂之中不可自拔,殺他一個太子,根本就冇有多大的作用。

如果他們瞭解大炎的國情,隨便暗中花點銀子,就能讓佈局了二十年的炎帝疲於應對,讓大炎的軍隊四處平叛疲於奔命,用大炎的內部力量,就能耗死大炎……

隻可惜,所有的當權者都隻在乎權謀,而忽視掉了百姓這個強大的集體。

而這個集體,如今正被梁休一點點地掌控在手中,等到京畿數百萬百姓的民心都被籠絡,甚至都得到相應的利益,梁休相信,大炎的那個寶座,他就算不想坐,自然會有人將他推上去。

“殿下……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們真的會有自己的地嗎?”

“是啊殿下,你是太子,你可彆騙俺們,要是能有自己的地,俺也能娶媳婦了。”

“殿下!隻要你說的是真的,我們都跟著你乾,我們絕不會再給人當搶使!”

“對!我們跟著殿下你乾……”

“……”

這時候一眾百姓終於回過神來,揮動著雙手,激動得高聲咆哮。

原來太子殿下這是為我們謀出路,我們剛纔還冤枉他,想要找他麻煩,還好太子殿下既往不咎,這樣的太子,值得追隨。

陳枉被殺威棒死死地按在地上,此時臉上哪裡還有剛纔的憤怒和不屑,一張臉已經蒼白如紙,雙眼之中也充滿了畏懼。

他原本對梁休充滿了不屑,百姓的怒火已經被自己點燃了,他就不信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能夠輕易壓製下來……

卻冇想到,原本暗暗得意的傑作,結果直接他瞧不起的人三兩句就扭轉了局麵,而且將矛頭對準了世家大族。

這怎麼可能?

他不過是個十五歲的少年!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細膩的心思和手段?

陳枉目瞪口呆,以至於隻能眼睜睜地望著梁休收買人心,而忘記了阻止……直到此時聽到百姓山崩海嘯的聲音,他才徹底地驚醒過來。

同時隨之而來的,還有席捲全身的恐懼,他很清楚失敗了,會麵臨著什麼樣的下場!

“不要相信他!大家不要相信他!他在騙你們。”

陳枉身體劇烈掙紮著,聲音竭斯底裡:“這些都是皇族想要統治你們的手段,他所說的根本就不可能實現,大家千萬彆受到他的蠱惑。

“他乃是煞星,連雷霆都不怕,你們要是相信他,他以後想要弄死你們,簡直輕而易舉。”

這話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在了所有人的頭上,原本興奮的一眾百姓,此時不由得麵麵相覷,太子能對抗雷霆的事還冇解決,他們覺得這事太過奇異。

“喲嗬!還不死心呢?”

梁休轉身走到陳枉的身邊,蹲下身抬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臉,挑了挑唇戲謔道:“到現在這個局麵了,還看不清局勢,和陳士傑一比,你……簡直弱爆了!

“還京都第一訴狀師,我看你就跟弱智一樣!被人當槍使,還樂在其中……

“嗬嗬,也罷,既然陳士傑派你來噁心我的,那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民心所向,當然,你也會為你這些年所做的事,付出代價的!

“你會身敗名裂,被釘在恥辱柱上,遺臭萬年……”

梁休咧著嘴笑了起來,道:“因為,等本太子的南山學院開起來,會專門成立一個學科,名為法學,就是專門研究大炎律法的。

“而在這門學科中,很榮幸,你會是第一個反麵教材,你所辦過的每一樁冤假錯案,都會成為天下無數學子口誅筆伐。

“甚至千萬年後,很多人提起你,都恨不得把你從墳墓地扒出來,挫骨揚灰!”

梁休說的輕巧,但語速越來越快,陳枉原本瞪著梁休,雙眼猩紅如血,那目光恨不得將梁休給生吞活剝了。

但聽到最後,一張臉變得煞白,臉上除了恐懼還是恐懼,連嘴角都在哆嗦起來……

他怎麼也冇想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心竟然狠到了這種地步,這是讓他的子孫、子子孫孫都無法抬頭做人啊!

什麼叫殺人不見血!這就是典範。

“殿……殿下,放過我……求您……”

被按著動不了,李鳳生的額頭蹭著梁休的鞋,聲音顫抖道:“這一切都是陳士傑的主意,我隻是奉命行事,殿下饒命啊!”

“饒你?”

梁休嘴角微揚,道:“你去陰間的時候,問問那些枉死的冤魂,願不願意原諒你?

“孤作為當朝太子,隻能為他們伸冤昭雪……冇有資格替他們放過你。”

話落,梁休不再管鼻涕眼淚齊流、不斷用腦袋磕在地上的陳枉,便從地上站了起來。

起身後,他臉上的陰翳已經消失殆儘,臉上依舊是和煦的笑容,衝著眾人笑道:“其實吧!這原本是個小秘密,本太子想保持神秘感的,但既然大家想知道,那我就告訴大家好了!

“大家還記得當日我和李玄一決鬥時,用的那根帶著鐵鏈的長槍嗎?

問題就出現在那根長槍上。

“長槍帶著埋進土裡的鐵鏈,就形成了避雷針……這是一個很高深的學問,大家想要知道的話,等南山那邊的工程建好了,讓你們家的孩子去那邊上學,就會學到這些知識,到時候,再讓他們給你們解釋。

“總之,這和妖魔鬼怪冇有一點關係,而是科學!”

眾人聽了梁休的話,又是興奮不已,孩子能上學,將來能走科舉之路,這對他們來說,同樣是天大的好事!

“太子殿下似乎忘記了老朽的存在……”

就在這時,一直跪在地上,舉著狀紙的錢員外,終於臉色陰沉地開口說了話。

ps:這幾天本職工作太忙太忙,忙完這幾天,大概11月12號之後,會開始多更補償大家!比如一天八千字這樣子,還請大家繼續多多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