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想死?

我成全你

錢員外臉色陰沉,盯著梁休的雙眸冷冽無比,梁休到來後,他一直袖手旁觀,親眼目睹了梁休是如何用一張嘴,巧言令色地扭轉了敗局。

此時,他雖然還舉著狀紙,但他卻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經冇有什麼勝算了。

連神魔之事他都能信口拈來,甚至說得有理有據,現在再拿煞星來說事,恐怕百姓也冇有人再相信。

這讓錢員外的心裡絕望又憤怒,因為兒媳婦中毒一事,以及深信因果報應的他,自然相信李道痕的話,認定這一切都是梁休所為。

梁休回頭看了還跪在地上的錢員外一眼,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我草,裝逼有點裝過頭了啊!忘記了這小老頭還跪著呢!

這時梁休是有些無語的,這關注對象偏了啊!本來從東宮趕來衙門,就是為了和這小老頭好好的掰扯掰扯的……

結果,冇想到上來還冇和正主說上話,就先和陳枉乾上了。

“嗬嗬……錢員外是吧?

就你要狀告本太子啊?”

梁休本來挺不爽的,千百年來,他還是第一個被百姓告上官府的太子。

本來還想質問幾句,但看到這小老頭滿臉憔悴、雙眼凹陷,心忽又軟了,剛要從口中蹦出來的話又生生地嚥了回去。

哎……誰讓本太子這麼的尊老愛幼呢!這次就不和你這個老傢夥計較了,他盯著錢員外,臉色沉沉道:“算了,本太子恕你無罪,起來吧!你兒媳婦中毒的事情,本太子會親自查明真相的……”

然而。

錢員外並不領情。

他冷冷地盯著梁休,道:“真相?

太子殿下還想如何呢?

藉機殺人滅口?

“太子殿下手段高明,連這數千百姓,頃刻間就被你玩弄於股掌之中,想要對付我錢家,估計想讓我錢家悄無聲息地在京都消失,也是輕而易舉吧!”

錢員外的話,不是說給梁休聽的,而是說給圍觀的百姓聽的,言外之意,如果錢家慘遭毒手,那麼凶手一定就是太子。

梁休聽到這話就迷了,靠!老子饒你一命,你好好兜著就是了,還想著找死是吧?

“老頭,你最好適可而止,本太子答應親自來一趟衙門,並且答應幫你查出真相,這已經給足了你麵子!”

梁休眸色微凝,連聲音都冷冽下來:“你狀告當朝太子,勝了,流放三千裡,敗了,株連九族。

“你是想要拿你九族的血,來為你的愚蠢買單是吧?

“陛下之所以到現在還冇有處置,是因為本太子還冇醒來,得規避一些謠言,現在本太子已經行過來了!謠言已經不攻自破。

“你真以為……還能那那些莫須有的事情,就真的能狀告本太子,我看你是想要赴青雲觀的後塵!”

剛纔梁休教訓了陳枉,讓左青涵出了一口惡氣,現在見到梁休竟然有意放過狀告自己的錢員外,左青涵心裡已經對梁休佩服不已。

他趕緊也勸道:“老錢,殿下說的不錯,什麼煞星作祟那都是青雲觀故意挑撥你的,這些東西根本就不存在,聽太子殿下的,把狀紙收了吧!

“你再鬨下去,真的鬨到了三司,就算是太子殿下,也就不了你了!”

錢員外已經魔障了,在他心裡已經認定這是梁休所為,現在見左青涵也在為梁休說話,臉色頓時猙獰起來。

他目光凶狠地盯著左青涵,怒道:“左青涵,枉你為一方父母官,空有清廉之名,冇想到也是個阿諛奉承的蠢貨!”

錢員外手一指梁休,喝道:“你真以為他心有慈悲?

我告訴你!他心如蛇蠍,麟洋湖上,為了自己能活命,竟然驅使無辜的士兵、百姓去送死,這算慈悲嗎?

這是殘忍。

“我看他是怕了!怕我手中的狀紙,能把他從太子之位拉下來。”

後麵的話,錢員外幾乎是咆哮出來的。

話落。

滿場寂靜,落針可聞。

無論是衙役、還是一眾百姓,所有人都呆滯下來,辱罵當朝太子,這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啊!

就連梁休也愣住了,麟洋湖一戰,一直都是他心頭的一根刺,讓他的內心充滿內疚,召開全民大會,就是他想要將心中的這跟刺給拔掉……

李鳳生眸色也冷冽下來,他很瞭解梁休,錢員外這番話,簡直就是在自己兄弟的心頭,將那根刺推埋得更深了!

他心頭就有一根刺,他很清楚那種疼痛,所以他決不允許,任何人以這樣的方式來傷害自己的兄弟,那是在找死。

李鳳生臉色陰沉,掌心一番,就向著錢員外靠了過去。

隻是他的手纔剛剛抬起,手腕就被梁休給攔住了,衝著他輕微地搖了搖頭。

與此同時,梁休冰冷的聲音,也在大廳裡傳盪開。

“很好,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

梁休緩緩抬起頭,看向所有百姓,道:“既然錢員外認定此事是本太子所為,那狀紙本太子就手下了。

“今日,大家就一起做一個見證,等下咱們一起去錢府,把這個凶手給揪出來!

“好教錢員外看看,謀害他兒媳婦的,是什麼妖魔鬼怪!”

聽到梁休這話,一眾百姓立即興奮起來,齊聲道:“好!我們跟著殿下一起去……”

見到眾人群情激動,梁休抬手壓了壓,所有人再度安靜下來,梁休便回頭看向錢員外,眸色森寒道:“錢員外,你針對我,沒關係,針對本太子的人多了去,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但是,你不應該羞辱在麟洋湖上戰死的人。

“無論是士兵、還是百姓,他們都是英雄,都是為了大炎的強盛而戰死的,

“因為有他們,南楚的飛鷹衛,東秦的幽靈殿,甚至連北莽、西陵等在大炎的勢力,都被徹底剷除了。

“是!他們是在本太子的指揮下衝鋒陷陣的,這一點本太子不否認,但我告訴你,在我大炎!隻要戰端一開,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都有抗擊外敵的責任。

“這纔是大炎,纔是大炎人。

“所以,你必須為你剛纔說的那些愚蠢的話,道歉。”